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5

谢谢大家的关心!>3<我好多啦~

因为谢伯伯再不出现这文就要变成夏乐了所以上回更新提前把谢伯伯召唤出来了(。

于是然后这一回初七出没注意。(逻辑呢。

 

----------

5.


在对待小叶子的问题上,谢衣与乐无异的意见始终有分歧,这一回也不例外。天还没亮,二人不欢而散,乐无异以小叶子快醒了为理由匆匆离去。

谢衣看着乐无异远去的背影,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无异平时温顺得很,但一旦认准的事就难以改变,纵是嘴上不说,行动上也不会改变。

“那么想见那个什么小叶子,亲自去见不就好了。”角落里响起一个声音。

谢衣依旧扶着栏杆眺望被灯光照亮的偃城,丝毫没有惊讶的神情:“你以为我不想……以前去见过一次,后来再去找的时候,每当我出现,出现在我面前的就都是‘乐无异’而不是‘小叶子’了。无异掌握着身体的主动权,那一段时间里,他为了不让小叶子再接触我强迫自己长时间地保持清醒。平日里一人沉睡,另一人就醒来,双方共用一个身体本就吃不消,更何况是一方坚持不休息。再这样发展下去,他的身体就撑不住了……”

“于是你就乖乖地留在‘心间’不动了?”

“留在‘心间’没错,说是‘乖乖地’可就有失偏颇。”谢衣转过身,面对声音传来的角落露出了一丝笑意。“什么时候回来的?”

花园角落的葡萄架后面走出一个人。

他有着与谢衣一模一样的面庞,不同的是没有戴镜片,相反右眼下方有着泪痣一般的鲜红疤痕。他穿了一身便于出行的黑色短衣,风尘仆仆,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天黑前。刚刚去收拾了一下,一过来就看见你俩剑拔弩张地下棋。”

“哪有初七你说的那么严重……”谢衣苦笑着摇摇头,真要是剑拔弩张还怎么下棋。“这次外出旅行可还愉快?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了么?”

“外面虽是大千世界,却也比不上家里的无奇不有,出去一趟回来乐家小子都变成俩了。”初七面无表情,言语却是辛辣。

谢衣渐渐敛了笑容:“无异他……病得很重。”

“还有救吗?”

谢衣瞪了他一眼。

“是他自己讳疾忌医。”初七对谢衣的怒气不以为意,“那个小叶子这么麻烦,把他干掉不就好了,就像当年那个人对我做的一样?”

“我可不记得他何时曾要抹杀你。你不过是没有成为谢衣而已,但这不妨碍你成为另外一个人。”

“把我改造成杀手,这叫认可我的存在吗?”

“如果真的觉得你是失败品,直接销毁你就好;需要你去杀人,可以直接把你做成兵器,而不是杀手。而且我也不记得他真的去叫你杀过什么人。”

“……哼。不愧是‘继承人’,果然就只会替那个人说话。”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妄自菲薄。”谢衣叹气,“罢了。话说回来,无异现在的情况不同于你。换做常人,必然会设法消除自身多出来的这个‘人’。但无异不同,他的记忆是不完整的,缺少的部分都在小叶子那里,只不过他自己尚没有意识到。小叶子与无异都是乐无异这个整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此万万不可抹杀小叶子,而只能采取合二为一的办法。”

“然后?有什么问题?”

“问题是,乐无异认为自己的问题与常人的‘多魂一体’或者说被人‘附身’一样,若要治疗,可能会牺牲掉二者之一。他不相信有合二为一的可能。而且,虽然嘴上不说,兴许他怕自己才是被牺牲的那个也说不定……”

“于是宁可保持现状也不肯采取行动……”初七嘲讽地扬起了嘴角,“而你又不肯向他解释合二为一如何可能。”

谢衣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才又开口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一直都不用告诉他……但现在形势所迫,务必得让他知晓真相……”

“乐无异现在这样,就说明他已经……?”

谢衣再次默认了初七的推测。

“那他现在是怎么想的?”

“他以为……之所以小叶子会出现,似乎是因为原来的自己内心不能接受师父是个偃甲的事实。”

“糊涂。若是当年受不了这打击,小叶子又怎么会现在才出现,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看着他折腾?”

“当然不。无异虽然敬重我,但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认为是我不了解他的实际情况,现在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所以我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让小叶子和无异同时在场,让我向他证实真相的机会。”

谢衣望着远处的灯光:“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初七微微思索了一下:“……你是说那个年轻人?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乐无异在跟他一起在塔里爬楼梯,还想着这小子怎么这么想不开,拉着别人一起减肥……”

“没错。他是近几年来唯一一个成功进入塔内又见到无异两个人格的人,而且似乎他很有兴趣帮助小叶子找到我。有他在,事情会顺利很多。”

“呵……”

初七拿出了一个面具,戴在脸上。

知道此人一旦戴上面具就是准备打架,谢衣皱了皱眉:“你去哪里?”

“好戏要开场,我当然要围观一下。”

谢衣无奈道:“出手轻些,小叶子不比无异。”

初七点点头,一步窜至花园扶手栏杆上,直接从高塔上一跃而下,落入茫茫黑暗之中。

 

 

早上夏夷则是被小叶子教训偃甲蝎的声音吵醒的。

睁眼一看,两人正在一处露天的道路上,高塔果然成了遥远的风景。身边一只正在清扫道路的偃甲,恨不能把路上的落叶和灰尘都扫到夏夷则脸上。

夏夷则翻身坐起咳了半天,还被灰尘呛得打了个喷嚏。

昨夜与乐无异谈完,居然就那样又没了意识。

“亏我对你那么好,我们被人赶出来都没拦着!”小叶子气得一巴掌打在偃甲蝎头上,“要你何用!”

偃甲蝎委屈地趴在了地上。

夏夷则默默地看着小叶子和偃甲蝎闹腾,有些出神。昨晚与乐无异对话时就觉得有哪里不对,现在他才反应过来。

偃师乐无异与小叶子一样,都有一头栗色的头发,这种发色并不多见。乐无异虽披着头发并戴着面具,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头发覆盖着金色的头箍,就像小叶子现在戴着的金色抹额……

哦对了还有,乐无异与小叶子一样,都叫他夷则。

最重要的是,乐无异跟他谈话的时候,小叶子不在场。

这些只是巧合吗……

“夷则你醒了!昨晚你有看到什么吗?”小叶子转过身有些期待地问,睁大了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我……我睡过去了,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一个人,戴着面具……”

夏夷则没有完全说实话。他需要搞清楚乐无异与小叶子的关系。

如果二者是同一人的话,在他面前装成两个人,一个要他深入高塔,另一个却又要他尽快离开,究竟是何意图?如果是两个不同的人,昨夜小叶子又在哪里?夏夷则困惑不已。

突然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以前修道时曾经在医书上看到过关于一个人在不同时间表现为不同的人的记载,阿阮也曾经跟自己提到过这种情况。过去认为这种情况是人被鬼妖之类附身所致,但现在似乎认为是一个人精神受到极大刺激的情况下可能会产生“多魂一体”的现象。对这种情况的治疗都是通过造成病患精神冲击的源头入手,治愈后往往是多重人格融合为一,恢复成原有的唯一的“魂”。

如果是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不过……会是这种可能吗?毕竟这种病症出现的概率太低。

“果然是关住师父的那个人!”小叶子气哼哼的声音打断了夏夷则的思路,“夷则你知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哪里?这人就会使些暗中偷袭下药迷晕人的手段,我们一起去找他,说不定他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了!”

一起去找那个人吗……也好。乐无异只说今天晚上要求我离开,但没有说在这之前不许继续帮助小叶子。夏夷则承认这偃城中的种种谜团激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使他想要通过小叶子继续发现事情的真相。

就让夏某试试,一天的时间能做到什么程度好了。

“小叶子,每次你从塔中出来,都会在这里醒来吗?”

“没有啊,托这个混蛋的福,我在城里的各处都睡过。”

“各处?那你应该对城中各处都很了解了。”

小叶子挠了挠头:“倒也不是。我曾经根据我知道的偃城的各部分情况,画了一张平面图,每次醒来,就把醒来时的方位和该处地点的细节补充上去。到现在偃城的地图基本完成了,但有一处还是空白。”

“哦?那么还请叶子兄将这张珍贵的地图借夏某一观。”

 

 

----------------------

谢衣:把以前谢伯伯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无异还给我!

作者:……乐乐没有说不是啊,他只是离开了而已。

(被偃甲蝎吊打

 

作者才不会告诉你们让初七七出场是因为最近暗搓搓地萌上了初谢初(揍

放心啦这篇文的CP真的不会变QAQ(

本文设定初七与谢伯伯一样都是1.0造出的偃甲,而且初七出厂日期(?)早于谢伯伯。

关于多重人格的描述都是作者瞎说的!大家不要当真!

我什么时候才能改了全文一直都是人物在对话的毛病……

评论(12)
热度(28)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