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10

依旧是更得很晚QwQ不过马上就要到揭示真相的时候了。

10.

 

乐无异缓缓举起手中的剑。

身后响起了低沉的笑声。

夏夷则回头,看到初七笑得开心,甚至露出了牙齿,完全没有了一开始淡漠从容的模样。初七周身刀气四散,将周围尚不敢轻举妄动的偃甲镇退数步,接着他一跃而起,落在了夏夷则与乐无异中间,笑道:“谢衣不让我对小叶子出全力,我只好想办法帮他把你钓出来。好在计划成功,乐无异,我可是太久太久没有跟你打一架了。”

乐无异无暇理会初七话中深意,皱眉道:“闪开……我没空跟你胡闹。”

小叶子不断的反抗造成持续的头痛,令乐无异难受又烦躁。最开始发现小叶子的存在时,乐无异醒来总是很容易便将小叶子压制住。可是随着小叶子反抗意识的增强,乐无异的头痛也跟着更加剧烈,持续的时间更长。尤其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都过去了那么久小叶子还在不服气的闹腾,令乐无异在疼痛的同时也感到了些微的眩晕。

初七看出了乐无异的不适,不过他没准备因为这个就放弃与他过招的想法。磨嘴皮子他是比不过谢乐这师徒俩,行动力倒是一等一的好,干脆二话不说直接一刀向乐无异头顶砍下。

夏夷则一声惊呼,伸手拍向初七肩膀,想要从背后拉住他。初七感觉到了夏夷则的动作,没有躲闪,却也没有放弃砍人的动作。

眼前人影一晃,只见初七还在原地,刀已经直直地砍入了地面中。乐无异依旧是扶着头,人却飘出了一丈开外。

这……好快的身法。

初七扭头看向夏夷则:“看到了?有时间担心他,不如想想你自己。接下来,你就老老实实地在一旁观战吧。”话未说完,人已经瞬移至乐无异跟前,连挥了数刀。

乐无异一一躲过,心知今日若是不与初七一战,大概此人会一直纠缠下去。他放下扶住额头的手,强打起精神,怒视初七道:“好,我奉陪……别以为你有张跟师父一模一样的脸,我就会手下留情!”

初七嘴角上扬:“求之不得。”一刀斜斜劈下,改攻乐无异下盘。却见刀刃只在乐无异衣角滑过,原来又是被他躲了过去。

夏夷则心里一紧,忍不住又要上前帮忙,却被禺期一手牢牢抓住,动弹不得。禺期将他生生拖着后退了几步,来到一处墙根下,按着夏夷则坐下来,皱眉道:“两个老头子打架,你凑什么热闹。”

……老头子?夏夷则看了看乐无异那稚嫩的脸庞,又看了看初七面具下露出的嘴角。皮肤都很光滑,可不像是老年人。

当然,高龄之人不一定都是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比如夏夷则的师父,因为修仙得道,也是一副少年的面庞。可修道讲究平心静气修身养性,不论是小叶子还是乐无异、初七,看着可都不像是修道者。不过夏夷则在偃城见到的怪事已经够多,就算小叶子或者乐无异真的是古稀老人,对他而言也不算什么了。

禺期捏了个诀,地面上出现法阵光圈,在二人周围形成了一层淡紫色的球形透明屏障。“放心,谁也死不了。不过这二人打架从来就没有个轻重,先保护好自己省得被殃及。”言罢,他便低头打坐闭目养神,不再搭理夏夷则。

乐无异改守为攻,身形仿若鬼魅,数道残影围绕在初七周围,片刻间已经出了数十剑,就好像是好几个乐无异在一起袭击初七。初七看都不看,轻移长刀护住周身,挡住了乐无异的所有攻击。虽从容不迫,却也没有余裕倒出手来再对乐无异出招。

如此对了数百招,乐无异突然向后退出几丈远,将晗光古剑插在了地上,然后一只手伸向空中。

夏夷则记得小叶子说过,他法术不好。不过眼前之人的法术修为,实在是深厚得堪称吓人。哦对了,眼前之人是乐无异不是小叶子。

眼看着大片的乌云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偃城上空,阳光灿烂的晴空瞬间变为黑夜。

震耳欲聋的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乐无异手落下,指向初七。空中便有数道闪电,带着噼里啪啦的刺耳声音,顺着偃城中心高塔、四周城门及城中其他建筑物攀下,汇聚在晗光剑上,合成一股后向初七劈去。

初七竟不闪不避,生生承受了雷击!

一股烟雾散去,夏夷则定睛一看,刚刚初七站立的位置上,插着初七使用的长刀,已经变形不能使用。初七站在不远处,讥讽地说道:“还不用出你的看家本领么?”

原来刚刚初七用了幻术,让自己的长刀承受了雷击,而他本人早就躲在了一边。不过这样一来,他也就没有武器可用,接下来难道要赤手空拳应对乐无异的神兵晗光?

乐无异数招不中,小叶子又让他头痛欲裂,血气翻涌,心中不禁难以保持平日的冷静,只想快快结束争斗再解决小叶子的问题。但他仍努力挤出笑容,回敬初七:“我看家本领数都数不过来,你想见识哪一招?”

不等初七回答,他已念起咒诀,衣袂翻飞,巨大的法阵浮现在整个偃城的地面上。法阵所及之处,地上均出现大大小小形状整齐的缺口,地面不住震动。

初七带着赞叹的目光,看着法阵范围内不断从地下爬出的无数偃甲守卫。刚刚在场的偃甲兵与偃甲兽加入了这个队伍,集体挥舞着凶器,张牙舞爪地扑向对手。城中四处散布的小型建筑物化作一个个偃甲巨人,伸展了自己的四肢,改变了趴伏的姿势,站立起来,不断向初七靠拢。

而城中心的高塔上,塔身外壳上的黑色砖瓦不断剥落,在半空中下落的过程中长出了翅膀,化作了一只只有着尖利的喙的黑鸟,扑腾着改变了飞行方向,成群的冲向初七。

各类偃甲身上带着乐无异引来的雷电,像潮水一般充斥着偃城的街道,涌向战斗的目标。夏夷则和禺期靠着牢固的术法屏障才没有被这潮水带走。许多偃甲身不由己地被屏障和其他偃甲两面夹击,挤得变了形。偃甲潮挡住了二人的视线,夏夷则无法看到初七怎么样了,是否已经被乐无异击败,还是有其他逃出生天的奇特招数。

 

在这震天的冲杀喊声与偃甲机关撞击的声音中,夏夷则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叹息。

 

“够了,无异。” 



--------------------

打斗过程有参考HELLSING。另外由于设定的缘故,初七OOC是我故意的,大家见谅~

评论(10)
热度(36)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