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9

抱歉这次更得晚了。


另外谢伯伯表示要找初七算企图挖墙脚拐他爱徒的账。

-------------------

9.

“消失”?不是“死”吗……黑衣人的措辞有些微妙啊。

“接下来,你若坚持寻找你师父,就会遇到极大的危险,甚至有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你若就此放弃,你和你师父都会平安无事。即使这样,你也要继续寻找他吗?”

小叶子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困惑的神色,然后惊讶道:“你是不是知道我师父?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

“回答我的话。”黑衣人语气毫无起伏,但透露出一丝威严。

“……不,我不会放弃。”小叶子摇了摇头。“空口无凭,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就是真的?就算两人分开比较好,我也还是要亲眼看到师父好好的才行!就算这样我会消失……至少我能确信师父平安!如果就这样离开,死了我也不会安心!”

虽然听起来好像不知天高地厚,夏夷则还是要承认小叶子的话让他觉得有些震撼。

隐隐感悟到黑衣人话中的含义,他向黑衣人确认:“请问恩公……所说是真是假?”

“句句属实。”黑衣人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神情,但似乎也没有进一步解释的耐心。

“那……既然有危险的是小叶子而非在下,不知能否请恩公帮人帮到底,击退这一路上的偃甲,帮助在下代为找到小叶子的师父?”

黑衣人看向夏夷则,似乎是觉得很有趣般地点了点头:“可以。”

“夷则!”小叶子吓了一跳。

夏夷则拍了拍他的肩安抚道:“你信不信得过我?那个乐无异不会针对我,由我去确定你师父的安危,若是他好好的我会回来向你报平安,如果他有危险,相信凭恩公之能,我们也能救他出来,关键是这么做能保证你的安全,一举两得,你看如何?”

小叶子愣愣地看着他,脸上慢慢地浮现出苦笑:“谢谢夷则,我相信你,也不是想要跟你客气,但是唯独在这件事上,我不能退缩……我知道师父还活着,也许他只是被软禁了,也许是他不想看到我,但哪怕只是一眼也好,我想见一见师父,看看他过得好不好……我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他了……如果我放弃了,我想在这辈子剩下的时间里我会一直思念并悔恨下去……”

眼圈有些发红,他有些慌张地一手捂住眼低下头去,不让别人看见自己丢脸的模样。

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直在为看不到重要的人而心焦,为救人而甘愿冒险。夏夷则看着小叶子有些发抖的手,想起妻子阿阮的笑容,心脏好像被人狠狠地捏了一把。

两人一时间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那黑衣人打破了沉默:“那你还不快去拉下晗光,要让你师父等到何时。”

“啊?哦!”小叶子挠挠头,想起来自己差点耽误了最重要的正事。

“我能让此处的偃甲停下一时,可不负责把它们永远停下。”

躺了满地的偃甲兵和偃甲兽发出了咔咔的响声,四肢挣扎着逐渐有重新爬起来的趋势,黑衣人向左侧迈了两步,似乎是找准了地上的某个位置,一刀插进地面,偃甲们登时又不动了。“再不把偃城停下,就算此处的偃甲被我压制,其他各处赶来的也够你们受的。”

远处隐隐有隆隆的声响,印证了黑衣人的话。

谢衣说的没错,小叶子与乐无异都是“他”,二者缺一不可,只不过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初七冷若冰霜的脸上似乎是有了一丝笑意,向小叶子嘱咐道:“对了,你师父要我转告你……”

小叶子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头顶上的呆毛也跟着立了起来:“你果然知道我师父!你见过他是吧!”

“听我把话说完!”初七又恢复了冷酷严肃的表情,“他说,握住晗光剑柄拉下,使剑柄指地,剑尖朝天,偃城就会停止运作,他感应到就会马上过来与你们会合……”

“真的吗!太好了!”小叶子高兴得跳起来,用力地在半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

“所以,他要求你务必凝神静心,一定要坚持到他赶来。”

小叶子愣了愣,随即微笑着郑重点头:“我明白了。”

 

 

两人快步走到“天灵”前,古剑晗光灵气充盈,许多看不出材质的大大小小的圆环以它为中心,悬浮在半空中不停转动,想必正是这些圆环使偃城的动力产生并流转。整个仪器十分高大,二人站在“天灵”的底座上,只能碰触到最大的圆环的底部。

想着凭小叶子的功夫,要跳上去改变剑的指向只怕是不如自己方便,夏夷则一跃而起,一手抓住正在运动的圆环边缘,借力一撑,已进入众多圆环的中心。他换了个头较小、速度较慢的环一手抓稳,待适应身体随圆环转动而变换位置的不适后,另一手够向中心处的晗光。

“住手!”一声大喝,只可惜为时已晚,夏夷则的手已经碰到了剑柄。

“噼啪”一声,夏夷则感觉自己像被雷劈中一般,一股剧痛瞬间从手传播到身体各处,接着一股大力将他推开,他狠狠地撞到周围的环上,然后从里面掉了出来,摔在了地上。

“夷则!”小叶子跑过来扶起他。

夏夷则龇牙咧嘴地张开眼,看到禺期飘在他眼前,想着这么疼也不说提前告诉一声,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前辈,你来晚了。”

禺期老脸一红,难得地没有张嘴就嘲讽:“谁叫你们不等我到就擅自动手。你还好么?”

夏夷则挣扎着爬起来,试着动了一动,还好,没什么事,身上的疼痛也在快速地消退。

“关闭‘开关’的活儿必须由小叶子来。你给我在一边歇着。”禺期转身朝小叶子抬了抬下巴,“你去。”

虽然看夷则的样子觉得这“开关”很是吓人,但小叶子也没有推辞,够着最大的圆环翻身钻了进去。进入中心后,他在一个横向转动的圆环上站稳抓好,确保自己站在晗光旁边,又不致因脚下的圆环转动而摔倒。身手利落,倒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笨拙,夏夷则觉得自己有时候真是把小叶子看扁了。

只见小叶子试探性地摸了摸晗光剑柄,什么事都没有。他朝夏夷则和禺期的方向笑着点了点头,让他俩放心。

夏夷则环望四周,盯着远处的动静,一边跟禺期小声地聊着:“前辈,这把晗光……难不成是只认剑主,别人都碰不得的那种宝剑?”

禺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挑了挑眉毛:“小子很聪明嘛,看来你知道不少了……不过晗光乃上古神剑,岂是如此小气之物,不过是某人为了防止他人随意动了手脚,才将‘天灵’制成只有剑主才能操控的装置而已。”

禺期扭头看了看不远处静立的黑衣人,撇了撇嘴:“原来是初七回来了,怪不得谢衣如此沉得住气。”

“原来他叫初七。”

正说着,小叶子在那边已经握住晗光剑柄,缓缓拉下。明明是悬浮在半空中的宝剑,却发出了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随着剑尖向上挑起,转动的圆环随之停止了转动。

远处的隆隆声响也消失不见了。四周一片安静,只有风吹过的飒飒声。

夏夷则松了一口气,刚刚提到嗓子眼的心脏放回了肚子里,疲倦感一下子笼罩了全身。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想着拼尽全力打架打了一早上,终于能歇一歇了。又想这回大概把那个乐无异得罪得不轻,好在他说自己要的东西不难做,希望待会见了谢衣能让他帮忙……

 

 

金属摩擦声再次响了起来。

夏夷则向“天灵”看去,却见小叶子紧握剑柄,正将晗光调整回原来的方向,剑尖重新向下移动。

众多圆环重新开始转动,随着小叶子动作幅度的增大,速度甚至比原来更快。远处的隆隆声由小及大,在场众人知道有大批的偃甲守卫在向他们的方向奔来了。而刚刚被初七控制住的偃甲们复活了一般,四肢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小叶子你……!!”夏夷则大惊。

他看不清小叶子的表情,对方一手紧抓晗光剑柄,另一手却扶住自己的额头,身体微微蜷缩,似乎正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夏夷则想冲过去看他,被禺期一把拉住:“别过去。”

片刻后,头脑中痛楚稍减,小叶子抬起头来,眼神已变得锐利而愤怒。金属摩擦声中,他竟将晗光从“天灵”中心处慢慢抽出,握着剑从圆环中走出,飞速转动的圆环似乎丝毫无法碰触到他。

轻轻落到地面上,由于刚刚与疼痛斗争,他喘得厉害。紧紧地盯着夏夷则与禺期,他痛心道:“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照我说的做,只要留在原地等我就好?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逼我……我不想我或者小叶子中任何一个人消失……但对你们来说,这样的结果才是你们想要的吗……”

 

糟了。眼前之人,不是小叶子,而是乐无异……

 

---------------

敌对首领(Boss)【乐无异】上线了。装备:古剑晗光x1,偃城x1。装备掉落:未知。

【小叶子】离开队伍,【初七】加入。

 

(敌对boss你个大头鬼啊揍,把我们小天使乐乐还来!

咳咳咳作者表示她的恶趣味就是把喜欢的角色变成boss(。


评论(6)
热度(2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