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谢]但请故人归(二)身体发肤受之于徒

依旧是个废……发现了OOC啊BUG啊雷啊之类的请告诉作者但请不要动手QAQ



这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谢衣重生成功,乐无异的好友闻人羽约在今天到静水湖来看望。听说此事,就连夏夷则也说好了要翘班微服私逃过来。乐无异一大早就开始准备食材,毕竟几个朋友好久没有一起聚头了,更别说有谢前辈在。

谢衣想装配一个能帮助无异自动切菜洗菜的偃甲猫,在偃甲房里画图纸。忙活了半天想起徒儿说要去后院拿腌好的醉蟹,怎么这么半天都没见人回来,朝着窗外一望看见乐无异正在院门口跟夏夷则和闻人羽说话。原来人已经到了啊,有话怎么不进来说。

 

“夷则、闻人,待会见了我师父啊,”乐无异紧张兮兮地跟好友小声说着,“你们可千万别提怎么把他老人家救活的。”说完了还朝偃甲房望了一眼,只见谢衣正在窗边低头认真地描画着图纸,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略略放心了些。

沈夜说过,谢衣天纵英才,不但造出了偃甲谢衣用于传承偃术,还让这具偃甲深信自己就是谢衣本人。可以想象,偃甲谢衣若是得知自己不是人而是偃甲这个真相,只怕会深受打击,从此能否以谢衣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

夏夷则跟闻人羽对视一眼,道:“这个自然。只是谢前辈至今尚不知自己偃甲人的身份的话……若是待会他自己问起,我们却要如何作答?”

“这个嘛……”乐无异语塞。

说实话乐无异多日来一直在想解释的说词,各种不着边的传说和天马行空的想象都用上了,什么通过娘亲找到了天玄教的蛊师来吊命然后结合偃术让人起死回生之类的胡编乱造了不少,却没有一个完全说得通,乐无异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前几天谢衣半夜突然苏醒让乐无异措不及防,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家师父正在偃甲房把玩那满屋的谢衣偃甲头壳,别提当时有多尴尬。

好在谢衣全然不提此事,乐无异吊着的心放下了不少,心底的不安却也越来越大。

 

谢衣远远偷望着徒儿与好友商议的样子,双眉微蹙,心下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叹了一口气,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迎接屋外那远道而来的两位小友。

 

好友相见,自是喜不自胜,几人聚在一起把酒言欢,闻人说了许多分别期间在外行走江湖时的奇闻轶事,夷则也不负众望地曝出不少宫廷秘闻,无异少不了又是抱怨娘亲碎嘴啦父亲与亲哥两看生厌啦之类的家常。谢衣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插上几句评论,却是依旧是丝毫不提及自己死而复生的经过。

 

时间飞快,夷则与闻人离去时已是夕阳西下。乐无异和谢衣两人收拾完残羹剩饭,在客厅里小憩。

谢衣依旧是一副眉眼含笑的柔和表情,看着自己的双手手背,又翻掌看了看自己干干净净的双掌掌心。知道徒弟正默默看着自己,却眼也没抬地问道:“无异,你为何不在我手上纹上你的纹章?”

乐无异心里一惊,哈哈干笑了一声说:“师父是说原来手上有您自己纹章的事情么?师父喜欢的话自己重新纹一个就好了呀,弟子怕纹得不好。”

偃甲谢衣摇了摇头:“上一具身体是谢衣造的,自然纹谢衣的章;现在这具身体又不是他造的。”

乐无异如坠冰窟,说不出话。两人默然半晌。

最后,乐无异也只是挤出了几个字:“……师、师父,你……都知道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偃甲谢衣想,是啊,我都知道了。早就知道了。

 

 

 

头被师尊沈夜砍下来时,我惊讶于自己明明死了,动不了,却还是有感觉。

感觉自己的头就这样被师尊带回了流月城,被他强制性地看到了自己的全部过往与想法。想抗拒,想喊叫,一切都是徒劳。我连流泪的能力都已被剥夺,何况是这些。

我却听见了师尊的自言自语或是与他人的交流,带着了些惊奇。

师尊说,谢衣居然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师尊说,瞳,谢衣居然让这偃甲人以为自己就是谢衣。

师尊说,这偃甲人竟也有了七情六欲么。

……不——!!!

原来,我不是谢衣。

我以自己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大偃师而自豪,我要以偃术让大家过得更好,我苦心钻研百年,却原来……过的是另一个人的人生。

无异知道了真相只怕也要后悔了吧?像我这般连哄带拐地收了他做了徒弟……拜一个偃甲人做师父,简直就像个笑话。

一想起无异,胸腔中的心脏就好像拧紧成了一团,就好像心脏还在一样。

那几个孩子可还平安无事?千万别犯傻又想些拼了命复仇之类的事情。我不甘,我愤怒,但我绝不后悔用自己的命换来他们逃生的一线希望……只是,即使有意识,我也再见不到他们了吧……闻人姑娘、夏公子、阿阮姑娘……和无异……

……无异,好孩子,我的好徒儿……为师……多想再看看你……

 

与其长久地痛苦下去直到灵力耗尽,不如就这样结束。于是,我陷入了长眠之中。

 

在梦中,我找回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这记忆太过于久远,以至于我很久以来一直以为它不过是一场梦。

但如今,我明白那曾真真切切地发生过。

有人对我说,从今天起,你要代我将偃术传承下去。

他说,你不要再与流月城产生任何瓜葛,不要让流月城的人发现你,更不要与之发生冲突。

他说,你是偃师,叫做谢衣。

在我长久以来的梦境中,他一直都是一个模糊的人影。但这一次,我逐渐看清了他。

他长了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

 

在这冰冷的环境中,我只希望能够安静地长眠,就这样一睡不醒。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我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我感到有水滴落在我裸露的外壳上,我听见上方传来一个声音。

“师父……我来接你了……”

……

 

 

 

偃甲谢衣回过神来,看到徒弟依旧有些惶恐地看着他,眼神里却又多了些欲喷薄而出的怒气来。

偃甲谢衣有些艰难地开了口:“我终究不是谢衣本人,拜偃甲为师怕是心里不太舒服吧,不如……”

“师父你是谢衣!你就是谢衣本人!!”

乐无异爆发了。

多日来积攒在心里的憋屈与惶恐不断发酵,在一直的担心终于变成现实后终于像火山一样喷发了。他一个箭步冲到师父跟前:“师父你是谢衣!是一个人!不单单是个偃甲!你有谢衣的高超偃术,有谢衣的志向与理想,有谢衣的记忆与感情,凭什么说你不是谢衣!!”

乐无异眼圈逐渐红了:“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就是谢衣,你是我师父!!拜你为师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自豪!我……”

眼一花,他已经落入了偃甲谢衣的怀抱。

“傻徒儿……”

你怎么能这么好……这么可爱……

原来在你心中,还是愿意认我做师父的么?我还可以继续作为谢衣在你的身边么?

 

乐无异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刚刚还滔滔不绝的话语,此时都不知去了哪里。

屋内一片静默,只能听见窗外潺潺的水声。

师父的怀抱越收越紧,呼吸的困难让乐无异终于回过神来,小声说道:“师、师父你抱得太紧了……能不能……先松手……”

感到怀中人体温的升高,谢衣知道乐无异此时的脸一定红了,不禁笑出了声:“你还有胆说我……你先松手,我就松。”

 

我是偃师,叫做谢衣。

为了爱徒无异,我将作为人,将偃术传承并弘扬下去。

 

 

 

FIN

 

番外的番外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师父,听你说来,呃,太师父把你带走以后,”乐无异谨慎地考虑着措辞,“你一直……都醒着?周围人在做什么你都知道?”

“……是的,不过不是一直。因为灵力接续不流畅,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睡眠。”当然还有心境的作用,不过谢衣不想再提,“所以你修复我的时候我基本都是没意识的……怎么了?”

乐无异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没什么,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

开什么玩笑,自从好不容易做出了师父的脸,因为太喜欢每天都要抱着师父的头暗搓搓地摸上半天这种事怎么能让师父知道!

谢衣狐疑地看着自家徒弟,突然明白了。啊,是因为那个吧。

 

自己的脸被徒弟修好后,有一天谢衣被脸上的手指触感弄醒了。虽然不能动,但因为闻到了淡淡的各种偃甲材料的混合味道,谢衣知道这是乐无异的手。

乐无异的手指轻轻抚过谢衣的眉眼,掠过颧骨,顺着脸颊,最后停在了嘴唇的位置,然后离开了。

谢衣的脑中产生了奇妙的感觉。

他以为乐无异会继续,但没有。

谢衣被抱在徒弟怀里,他感到徒弟似乎是有些赌气般重重坐下,然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听清徒弟在嘟囔了些什么的时候,如果当时谢衣能动,他早就哈哈大笑了。

“嘛咪嘛咪哄,般若波罗蜜,急急如律令,师父快驾临……”

 

回想至此,谢衣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了一下,随即就是一阵后悔。

看徒弟这样子分明是这种事情没少干,早知道是因为这个就骗他说一直醒着了,徒弟听自己这么说表情一定很有趣。

不过既然错过了……就换个办法补救一下好了。

“对了,无异你做的这副身躯选材上乘,而且把人体各方面活动的细节因素都考虑进来,与为师原来的身体几无二致,实在难得,”不出意料的看到徒弟摸头傻笑的得意神色后,谢衣话锋一转,“不过嘛……个别部位与之前的不太一样,让我略有些不适应……”

“哪里有问题师父你尽管说,我帮你调整!!”乐无异立刻拿过偃甲包,撸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谢衣闭了嘴,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

看着师父的笑脸,无异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早已挖好的坑里。

谢衣只是笑着不说话,眼看着小徒弟的脸慢慢红成了柿子,接着脖子、双手都跟着变红了。

“师、师父我突然想起厨房还熬了粥快糊了得赶快去看看偃甲包在这里师父你自己调整吧!”乐无异把偃甲包往谢衣手里一塞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徒弟的背影,谢衣难得地稍稍反省了一下这次自己是不是逗弄得有点过火了。

 

 

(没有了)



所谓心有余而笔力不足啊……TwT


评论(17)
热度(54)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