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疯狂的偃甲车6

谢谢一直在催更的各位_(:з」∠)_……尤其是当面催更的粥太,我真是感动又羞愧/(ㄒoㄒ)/~~

过渡章,交代一下设定,并没有什么意思

如果觉得跟之前剧情不一样那就对了,因为已经正好坑满一年了呀……我自己回想这篇要写啥就想了好久——躺平任揍_(:з」∠)_。

写完了才发现这特么不就是王男的梗吗!跪

6.

 

谢衣看了看自己光洁完好的皮肤,问乐无异:“你既是乐家的小公子,可听说过‘神农计划’?”

乐无异刚想说,我知道,臭名昭著啊,据说这个计划,是引发了后来各国核弹齐发的“大灾难”的原因之一。但他突然想起,听说流月城似乎与这计划有些什么微妙的关系,好歹是师父的老家,总得给人留点面子吧……纠结了半天,最后只答了一句:“……老爸说,这计划初衷是好的……”

呵,以这句开头,可见乐将军后面评价的都不是什么好话了。谢衣毫不介意地笑着,说起了流月城的故事。

 

“大灾难”的十几年之前,资源日益紧张,环境污染愈发严重。科技高速发展,世界充满了危机与诱惑。为此,多国合作发起了一项“神农计划”,想要将植物与科学技术融合,制造具有一定自主意识的“植物机器人”,用于调控适宜人类居住的“自然”环境。经过几年的研究,项目取得了很大进展。

代表着世界各个领域的垄断势力的所谓精英人士,其中不少人不满于生存环境的恶化和暴力冲突的多发,开始运用手中资源为自己和家族后代筹谋打算。他们当中有人是大国政要,有人是顶尖的科学家,还有的是商界大腕等等。有人私下提出了一个方案,很快得到了其他精英人士的赞同:

利用“神农计划”的研究成果建立一个没有污染,只有精英及其子孙后代生存的世外桃源。将自己手中掌握的大量资源,在不为外界所知的情况下,转移到这个新的世界中去,仅供这些精英家族使用,就不会存在供应不足的问题。

他们这些顶尖的极少数人手中,掌握了大半个世界的资源。之后其他人如何生存,已不在他们的思考范围之内。凭借着手中掌握的权力、技术和资金,这一计划在暗中顺利地铺开进行着。

于是原本为了全人类的福利而产生的“神农计划”,被某些人以“试运行”的名义,窃取了全部研究成果,建立起一座悬浮在高空中的城市。这座城市被一层透明的球形屏障包裹着,能够抵御外来有害射线及被污染的空气的侵袭;屏障内是由神农计划成果结晶——一棵名叫“矩木”的巨树——调控的生存环境,有着无比纯净新鲜的空气、清洁的水源和富饶的土地;相应地,城内有机器控制下高度发达的农业和畜牧业,保障食品供应;大型建筑和各类基础设施也相应产生……

站在地球上仰望天空,这座好像屹立在月亮上的美丽城市,被命名为“流月城”。

这些精英们一时又舍不得这个“腐朽”的世界带来的名利,同时也为了隐瞒流月城的真相,他们仅把自己的孩子们送进了流月城,自身仍在地球上活动。城里的孩子们过着最无忧无虑也最奢侈的生活,周围的一切直接或间接地告诉他们,自己是“被神选中的人”,是凌驾于“下界”地面上的那些人类的。

然而,有些有资格参与这项方案的人并不买账,毕竟这已经可以说是背叛全世界的行为。流月城的最初创造者们采取了一些杀人灭口的行为,但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况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若干年后,新的世界大战爆发。随着战事推进,形势剑拔弩张之时,流月城的真实用途也被人有心或无意地曝光出来。原本以为“一直在建设之中,只是因为战争而耽搁了进程”的人类希望之城,竟然多年前就已经投入使用,且成为了有权有钱之人的私宅!多年屹立在半空中的城市瞬间成为众矢之的。绝望的人们发现多年来信赖、支持的领袖们早已背叛了他们,愤怒烧断了理智的最后一根弦。

混乱之中,某国的将领按下了核武器的开关。

这次事件,成为了“大灾难”的导火索。

流月城没有幸免于难。虽然有代表着当时科技最高水平的防御,球形屏障仍被击破,原本悬浮在半空中的城池狼狈地坠落下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人们暴露在被污染的空气和各种有害辐射当中。说来讽刺,长期依赖最引以为豪的新鲜空气生活,城中之人反而缺少“下界”人们的抵抗力。地面上的人们常年在高污染、强辐射的环境中生存,自身免疫力被迫得到提高,即使核武器的使用致使环境进一步恶化,许多人仍然能够存活下来;流月城之人却是迅速、大量死亡,仅剩的少数人也患上了恶性的疾病,皮肤溃烂,痛不欲生……

“师父,那你……!?”乐无异惊讶地看着谢衣。一直听闻流月城的原住民身体不太好,但他没有想到当时竟是全城的人都得了这种怪病。

谢衣随意地活动了手脚几下:“你看我像生病的样子吗?”

确实不像……这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师父说的这群流月城人至少是他的父辈了,看来师父因为长期暴露在现在的环境里,已经能够适应了?乐无异暗自揣测着。

“后来流月城被击落,城中之人被迫回到地面上生活。”说起这段往事,谢衣也有些唏嘘,“可惜城中长辈们并没有吸取教训,他们开始以流月城部族自称,依旧是瞧不起其他人的。甚至有人妄想着回到过去流月城奢靡享受的日子中去。”

他想起儿时,长辈们说起“下界”时那盛气凌人的态度;又想起自己看到所谓的“下界人”在困境中互帮互助,甚至牺牲自己,就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生存下去时,自己心中受到的震撼;他还想起了得知流月城真实由来时,那种曾经赖以生存的世界都崩塌了的感觉。

流月城中有许多愚蠢、冷漠而自私的人,还有许多不识时务始终抱持着莫名优越感的人。这些人忘记了自己也来自“下界”,却又没有继承祖辈吃苦中苦做“人上人”的决心和奋斗精神;而如今与地面上每天都在努力生存下去的人们相比,他们落后得不是一星半点。他们还有何脸面维持那居高临下的态度呢?

那时尚属年轻的谢衣,与其他部落的人接触越多,越是感到城中许多族民的无知与落后。也许是从那时起,他的人生目标也逐渐发生了改变。之前研究偃术,或许只是为了让族民过得更好。但逐渐地,他也想要为其他部落的人们做些什么,希望他的偃术能帮助所有的人摆脱饥渴与苦痛。此时,他作为下一任大祭司的人选,在许多事上已与流月城高层意见相左。但最终导致他决定叛逃的,却是魔族的入驻与变异“矩木”的产生……

“魔族!流月城果然与魔族有勾结!”乐无异瞪大了双眼。

“当然,不然你以为他们从哪里搞来这么多毒品。”谢衣伸手摸了摸乐无异头顶的呆毛。“我离开时,还有一个叫做砺罂的魔族高层,作为魔族的代表常驻现在的流月城部落之中,如果我没猜错,现在他也仍在那里。”

要说在“大灾难”之后仍维持了原有身份地位的族群,魔族部落是其中之一。唯一的改变,大概就是名字从“毒贩”变成了“魔族族民”。他们曾经是令各国政府尤其是警察头痛不已的武装贩毒集团、大毒枭,“大灾难”之后利用手中的技术和渠道,再次过上了通过贩毒牟取暴利——如魔鬼一样——的生活,这也是他人认可“魔族”这一称谓的原因。

“所以……流月城与魔族合作,是要利用毒品去控制别人?”乐无异想不明白,“魔族为什么会同意与流月城合作呢?直接用毒品吞并流月城不就得了?”

“一开始要利用毒品控制别人的,是魔族而不是流月城。”谢衣道,“魔族人数极少,但没有哪个部落敢小看他们。他们需要的是利用他人为自己办事,对扩张部族没有多少热情,关心的只有落到自己手中的利益。所以与其充实自己部落的人口,不如让所有人染上毒瘾更令他们感兴趣。”

“还真是人如其名,都是一群魔鬼!”乐无异恨恨地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扬起一片沙土。

“而魔族之所以会选择流月城,是因为流月城比其他人更需要魔族的毒品。二十多年前,魔族新研发出来的一种毒品,恰好对流月城人的病情有抑制作用。”谢衣的脸上扬起了一丝半是苦涩半是嘲讽的笑容。

 

 

TBC



评论(7)
热度(25)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