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6

有姑娘说为什么做了个赝品蓓蓓就要闹到杀人的地步,因为我写的不是很明白,在这里解释一下:如果说有没见过真品的人要做假的乐舞俑,一定会按照坊间传言的那样,做成里面是舞姬小人跳舞的样子,所以乐乐拿来的如果是赝品,里面却是背背猴和小龙人,这是很没道理的。蓓蓓是个聪明人,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可能一直都错了,真品其实根本就不是以她为原型制作的。但她同时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何况百余年来她一直相信关于乐舞俑的传闻,所以除非谢衣明说,不然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谢衣并没有被她的舞姿吸引。在有所意识但又不愿承认的情况下,她直接指摘乐乐拿来的是赝品并且要干掉乐乐,其实是一种类似于逃避现实的举动吧……但是小的笔力有限确实显得突兀了,大家饶命orz。

 

 

 

 

 

6.

 

“我问你,你们拿来交换珍珠的,可是当年你在海市做出的那一个琉璃乐舞俑?”蓓蓓注视着谢衣,问道。

 

“是。”谢衣朗声回答。

 

“……可是在我跳那曲月影霓裳舞时做出来的?”

 

“……是在那晚做出来的。”

 

“原来……在谢大师的眼中,小女子的舞姿不过如那山野中的猴子一般?”问到这第三句,蓓蓓的声音已是抖得厉害。

 

“不是的……”谢衣似乎想说什么,到了最后却只是抿了抿嘴唇,“……蓓蓓姑娘的舞,美不胜收,又岂是飞鸟走兽可比。”

 

乐无异在旁边听了半天猜出了个七八分,忍不住跟着解释:“蓓蓓姐……”

 

谢衣一伸手,拦住了乐无异。

 

“哈……”蓓蓓闭上眼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

 

再睁眼时,眼神中已没有了多余的情感,她又变回了那个温婉有礼却自信凌厉的海盗首领。

 

“原来却是小女子自作多情了,不但为此误会了乐公子,还害得乐公子受伤,差点丢掉了性命,实在对不住,还请乐公子恕罪,”她深深道了个万福,“这屋中的诸妖,尽是蓓蓓的好兄弟、好姐妹,此次多有冒犯之举,也都是出于小女子的授意,请万勿责怪他们。在他们之中,不乏精于疗愈之术的高手,请谢大师放心让他们为乐公子疗伤,聊表蓓蓓的心意。”

 

说话间,乐无异腿上的寒冰已消失不见,紫珍珠又回到了蓓蓓的手上。

 

屋内的众妖因为老大不开心,都十分不忿,但听老大这样说来,队伍中站出了不少表示愿意为乐无异治伤。有眼疾手快的,已经帮乐无异打好纱布止住了血。

 

这样一来倒让乐无异不好意思起来:“你们不用这样,一道小口子而已……”

 

轰隆一声,巨大的蚌壳打开,海市的灯火照射了进来。金砖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飞快地蹿了出去。

 

“如此甚好。”谢衣不愿再逗留,恐又生变,“无异,待伤治好,我们便回去吧。”

 

“等等。”蓓蓓出声挽留。“乐公子……可还想要这枚血魄紫珍珠?”

 

谢衣眉头一皱,事已至此,这蓓蓓姐又想怎样。

 

不出意外地看到乐无异希望的目光,蓓蓓认真说道:“蓓蓓虽是一介女流,但向来言出必行说到做到,以琉璃乐舞俑交换血魄紫珍珠的条件不变。既然琉璃乐舞俑是真货无误……二位若仍是对这枚珍珠有兴趣,能否请谢大师勉为其难,修复一下这碎裂的乐舞俑?”

 

 

 

 

 

一只公水母帮乐无异治了伤,果然修为精深,片刻功夫伤口已经结了痂。

 

乐无异穿好衣服,出了房间,发现蓓蓓姐等在外面。

 

“乐公子伤可好些了?”蓓蓓笑着问。

 

“嗯,没事了,”乐无异紧张地点点头,刚刚还剑拔弩张的,现在又对他笑眯眯的,乐无异觉得要防备一下。但是……喵了个咪的,现在看蓓蓓姐还是觉得好漂亮啊……

 

蓓蓓伸出手,手上依旧是那块白丝帕,上面是那粒紫珍珠。

 

乐无异愣了一愣:“师父修理偃甲还要一段时间,你现在就把珍珠给我,不怕我们不给你乐舞俑了吗?”

 

蓓蓓反问:“你俩是这种人吗?”

 

乐无异哑然。

 

“今天确实是蓓蓓做得不对,先把珍珠给你们,也算是小小的补偿一下吧。”

 

“那个……蓓蓓姐,你用了多长时间才炼出这么大的珍珠啊?”

 

“嗯?小女子想想啊……有三百二十多年时间吧。”

 

“这么久!?”

 

“是啊……想想蓓蓓都是个老太婆了,做事还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

 

乐无异一听吓得直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蓓蓓姐你真的很年轻漂亮!”

 

蓓蓓姐娇笑道:“那乐公子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乐无异挠了挠头,“虽然这样做可能不太合适,但是……你那么喜欢乐舞俑的话,也许我可以帮你跟师父说说,让他以你为原型再做一个乐舞俑就好了吧?”

 

蓓蓓睁大了眼睛看着乐无异,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个好孩子哈哈哈哈哈……”

 

乐无异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手足无措。

 

蓓蓓笑够了,对乐无异诚恳地说道:“谢谢你,但是……蓓蓓不需要同情的施舍。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个……因为血魄紫珍珠真的很贵重啊!你花了那么久时间才炼出来……”

 

“小女子可是刚刚差点杀了乐公子的人啊,紫珍珠再贵重也没有性命重要吧?再说,乐公子大概只知道血魄紫珍珠是极珍贵的偃甲材料,却不知道这种材料对我们蚌精而言,根本就是无用之物吧?”

 

“啊?没有用?那你们为什么要炼?”

 

“东海蚌类修炼讲求灵力的精纯,故在修炼过程中要用自己的一点心头血为引,抽离不纯的灵力,被抽离的灵力聚集在血的周围,就变成紫珍珠咯~所以说紫珍珠不过是我们一族修炼的必然产物,大小的区别也不过在于兄弟姐妹们何时想赚零花钱而已,乐公子不用介怀。”

 

“……有你这么个好徒儿相伴一生,真是谢大师的福气。”蓓蓓意味深长地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嗯?乐无异总觉得蓓蓓姐最后这句话好像哪里不对,似乎别有深意,但又说不上来。

 


 

-------------------

 

自己都觉得转化的太突然简直就像精分……下一更终于又可以写谢乐腻歪在一起了么……

评论(7)
热度(3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