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3

看完2跟我说接下来千万不要是拉灯的姑娘你完全不!用!担!心!

因为两个人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乐乐痛苦的失!眠!了!谢伯伯痛苦的又睡!过!去!了!

我写的就是两个宁可天天摸小脸啃小手也谁都不会先去捅破窗户纸的大!闷!骚!

(你直接说你不会写肉就可以了

其实大概也许可能会有点小肉渣……不过大概要等到下次乐乐继续作死的时候了……吧。

----------


3

 

 

谢衣和乐无异动身去海市入口时,已是月上中天。

二人均不再提在客栈休息时发生的事。乐无异本来颇为尴尬,但见谢衣倒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便也放下包袱,两人像平时一样有说有笑、气氛融洽,不一会便到了摇钱树后的入口处。

“师父,我记得你说过你带了乔装打扮的行头?”大概又是初见面时的面具吧。

 

只见谢衣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大包东西……

等等,看这造型,该不会是……

“不,师父,等等,别……”乐无异惊恐地摆着手。

谢衣兴致勃勃地把仿制的屏翳头套戴在头上,笑呵呵地问:“嗯?无异你刚刚说什么?怎样,很像屏翳吧?这是我费了好几天功夫才做出来的,里面特意加了凝聚妖气的材质,外形气质俱全,就是真的屏翳来了也分辨不出来~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有人会认出我啦……”

谢衣说着,又掏出了一条假的屏翳尾巴,撩起自己的衣服后摆给自己安上。

乐无异只觉得自己受到的刺激太大,一时有些站立不稳。他晃了晃身子,艰难地说:“师父你装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装鲶鱼……”

谢衣严肃地纠正他:“无异,这叫屏翳,不是鲶鱼。”

……师父,你没懂我说话的重点好吗!

“师父,我是说你能不能换一身装扮……”

谢衣顿了顿,不知又从哪掏出来一面小镜子,对着照了半天,奇怪地问乐无异:“哪里不妥?”

乐无异:“……”

乐无异老境颓唐地坐在大树下,悲怆地看着一对透明的屏翳翅膀安在了谢衣背后,还动了动。他突然开始怀念起第一次去海市时那条向他飞吻的美女蛇了。

师父就算是变成了美女蛇,也比鲶鱼好看啊……不对还是师父本人比较好看……

等等。我可以让师父换上他原来那张面具!这样就不用装鲶鱼了!“师父你的面具带了没有?”

“因为带着屏翳套装就没有带面具了,无异你不早说,我该把面具带来给你用的……”因为隔着头套,谢衣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遥远。

不师父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乐无异彻底绝望了。

 

 

不同于人界,海市还是一片华灯初上的景象,六道各界形形色色的人物开始涌入。

师徒二人走在海市的楼台水榭上,吸引来无数的目光。

屏翳也是英勇善战的一族。海市中常可见到不少屏翳,以找人切磋武艺为乐。然而受原有体型所限,屏翳化成人形也多为矮胖身材,与人约战时气势也跟着矮了一截。其他妖类常以此作为嘲笑屏翳的谈资,故不得不说身高是屏翳们的心中之痛。

然而这日开市,海市中矮胖的屏翳们忽见一白衣飘飘、身形修长、丰神如玉的高大屏翳,惊为天人,不禁纷纷向其鞠躬行礼,表达心中的崇敬之情。

一路上,这名俊美的屏翳挥动着还带着指套的蹼,亲切地向它们挥手致意。

这一股子鲶鱼之王到下界看望鱼子鱼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画面太美,乐无异只想迎风流泪。

不着痕迹地慢慢拉开与师父的距离,可随后他又为“自己怎么可以想要装作不认识最敬爱的师父”而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

罢了,师父作为人,乃人中龙凤;师父变成鱼,那也是鱼界翘楚。自己又有什么可不满的,乐无异这样安慰着自己。

 

前来迎接乐无异的金砖盯了同来的谢衣半晌,道:“此人就是向乐公子你提供琉璃乐舞俑的朋友?哈哈哈,乐公子果然交友广泛,这位朋友神采飞扬、骨骼清奇,定是一位高人。不知该如何称呼?只是待会见了蓓蓓姐,她身边的屏翳小妞们怕是不让你们走了呢~”

乐无异觉得这次到了海市,扶额的动作怎么就没变过。

“金砖你叫他……阿鲶就好,”他假装没有感受到身旁带着怨念的目光,“你刚才说我们要见蓓蓓姐?那是谁?”

金砖有些紧张了起来,咳了一声,挨近了身子放低声音说:“蓓蓓姐就是这次向你们提供血魄紫珍珠的店家!别看她是个娘们,那也是附近海域的一霸,手下养了上百的兄弟姐妹,做的是劫富济贫的生意,如今也是腰缠万贯富可敌国。乐公子我知道你定然不把这小小海贼放在眼里,但强龙不压地头蛇,无事万万不要招惹,得罪了她家,只有无尽的麻烦!”

听起来跟老哥以前做的生意差不多,老哥是马贼,这蓓蓓姐就是海盗咯?可一群海盗要琉璃乐舞俑这样一件玩具摆设做什么?难道说这海盗头目还是个喜好抚琴作画、风花雪月的大家小姐不成?

乐无异皱了皱眉,问道:“金砖,你可知蓓蓓姐要谢衣的偃甲作品是要做什么用?”

“这个……小的也不大清楚。”金砖挠了挠没剩了几根毛的头顶,“以前没听说她对偃甲有兴趣啊~平时蓓蓓姐来海市的店里打点,无非就是处理战利品,外加买一些给姐妹们用的华服胭脂珠宝首饰,偶尔有姐妹看上的俊俏些的奴隶便也打包捞了去,点名要偃甲还是头一次。好在蓓蓓姐虽然霸道,人却是讲理,只要你们提供的是真货,她倒也不会为难你们。”

谢衣、乐无异二人在金砖的指引下,到了蓓蓓姐的店门前。乍一看,这家店面与其他人家的没什么区别,只是“个头”要比其它建筑足足大上一倍。重要的是,这店面的装潢低调之中颇见品位,汉白玉的墙体及雕花窗,只在角落里点缀了些珊瑚、贝壳制作的雕塑,不带丝毫的脂粉气,却也不那么刻板僵硬。

“金砖兄,可是乐公子到了?”软糯的声音响起,一名女子迎了出来,向乐无异几人道了个万福,“小女子名叫蓓蓓,见过几位。”

竟是位肤色洁白如雪的绝世美女。 




-----------------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今天这一节才是这篇番外里我最想写的_(:з」∠)_……(我真的是谢衣粉你们相信我!


评论(14)
热度(31)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