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8

8.

 

夏夷则一路上连跑带打,小叶子一路上连拆带卸,偃甲蝎……已经被追来的偃甲淹没,不知道哪里去了。虽然很可惜,好在二人终于逐渐接近目标,已经隐隐可以望见前方的高大城门了。

然而,事实证明,偃城的偃甲质量上乘,就连智力都比外面的偃甲强上许多。

二人正要加速冲刺,却见前方不远处有弩兵偃甲站成一排,堵住道路,手中的强弩齐齐端起,弩箭“噗噗噗”地向二人射来。

在箭伤及二人之前,夏夷则一步跃起,踩上了中间一个偃甲兵的肩头。小叶子跳不高,干脆直接向后一仰,用力在地上一撑,躺在地上从两只偃甲兵中间的缝隙中滑过。偃甲兵忙转身继续射箭,夏夷则向身后挽了个剑花,数条水柱从地面上喷薄而出,瞬间凝结成一道冰墙,挡住了来势凶猛的箭雨。

二人还来不及为闯过一关感到高兴,惊见前方不远处上百只偃甲兽向他们扑来,真可谓奇形怪状,千姿百态,像什么偃甲蛇偃甲狮偃甲熊偃甲豹偃甲猴偃甲犀牛偃甲蜥蜴等等等等,品种齐全,个个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金属制作的尖牙利齿,仿佛恨不得立即将二人大卸八块分而食之。

“呜哇——”小叶子两眼发光,呆呆地感慨,“做得像真的一样!不知道会不会有不同的‘习性’……”他来不及收住脚步,人已经直直地向它们撞了过去,好在夏夷则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拎了起来,夹在自己腋下。嫌弃小叶子轻功太差,直行前进亦已无可能,他直接抱着人跃上身旁石屋,选择偏僻小巷绕路前进。

此举必会耽误一些时间,唯愿能躲开一些偃甲的追击。这里的偃甲没有一具是夏夷则的对手,但经不起它们凭借数量优势围追堵截。短短路途耗掉了夏夷则灵气的大半,他必须争取时间恢复。

更别说,他还要留力气防备暗处的那人。

夏夷则是在奔跑的过程中发现那个人的。对方戴着面具,穿着一身黑衣,只是站在路边默默地看着他们厮杀逃命,似乎是在观察。夏夷则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尽管他明显无意隐藏自己的行踪。

看起来对方似乎不想帮助我们,那么就要做好他随时拿刀冲过来的准备。

 

冲入小巷果然是明智的选择。偃甲虽然依旧穷追不舍,但碍于道路的狭窄与曲折,绝大多数偃甲都被堵在了后面。个别偃甲兽连跳带爬的追上来,早被夏夷则回头一剑钉死在墙上。

夏夷则拉着小叶子在紧密的低矮建筑中穿梭,渐渐摆脱了身后偃甲的纠缠。他边跑边在心中估量着距离南门有多远、在前方何处转向奔回去合适……正算计着,就见前方的犄角旮旯里站着一个人,正是刚才见到的那个带着面具的人。

夏夷则心中一震,表面不动声色,拉着小叶子快步从他身边经过。看不出面具下是怎样的表情,那人甚至都没有向他二人看上一眼,只是这样倚在路边,抱着手站着,就好像双方是偶然相遇的路人。

小叶子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个人,好奇地边跑边不住回头张望:“喵了个咪的,这人是人是鬼……”

 

在小巷子里绕了一大圈,待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到南门口的时候,两人腿一软,差点跪坐在地上。

高大的石门旁约几丈远处,有一台巨大的浑天仪一样的装置,中间是一把悬浮的宝剑,剑柄倾斜向上指向正北方向。许多大大小小的圆环以剑为中心,以各种速度和方向在不停的转动。想必这就是禺期所说的“天灵”、中间那把剑就是古剑晗光了。如果二人能走到装置跟前仔细研究一番,说不定就能找出打开“天灵”、拉下“开关”晗光剑的方法。

前提是,两人能通过“天灵”前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偃甲守卫。

偃城的偃甲很可怕,被它们知晓你的目标在“天灵”就会变得更可怕。

大批的偃甲兽呲牙咧嘴地向他们逼近,后面还有大批的偃甲人举着枪弩助阵。远处似乎还有其他偃甲正在赶来。看这阵仗夏夷则和小叶子只觉得刚才还支撑着二人冲到这里的力气一下子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只余一身疲惫。

究竟有没有完……

然而,事已至此,也只能拼一场了。

几只偃甲狮子嚎叫着从乱哄哄的偃甲群中飞了出去。被围在正中间的二人,夏夷则彻底不再留情,十余只凝冰剑气护住二人周身,其余剑气在外横劈竖砍;小叶子左右开弓,两手拿着工具不停拆卸。两人一边打一边努力地向“天灵”靠拢。

两人渐感不支,数量的差距实在太大。小叶子拆偃甲的速度虽快,却比不上新的偃甲加入战局的速度;夏夷则灵力本就损耗大半,如今更是消失殆尽。更可怕的是,外围的偃甲们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战斗。一旦里层的偃甲败退,外围的偃甲就会迅速替补他们的位置,成为攻击二人的新的对手。

“可恶,……车轮战……”小叶子一口气没喘过来,剧烈地咳嗽起来,两条手臂也累得抬不起来。

夏夷则已经一支冰剑都凝不出来了,半跪在地上有些摇晃,仅能靠手中长剑支撑住自己。

看准了机会,偃甲们向着二人扑来。

眼看着“天灵”距离二人只有几步之遥却无法到达,而那一只只偃甲兽的利牙即将咬上喉咙,一支支长矛和弩箭即将刺入躯体,夏夷则心中一凉,闭紧了双眼等死。

 

……咦?

眼前好像多了什么。

夏夷则小心翼翼地微微睁眼,看到一道黑影背对自己站在前面。

……是那个一路上都在观察着他二人的人。

那人将手中长刀挥起,似乎只是在半空中向一侧横劈了一刀。

正扑上来要撕咬二人的一群偃甲兽,噗通噗通地落在了地上,直挺挺地一动不动了。

那人又从怀中不知摸出了什么,扔向半空中,然后一刀劈开。一丝细微的声音响过,穷凶极恶追击夏夷则和小叶子的偃甲人和偃甲兽全部瘫倒了下去,就像一滩烂泥堆在地上不再动弹。

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错觉,而铺了一地堆成小山的好像也不过是一堆木头金属之类。

夏夷则努力地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从地上支撑着站起身来,抱拳道:“多谢恩公相救。”

黑衣人道:“你差点就没命了。为什么要帮他,值得么?”这个“他”自然是指小叶子。

他声音颇为好听,只是透着一股子冷意,让人难以亲近。

夏夷则愣了一愣,道:“这……一开始只是顺手帮忙,并未想太多,后来一路上都在忙于逃命……便也未顾得及思考值不值得……”

夏夷则所说均是实言。平日里他经历许多大风大浪,看惯世态炎凉,早已惯于摆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如今真情吐露,到终于有了几分少年人该有的神情。

黑衣人扭头看他,虽有面具遮挡,但夏夷则知道黑衣人正紧紧盯视着他。

过了片刻,黑衣人方道:“呵,你倒是有趣。”

小叶子两眼又开始发光,他不知道又从哪里来了力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偃甲身上研究了起来,很快便激动地大喊:“原来是瞬间切断了偃心与其他部位的联系!大师你好厉害,教教我好不好?”他眨着大大的眼睛望向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红着脸一副期待的模样。

黑衣人紧抿着的嘴角几不可见的向上扬了一扬:“好啊。你拜我为师,我便教你,如何?”

小叶子呆住,挠了挠头,皱眉道:“对不起啊,我已经有师父了,他也是个很厉害的偃师!我、我不能拜你为师,所以还是算了吧……”

黑衣人仿佛早就料到他会如此回答,也不以为意。又沉默了一会,忽然道:“小叶子,假若说坚持寻找你的师父,你就会消失……你会放弃吗?”

 



评论(5)
热度(35)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