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要的请私信原po~

三秋要填坑:

【周边征订】偃师标配之《六(划去)五子连环锁本》

自己和亲友定制的A5活页笔记本,到手后感觉不错,特别是开锁时可以脑补乐乐打开桃源仙居图 >///<

店家表示如果多本可以用团购价来做,想问问是 否有小伙伴参团?

打样实物,颜色,配件请翻图(没办法放长图只能分开放,造成阅读困难请见谅。)

【材质工艺】

意大利植鞣皮 激光皮雕

【尺寸】A5

封面:约17.6x23.5cm,内页:约14x21cm

【颜色】

棕色 墨绿色 酒红色 黑色 深咖...

本来是给藻太和水太的生日贺文,结果拖了快一个月(面壁

藻太提供的梗,感谢!

因为作者是逗比,所以这其实是篇逗逼文,有着呆萌的乐乐和O到没C的师父,请大家不要介意(

---------------------------

夜深了,风起了,为师……回来了……

密码: bupn


[谢乐]采花贼12

12.


长安城内乐姓家族本就稀少,其中的豪门贵族,大概也只有定国公一家了。瞳正是根据小郎君姓乐,及其衣着华贵的特点,猜出其真实身份,并告知了章先生。

章先生大喜,当即摩拳擦掌,表示回家后稍事准备便要到定国公府上“拜访”一番。他作案屡屡得手,还道至今仍未被发现真实身份,骄傲自大至极,莫说大理寺,便是定国公本人,如今也不屑于放在眼里,竟是丝毫没有想过若是失手又当如何。

二人从瞳家里偷偷摸出来,天色已暗。

一路上小郎君跟在谢衣身后,兀自说个不停,内容无非就是章先生既已盯上自己,不如以自身为饵,引诱这采花大盗前来,来个瓮中捉鳖。谢衣心中恼火,头一次觉得小徒儿的声音喋喋不休,如此...

[谢乐]采花贼11

11.(修改版)


瞳先生家的院子里,有三栋房舍。第一栋便是他家的药铺,正门口挂着牌匾,一进门就是抓药的地方。从房屋后门出去就是院子,种着稀奇古怪的各类草药,角落里堆着许多铁笼药罐,装着毒虫和一些具有珍稀药性的飞禽走兽。

再往里走,两栋房舍并排而立。一栋是他个人用于起居生活。另一栋一进房门,是一条小走廊,连接着两个房间。较小的一间作为瞳大夫给人看病时使用,较大的一间是仓库,用于储存各类成药和医书。

瞳大夫给章先生拔火罐做调养就是在较小的这间房里。为了获知章先生是否就是那采花大盗,谢衣、乐无异在中午时分,趁着瞳和店里的伙计十二午休的机会,凭借轻功摸进了旁边的仓库。

仓库中摆...

我近视眼,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谢乐/初乐]文风总结

一开始只是想玩文风问卷,结果发现这个版本里好多问题我都写过(并没有

于是拿来做总结玩了。里面个别有原作台词或新写的段子。

文风问卷(来自http://tieba.baidu.com/p/2558003498)

ID:十里散青

CP:谢乐/初乐

【1】 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静水湖依旧是一片静谧,水车搅动湖水的声音都格外清晰。月光从窗口洒入书房,照在伏桌而眠的偃师身上。偃师睡得很香很沉,全然不知宽大的白袍何时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也未听见身旁那温柔如水带着笑意的叹息声。

“傻徒儿。”

(故作文艺)

(《但请故人归》)

【2】 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帐)...

凌晨时贴出来的采花贼第11节,在今天早上8点左右的时候删掉了,待会会把论坛那边也删掉,在这里向大家道歉。

这一节在脑补情节时并没有觉得不妥,但在写完发出后我被自己雷到了。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文比较ooc也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但谢衣和乐无异是把一生都奉献给自己的道的人,我想他们是不会做出边工作边搞在一起的事的,即使并没有耽误到工作任务的完成——虽然这种情节在一般的耽美文里应该还挺情趣的——结果就是贴出来后我自己都觉得过于违和。

所以在此做出一点小小说明,这两天大概会修改一下再重新发出来。谢谢大家的观文~


[谢乐]东北人都是好司机

起因是 @天接水 太太的萌文【谢乐】谢师父东北话小课堂 ,我在下面评论:


悲愤之下(?)我一时脑抽就说: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

[谢乐]东北人都是好司机


无异开车去东北,撞了

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

来了一个大偃师

随便敲了五锤子,车好了

无异请他吃顿饭

不拜他为师他不干

他说~~~~~~~~


俺们内噶都四东北银~~~~~

俺们内噶盛产连金泥~~~~~

俺们内噶遍地四偃甲~~~~~

俺们内噶都四好司机~~~~~


俺们内噶车上好多银~~~~~

飙起...

[谢乐]采花贼10

10. 


这之后又过去几日功夫。大理寺有捕快来寻过谢、乐二人,道是已经派人暗中监视那瞳郎中,但并未有什么发现。

好在那日二人在齐府偶遇采花贼,虽说打草惊蛇,但也导致数日来未有新的案件发生,城内暂时平静了一段时间。

只怕好景不长,要争取在采花贼再次作案之前将人捉拿归案才是。

这日又是举行醉香茶会的日子,谢衣乐无异二人再次赴会。萧公子曝出大理寺查出那采花贼乃是利用脂粉掩盖迷药气味,会上众人仿佛炸开了锅,争论不休。

谢衣并未参与他人的议论,待议论声小了些,张口朗声道:“此案有个疑点,谢某思考许久,仍不得其解,还望在座诸位指点一二——这采花贼为何会对长安城中美人如数...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