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羽阮]逃•亡

天子李焱登基七年,其两名兄长合谋叛乱,乱军直逼皇宫。

 

 

阿阮从噩梦中惊醒,看到自己手中握着一小块三生石。

“阿阮妹妹你终于又恢复成人形了,我等了好久,”闻人羽坐在床边扶阿阮坐起,看着她微笑道,“感觉怎么样?还能认出我是谁么?”

“闻人姐姐……”阿阮怔怔地看着她,眼圈突然红了,“你怎么……”

“我就是刚才与人交战时肩部受了点伤,不碍事,”闻人按着缠着纱布的肩,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但还算有精神,“你能顺利恢复人形并找回记忆真是太好了。”

阿阮重重地点了点头,却又忍不住低头落泪。

闻人有些慌乱地哄着:“阿阮你这是身体不舒服么?刚才的厮杀伤到你了?”

阿阮摇摇头,擦了擦眼泪道:“不是的,我没事。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夷则呢?”

闻人垂下眼道:“我们现在是在长安边上一个叫刘家村的村店客栈里。夷则他……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

 

知道夏夷则有难,正在长安的闻人羽前往皇宫相助。

当朝天子对两名兄长的叛变早作准备,却不料仍是算差了一着。叛军成功收买了其身边的内侍,知晓了阿阮的事。

夏夷则苦心培育露草多年,四处收集法宝灵物,辅以道家法术,终于让阿阮可以提前恢复人形。其时正值阿阮恢复人身关键时刻,大批杀手却如潮水般涌入皇宫,目标竟是身在皇帝寝宫的露草阿阮,欲夺之以要挟夏夷则。

皇上与侍卫被杀手绊住难以脱身,眼见露草就要被夺,年轻的天子将其托付给了至交好友闻人羽,选择以己身吸引敌军的注意,让闻人羽带阿阮逃离皇宫。

 

“我要去帮夷则!”阿阮忙着下床穿鞋,就要回长安。

闻人按住她:“夷则现在早已撤出皇宫,你去了也没用。他只说要我们前往静水湖找乐无异,待他安排妥当自会去那里与我们会和,却也没有跟我说他现在何处。”

“怎么这样……”阿阮心急如焚,眼见着又要落泪。

闻人赶忙安慰道:“你放心,夷则对兄长叛变一事早有准备,定会平安无事。我们还是照他的计划,逃避叛军的追捕,前往静水湖才是,不要帮忙不成,反倒添乱。”

听她说得有理,阿阮点头答应,情绪却是始终不曾好转。

 

两人正说着,闻人表情忽见严肃,小声道:“噤声!”

夜色中隐隐传来细碎快速的脚步声。

“来得好快。”闻人皱眉,“阿阮妹妹,我知道你刚苏醒尚有不适,但情况特殊,也只有请你助我一臂之力了。咱们走为上。”

阿阮点头,认真道:“有我在,定不叫闻人姐姐再负伤。”

刺客疾行的脚步声刚至门外,无数只弩箭已破窗而入。闻人羽长枪转动,两人周身形成气墙,弩箭纷纷掉落。闻人羽提气长啸,将手中长枪重重砸下,墙上窗户登时飞了出去,整面墙没了半边。

如此一来,闻人阿阮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旁边楼上那些伏击的刺客,却也将自身暴露在了刺客的目光中。刺客忙搭弩射箭,却见漫天火光仿佛天明,火箭降落,生生将一干人等烧成灰烬。

一声巨响,手持刀剑的近身刺客破门而入,闻人手中银枪已化身千万般刺来,成功吸引众人注意,刀剑都往她身上招呼了去。忽闻悠扬巴乌声起,地面颤动,刺客们未等稳住身形,地面已有尖锐岩石伴着滚烫岩浆破土而出,头顶亦有法阵令人动弹不得,将人击杀或炙烤而死。

巴乌音调一转,无数坚硬的藤蔓涌出,在破烂的门口结成了一张网状的新“门”,将后面的刺客拦住无法前进。

闻人羽抓住这个空隙,喊道:“走!”抓住阿阮的手腕,一使力,已将阿阮背在身后。快速从原来窗户的位置跳下,使出飞檐走壁的功夫,几个起落,人已在百丈开外,刺客已是追不上了。

 

没有鲲鹏的帮助,二人脚程慢了不少,逃亡数日方才到了巫山脚下,在一个农户家里借宿。

阿阮晚上睡不着,出来走走,却见闻人羽也没睡,看着手中的偃甲鸟发呆,脸上隐隐有不安的神色。

“闻人姐姐,怎么还不睡?”

“啊。没事,”闻人笑得很勉强,“我用无异给我的偃甲鸟给无异送信,鸟儿回来了,却始终没有收到回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无异他这几天没在静水湖吗……”

阿阮也笑了,表情却格外悲伤:“大概是小叶子又不告而别跑到哪里去疯了吧。”

“阿阮你怎么又露出了这种表情,自从醒了以后你就一直闷闷不乐的,”闻人羽强打起精神,“我可不记得你以前这么爱哭啊。”

“谁哭了,阿阮才不哭呢。”可阿阮的表情就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闻人姐姐,不管小叶子在不在静水湖,明天我们都过去吧,等他回来了我们就一起揍他一顿,敢让你这么担心,绝对不能饶了他。”

“没错就该这样!就这么愉快的的决定了!”闻人羽故意笑得很爽朗。

 

 

两日后。静水湖。

乐无异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没出门了。父亲在南方经商,母亲借着随父亲外出的机会四处游玩,他这个当儿子的啥也不用愁,每天待在静水湖这个世外桃源装卸偃甲,过得有滋有味,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是瞬息万变。

这日他正看着图纸,感受到屋外的结界有人触动,想是友人来访,便出门迎接。

屋外晴空万里。阳光下,阿阮站在门口,一见乐无异,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掉。

乐无异顿时慌了神,却又摸不清是个什么状况,一时间手足无措。

阿阮哭着说:“小叶子你不要动……”一只手覆上了乐无异的双眼。

待阿阮的手移开,乐无异睁开了眼。

闻人羽笑着,就站在他的旁边,缓缓走近,轻轻抱住了他。

 

然后,在阳光下,闻人羽化作细碎的光,慢慢消失在了清风中。

 

 

 

天子李焱登基七年,其两名兄长合谋叛乱,乱军直逼皇宫。危急之下天子将露草托付给百草谷天罡百将闻人羽,闻人羽成功将尚未化成人形的露草带出皇宫安置在长安城外刘家村,自己却因寡不敌众,伤重不治。

 

 

 

 

FIN

 

 

 

---------

看到有姑娘写羽阮,结果就脑补了这么个把自己虐到爽的梗_(:з)∠)_

总之就是在阿阮苏醒之前闻人就挂掉了,但是对阿阮的担心形成了执念使她的魂魄一直没走,阿阮因为是灵体,醒来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一直都很伤心,但是又说不出口,于是就这么一鬼一草同行,直到见了乐无异,闻人终于放心了,就安息了……这样。闻人的偃甲鸟联系不上乐无异也不是因为乐无异渣啊出门了啊没心没肺啊之类的原因,单纯是因为人鬼相隔无法交流……

不过仔细看的话就知道里面BUG很多的……我只是想看以一己之力认真守护阿阮的靠谱T闻人啊!相信我啊我真的是闻人粉!!(被吊打


评论(10)
热度(1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