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3

OOC!(重要的事情继续说


3.

夏夷则跟着小叶子找到了高塔的正门。沉重的金属大门也是用偃甲材料拼接而成,展现出奇怪的纹路,在落日余辉的照射下反射出微弱的光。大门在二人靠近时无声地自动打开,明显是保养得很好,完全没有生锈等迹象。只是不知道保养工作究竟是人还是偃甲来完成?从一路的见闻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二人进入高塔内的走廊。螺旋的阶梯向上延伸,墙壁上爬满了嫩绿色的不知名植物,上面点缀着鹅黄色的花朵。沿途的走廊上有许多落地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城内的情况。若是到了塔顶,想必可以眺望到城外更远的地方。窗与窗之间挂了许多色调明亮的画作。天花板上是一盏盏水精制成的吊灯,现在是黄昏时分,大厅里亮如白昼,光线却不刺眼。整个走廊气氛温馨柔和,与塔外的空旷冷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谁能想到黑黢黢的塔里是这么一副景象。

夏夷则随着小叶子沿着台阶往上走,目光不禁被墙上的画作吸引。画上的内容大多难以理解,但看后令人印象深刻。第一幅上面画着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城池,与月亮相映成辉。第二幅上面有一条船在空中飞,船上长着像鸟一样的翅膀,还挂了两只鱼眼睛一样的灯笼。第三幅是一只从海中展翅冲向天空的蓝色大鸟,水面以上的部分是鸟身,有着长长的羽毛,水面下的部分却是一条鱼的下半身的形状,就好像是一条鱼正在幻化成鸟飞向天空。这一幅画的就是传说中的鲲鹏吧?不知为何,夏夷则想起了那具害他从高空跌落的骷髅鸟。

其他的画也尽是如此,内容天马行空,画风一致,想必出自同一人之手。

夏夷则担心身后有追兵,不及一一细看,透过窗户朝着来时的方向观察情况。偃甲们没有攻击他们,在修复好扫地偃甲后就爬回了地下。地面的裂缝又闭合如初,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上了几级台阶,迎面走下来一只偃甲人,被小叶子一招放倒,拦腰拆成了两大块,登时不动了。二人各拖着半只偃甲人,找到一处阶梯拐角的平台处坐了下来,小叶子开始细细拆解偃甲。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传言偃城里死过这么多人,小叶子也是把偃甲们说得穷凶极恶,但从刚才的情景来看,偃城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

小叶子一边低头干活,一边解释道:“据我观察,对偃甲表现出‘敌意’的,都会被攻击,只有两种情况除外。第一种,来人是个偃师,会借力拆解偃甲而不是用破坏性手段击毁,偃甲可以通过修理恢复的,来人不会被攻击……啧,材料还是少了点。”

正说着,又有一只偃甲人走下来,夏夷则依样画葫芦一招放倒,另一边小叶子手微微一动。拆分成功,合作默契。

夏夷则点了点头。无敌意者不受攻击,很大程度上防止了对无辜者的误伤。而偃师大多对偃甲爱护有加,不会真的对偃甲造成实质性的损害。不对偃师动手,既是对同行的谦让,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第二种嘛……”说话间小叶子已经在拆第二具偃甲人了,“关于偃城有一种说法,不知道夷则你听说过没有,叫做‘入生出死’,一旦进了偃城,深入者生,妄出者死。因为高塔在偃城的最中心,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说,以高塔为目标者,不受偃甲之伤害。而为了抢偃甲毁坏城中物品,抢完就往外跑的人,会死得很惨。”

“这……”没道理啊。不论偃城是大偃师还是扣押大偃师之人所建,目的均应为防止外人打搅才对,“关押你师父的人自当不希望有人去救你师父,如何会放过以高塔为目标之人?”

小叶子摇了摇头:“偃城的建造者,也许是师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某个偃师。建偃城的目的,并非是阻拦谁去找师父,反正你看这些偃甲都拦不住我不是?目的只是防止外人伤害偃甲吧。师父常对我说,偃师对待自己的偃甲,就应该像对自己的子女一样爱护。所以建造者大概是想说,有什么事尽管冲着他来,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想盗抢或损毁偃甲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用偃甲来保卫偃甲……”如今夏夷则才知晓“入生出死”的真正含义。

小叶子在拆下来的零件中挑挑拣拣,有一些似乎不合心意,他又从偃甲包中找出其他的工具进行改造。“塔外有偃甲守卫看着,直接把整只偃甲都搬进来我怕它们会追,只好先拿了其中最关键的‘偃心’,”小叶子掏出刚才那颗珠子,递到夏夷则跟前,“偃甲身上的其他材料都比较容易取得,这偃城中到处都是,塔里没有偃甲人的话我现拆一面墙下来也可以对付,但是这颗‘偃心’对于偃甲就相当于人的心对于人一样,珍贵而稀缺,多收集些带在身上没坏处。”

改造好的零件,和可以直接用的零件,小叶子拿来拼装到了一起,又将“偃心”安在了里面,似乎是想组装成一具新偃甲。夏夷则好奇地观察着这个过程,想出力却帮不上忙。

“由我重新组装成的偃甲,绝对忠诚,”小叶子有些洋洋自得,“这样我们就有偃甲帮手了。”

夏夷则认出了新偃甲的外形,原来小叶子是在造一只巨大的偃甲蝎子。随着最后一个螺丝被拧上,偃甲蝎就好像突然有了生命一般,几乎是跳着站了起来,爬到小叶子身边亲昵地用大头蹭小叶子的身体。

“啊哈哈别这样很痒啦,”小叶子被自己的偃甲逗笑了,扭头问夏夷则,“怎样,很可爱吧?好像一只大狗。”

“……在下当真佩服之至。”实地见识到偃甲的诞生,对夏夷则来说确实颇为震撼。

小叶子突然又惶恐了起来:“那、那个,夷则真的不是我不帮你,我法术学得不好,你要的花盆我不会做,但我会努力的!等找到师父,师父不给你做我也一定帮你做出来!不对师父那么好的人一定会帮你的……”

“……真的没关系,你不要放在心上。”夏夷则扶额,你们一个一个的不要都“花盆”“花盆”地叫好吗!

 

高塔的阶梯似乎无穷无尽,只有窗外景色高度的变换能够证实他们还在依旧上行。夜色降临,夏夷则明显感觉出小叶子的情绪的紧张。

“今天脚程快,上次我能走进高塔中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结果才爬了几层楼梯就没了意识……夷则,有你在,兴许待会我就不会再莫名其妙地睡过去了,”小叶子看着窗外天空中淡淡的月色,喃喃地说,“就算睡过去,至少你也会帮我找出这么多年我无法进入高塔最上层的原因对不对?”

他转过头,轻轻拍了拍偃甲蝎的头:“你也会保证我们的安全的,对吧?”

偃甲蝎无声地蹭了蹭他的手,然后用尾巴掀翻对面的偃甲人,快如闪电。

 

 

夏夷则睁开眼,脑子里一片茫然。我这是……睡过去了?

他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心里暗叫不好。明明与小叶子相约两人一起熬夜谁也不睡的,自己却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

翻身坐起,环顾周围,他仍在高塔之中,小叶子却不见了。

相反的,眼前站着一个蒙面人,侧着身子,负手挺立,似乎正在欣赏窗外的夜色。

此人穿着无袖白袍,蓝色长衣,一头长发随意地披散了下来。他很温柔地摸了摸身旁的偃甲蝎,偃甲蝎非但没有对他表现出敌意,相反却蹭了蹭他的手,就像对小叶子做的那样。

夏夷则倒吸一口冷气,厉声喝问:“小叶子人在哪里!?”

“他没事,还在睡而已。”蒙面人转身正对夏夷则,抱拳行礼:“在下偃师乐无异,敢问少侠如何称呼?”


--------------------------

这文的设定还真是中西合璧半土半洋……_(:з」∠)_

评论(20)
热度(2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