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 完结

7.

  

谢衣和乐无异二人回到江陵的时候,已经是九月十五的中午了。

一进飞鸿客栈,老板就殷勤地迎了上来:“二位客官,今天正有几位客人退房,您二位要不要再开一间房,省得两个人还要挤在一起,休息不好?”

“太好了老板赶快给我们再开……”

乐无异被谢衣像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吓得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谢衣扭过头,又是一副春风拂面的样子笑道:“多谢老板美意,不过我们很快就要动身返回,再开一间房已没有必要。”

老板望向二人上楼回房的背影,忍不住又擦了擦汗,这两位客人果然好可怕。

 

二人进了房间,谢衣把门关好,对乐无异说:“把衣服脱了。”

“啊?!”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哦……”自己想什么呢。乐无异乖乖解开衣服,露出左肩上的伤口。看起来没有用毒的迹象,且伤口确实已经愈合。谢衣伸出手,微凉的手指碰到乐无异伤口上的痂,乐无异哆嗦了一下。

“很疼么?”谢衣皱了皱眉,语气里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不不,没事。……都说了已经好啦,师父你不用担心。”乐无异心里暗暗的骂自己,都是男人,自己跟个大姑娘似的这么害羞搞毛线啊!……说来说去都是昨天师父咬自己手指的错!现在师父一碰就想到奇怪的方向上去了。

发现无异目光游移,不愿意与他对视,谢衣才觉察两人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徒儿上身衣衫不整地坐在他面前,头偏向一边,裸露出来的锁骨已经和脸一起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而自己的手就停留在徒儿的锁骨上……的伤口处。

谢衣垂下眼,若无其事地一边帮乐无异穿好衣服一边转移话题:“在海市的时候,蓓蓓姐跟你说什么了?”

“她就是把珍珠提前给我,说算是个赔礼。”

谢衣点点头道:“不愧是在道上混了多年的,人倒是豪爽。”便不再说话。

乐无异观察着师父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师父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他暗自咂了咂嘴,师父回来的一路上都没说话,难道是气自己太冲动了跟蓓蓓姐打起来的事?可是那是蓓蓓姐先动手的啊。

谢衣摇摇头:“我没有生气,你平安无事便好。你昨天就没怎么睡过,今天又打了一架受了点伤,还是先上床睡一下吧,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回去。”

“……那你呢?师父你不休息一下么?”

“我不困。你睡吧,哪里不舒服了叫我。”

“……哦。”乐无异闷闷地答应了一声,乖乖松了头发躺到床上。开玩笑,这个样子能睡得着才怪。他紧闭着眼睛,心里又开始懊恼:好不容易能跟师父一起出来,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四处游玩一下呢,就算是一起好好逛逛海市也好啊……现在可倒好,只能乖乖回去不说还把师父惹得不高兴了唉……

徒儿一脸痛苦地躺在床上,两条眉毛都绞到了一起,十根手指也缠绕在一起互相较劲。谢衣盯了半天,有些好笑:“你就这么不想睡么?”

乐无异哀怨的睁开眼:“师父……我实在睡不着。要不……你陪我说说话?”

谢衣叹了口气,索性脱鞋也上了床,在乐无异身边躺下:“还是在意蓓蓓姐的事?”

……啊?只想通过聊天知道师父为什么不开心的乐无异听得一愣。不过既然师父提起来,自己……还真是有点想知道就是了。

既然徒弟不否认,谢衣开口道:“那一年我刚从流月城叛逃不久,随身所带偃甲材料本就不多,加上要做一些大型偃甲防身,便想到从海市直接大量购进材料。那时我通过一名介绍人联络上海市一名专做偃甲生意的商人,此人不但贩卖偃甲材料,还高价收购偃甲成品,与他买卖便不用担心本金不足的问题。当时这名商人因有另一笔生意要先谈,约我与他在当年海市开大市第一天的晚宴上见面。介绍我与他相识的中间人倒是热心,在我们见面之前先是拉着我去认识了不少偃师与其他偃甲商人,等到见到蓓蓓时我已经是喝的醉醺醺的了。”

“那中间人向我大力推荐蓓蓓姐的舞,说是即使在海市也数十年难得一见,务必要抓住机会好好观赏一番,还特意帮我留了靠近台前的位置。我不好拂了人家的美意,只好被人拖到靠前的席位。当时演出还没有开始,我想起自己还有个玩具没有做完——就是现在所谓的琉璃乐舞俑,闲着也是无事,就掏出半成品和工具忙活起来。当时也是醉得厉害,过了半天,直到中间人提醒,我才发现蓓蓓姐的舞蹈早已开始。意识到在舞者面前忙活自己的事情实在失礼,但因为在等人,又不能直接离开,我就跑到了最后排的席位上。但好像还是被蓓蓓注意到了呢。”谢衣苦笑。

“这样啊……那乐舞俑里面为什么会是辈辈猴与小龙人呢?”乐无异好奇地问,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

谢衣伸手拨弄那一绺呆毛,看着它被压倒,一松手又弹起。再压倒,再弹起。屹立不倒。

“流月城你也去过,里面只有烈山部的子民,包括那些被魔化了的祭司……没有其他活物。所以刚到下界时,一切飞禽走兽对我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让我觉得无比的新鲜。那时我刚得到桃源仙居图,只觉得里面的一切尤其玄妙美丽,于是便有了仿照其中的景色与动物制作乐舞俑的想法。至于蓓蓓的舞,虽然美妙,但流月城每年祭典上总能看到舞蹈,城中也不乏优秀的舞者,对我来说反倒没有什么吸引力。”谢衣表情逐渐严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是在以往,让我为蓓蓓重新做一个以她为原型的乐舞俑也不难。但她差点害你没命,如今修复原有的乐舞俑已是让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再做新的给她……”

幸亏蓓蓓姐不接受自己的主动帮忙。乐无异默默汗了一个。

“话说回来,虽不知关于乐舞俑的传言如何产生,只怪我当年太过无礼,只要把手头的事放一放,耐心欣赏完蓓蓓姐的那一场舞蹈,就不会有后来这许多事情,也就不会害得你今天受伤……”谢衣懊恼道。

乐无异笑道:“师父你怎么能这么说,要不是你跟我一起来海市,说不定我现在已经人都没了~今天还要谢谢师父救命之恩呢。”

看到徒儿的嬉皮笑脸,谢衣也忍不住笑了:“亏你还好意思说,下次打群架不许一个人冲到最前面,你以为你跟闻人姑娘一样是天罡么。”

乐无异吐了吐舌头,赶快换上一副“我知道错了”的乖巧模样。

谢衣伸手搭在徒儿的腰上,把人朝自己的方向带了带,柔声道:“睡吧。”

两人聊了这许久,乐无异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心情放松之下,疲惫与困意终于阵阵袭来,来不及指摘师父的姿势问题,便在师父的怀里沉沉睡去。

看着徒弟的睡颜,谢衣心中一动。

两人的距离缓缓靠近,谢衣在乐无异的唇上落下极轻的一吻。

快速地分开,观察徒儿的反应。见对方还是安静地睡着,谢衣才放了心。

……呵,原来这就是“偷袭”的感觉吗。难怪无异会如此喜欢。想起乐无异总是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碰触自己的脸,谢衣再一次扬起了嘴角。

……只是我的好徒儿,你若是再这么“偷袭”被我发现的话,为师怕是要忍耐不住了……

 

 

从江陵回来之后,乐无异回长安住了些日子。看望了爹亲娘亲,又顺走了不少银票。

回到静水湖那天,谢衣恰巧出了门。

乐无异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跑到谢衣房间再次确认师父不在,却从敞开的房门处意外发现屋内桌上摆着一个球形的偃甲。看外形,与琉璃乐舞俑十分相像,但比乐舞俑体积要小,造型与上面雕饰的花纹则比乐舞俑要精美许多。

乐舞俑应该已经修好并交给蓓蓓姐了,师父也明确说不会再为她做一个新的乐舞俑,那这个又是什么?趁人不在的时候翻看别人的东西很不礼貌,但乐无异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溜进房间拿起偃甲球仔细观察起来。

他对着镜片看了好久,然后把偃甲小心的放回桌上,走出房间,关好师父的房门,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挠了挠头,乐无异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从那枚崭新的偃甲球——也许还是叫琉璃乐舞俑比较合适——上的镜片望进去,里面是一个比原来的乐舞俑偃甲更加广阔的世界。里面有平原,有高山,有河流,有成群的飞鸟掠过天空。在蓝天白云下面,还有一大片桃树。绽放的桃花下,有一个蓝衣小人,在快乐的跳着舞,动作有些滑稽,头顶上的呆毛跟着一晃一晃。旁边坐着一个白袍的人,戴着单片眼镜,笑眯眯地在看蓝衣小人跳舞,还不时地为他打着拍子。

 

 

番外的番外

 

静水湖。

“师父,门外有人要求见九月十五那天与我一同去海市的尊贵大人~”乐无异肩头不住地抖动,明显是憋得够呛。

“……啊?”

谢衣望向窗外,看到院门口站着四五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屏翳小姑娘,正望眼欲穿地看向这边。

 

 

FIN

 

 

终于结束啦!再次感谢观文到最后的各位~其实这篇真正的题目叫《作死师徒二人组》(屏翳男神谢阿鲶x摸脸狂人乐无异)来着。一直在被人吐槽字数远超本篇什么的233,说到底都是因为自己不愿意放弃让湿乎乎重生的这个梗啊TAT如果没有新梗就这样完结吧,有了新梗又想更文的时候就改成章一章二章三好了……琉璃乐舞俑这篇真的是画风与之前完全不同,谢谢大家容忍我的精分orz

 

评论(22)
热度(36)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