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5

5.

 

“你以前又没有见过琉璃乐舞俑是什么样子,怎么知道它就如传说中一般,里面是舞姬跳舞?”乐无异嘴上不饶人,身上也没闲着,一手流影剑辗转腾挪,蓓蓓姐一时伤不了他,反倒被他的剑法逼得忙于格挡自保。

 

蓓蓓姐心中焦躁,脸上仍是笑意盈盈:“笑话,当年谢衣在我面前制作乐舞俑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投胎着呢~”

 

什……!

 

乐无异一惊,身形瞬间一滞。

 

利用这个机会,蓓蓓姐快速后退几步,脱出乐无异的攻击范围。同时暗念法决,紫珍珠化作一团雾气包围乐无异双腿,瞬间凝结成冰。乐无异大骇,但无论怎样挣扎,只是动弹不得。

 

脸上的笑意愈发冰冷,蓓蓓直接将手中血红的剑当作暗器,直接向乐无异投掷过去!

 

谢衣直接抄起一样东西抛了过去,在乐无异身前,与抛来的剑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脆响,剑的力道被卸了大半,准头也偏了许多,只是从乐无异的肩头擦过,带出一道血痕。而双方争战的焦点——琉璃乐舞俑,就这么碎了一地。

 

从地上的碎片中,依稀可以看出原来在球体中的,是几只琉璃做的辈辈猴和小龙人,并没有所谓的舞姬小人。如今它们都碎成了几截,安静地躺在地上。

 

刚才还喧闹不休的战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谢衣摘下头套,拦在了乐无异的身前:“谢衣在此,蓓蓓姑娘有何疑问与不满,尽管冲着谢某来,休得伤害吾徒!”

 

“……谢衣?……你是谢衣……你没死……这,不可能……”蓓蓓震惊地摇着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东海的蓓蓓,不是海市的舞姬,但她的舞却比海市最负盛名的舞姬跳得还要好。

 

这一年海市开大市,受公西先生邀请,蓓蓓于第一夜的晚宴上为大家起舞助兴。

 

整个海市灯火通明,不时有七彩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蓓蓓身着虹色霓裳,妆扮精致,静静地坐在幕后,等待伴舞的乐声。表演时间还不到,她透过幕布间的缝隙,看到舞台外的上百席位已差不多坐满了人,觥筹交错,人声鼎沸。

 

这时,她看见一名青年,被人拉扯着来到靠近台前的席位坐下。青年面容俊朗,温和而不显文弱,一头乌黑长发梳在脑后仔细地扎好;手上戴着造型奇特的指套,应是个从事精细活儿的匠人。看他面色通红,步伐有些不稳,怕是过来之前已被人灌了不少酒。蓓蓓看着他,心里便生出几分好感。

 

青年及他的友人在席间坐下。青年东张西望了一番,也不喝酒吃菜,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球形的物品,另一只手里拿了不知什么,低头开始忙活起来。看这样子,难道是个做玩具的?

 

悠扬的乐声响起,蓓蓓走上舞台,台下瞬间安静下来。

 

她舞的是一曲月影霓裳舞。舞姿摇曳,身影婀娜,蓓蓓仿佛可以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然而在她转了一圈放低上身时,却看见那个拿着球的青年,似乎是被身边的友人说了什么,才抬起头看了看她。

 

蓓蓓只觉得心头一股无名火起。

 

青年看了一会她的舞蹈,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东西,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蓓蓓以为他要离席,却见他跑到最后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青年的友人无奈地跟着站起来坐了过去。

 

如果确实有事情要离开倒也无妨,青年只是远离舞台的举动却是彻底地激怒了蓓蓓。她自视舞技一绝,还从未见人能不为她的舞所动。她使尽了浑身解数,把毕生所学的最优美的动作、最妩媚的姿态全部展现出来,一定要让对方的目光彻底停留在她的身上。

 

然而整场舞的过程中,青年虽有几次抬头,却始终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关心他手上的那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上。

 

一曲结束,全场寂静良久,然后爆发出叫好、鼓掌声。蓓蓓冷着脸行了个礼,匆匆下了台。

 

那个青年做什么,并不关她的事情。但青年面对她的舞姿时漠然的态度,令一向自视甚高的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事情如果就这样结束,一切倒也能简单许多。

 

几天以后,一起同去的姐妹兴冲冲地对她说,姐姐你知道么,大名鼎鼎的偃师谢衣看了你那天的舞蹈,专门制作了一个球形偃甲叫做琉璃乐舞俑,里面是照着你的样子用琉璃做的偃甲人,据说人通过球上面的镜片看进去就能看到琉璃小人在跳舞呢,现在全海市都已经传遍了!

 

……原来那名青年,就是现在已名满天下的谢衣么?

 

原来那日他并非对自己的舞姿无动于衷,而是想要用偃术记录下来么?

 

原来,自己没有白白拼尽全力一舞。

 

蓓蓓的怒气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心里甜甜的欢喜。

 

有时蓓蓓会想,也许自己应该去找谢衣,去看一看那件传说中以她为原型的偃甲。然而谢衣行踪飘忽不定,一百余年下来,竟再未能见上他一面。

 

直到几年前,她听说谢衣牵扯进了流月城的纷争,被沈夜所杀。

 

她愣怔许久,不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最后她想,至少让我拿到那件琉璃乐舞俑,从此细心收藏保管也好。

 

多方查探均无消息,她放出愿以数百年结成之血魄紫珍珠交换琉璃乐舞俑的消息,本已不抱希望,不料竟有人给予了肯定的回复。

 

本以为终于有机会见到你了,我的乐舞俑……

 


 

---------------

 

呜呜呜节前好像写不完了……

评论(4)
热度(3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