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11

11.

 

时间仿佛停滞了。

就像是滚烫的岩浆瞬间冷却变成了岩石,偃城内的偃甲都静止不动了。只有空中那大片大片的成群黑鸟,盘旋一阵,又回到了高塔之上,变回了坚硬的砖瓦。

地面上偃甲们停住脚步,站立片刻后终于开始动了。它们向来时的方向缓慢地撤退,就像知晓节日庆典已经结束的人们,浑身充满了无精打采,刚刚的杀气冲天仿佛只是一场梦。夏夷则看到初七仍站在原地,抿紧了嘴唇,似乎是对事情的发展有所不满,但不再说话。在这退去的偃甲潮水中间,渐渐分出了一条道路,一名白袍男子沿着这条路向乐无异走来。

这条临时的小路逐渐变得宽敞,两边的偃甲努力地靠向两边、拓宽道路,似乎对这名男子充满了敬畏之情。

白袍男子黑发梳在脑后编成一股长长的辫子,右眼上戴着单片眼镜,面容俊朗,姿态优雅。乐无异用晗光支撑着自己已经有些摇摇晃晃的身体,看着对方走到自己身前,眼里带了些绝望和委屈:“师父,我不想让我或者小叶子中任何一个人消失……小叶子有他自己的思想,他就像是年轻时的我,就像我的兄弟……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

这名白袍之人,就是乐无异的师父谢衣。谢衣一手扶着乐无异的身体,一手接过他手中的晗光,微微有些皱眉:“傻孩子,早就跟你说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为师不会让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消失的。”

大量的灵力损耗与头痛令乐无异站立不稳,他头靠在谢衣肩头,有些虚弱地说:“哈,师父你总是这么说……好几年了,你从来就没有实现过……”

谢衣微微皱眉,似乎是内心有些挣扎。他顿了顿,苦笑道:“那为师今天就证明给你看,如何?”

“好,就请师父现在证明给我看……”

“……待会你会很疼、会受伤,无异你一定要坚持住好吗?你放心,为师马上会为你治疗,不会让你有事的。”

“好,我相信师父。”小叶子依旧在乐无异的头脑中胡闹,乐无异有些恍惚的想着,是不是师父接下来做些什么,就能让小叶子安静下来呢?头好疼,好想就这样倒在师父怀里好好睡一觉……

“好。”谢衣揉了揉乐无异毛茸茸的头,另一只手扬起了手中的晗光剑。

乐无异的半条手臂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小小的弧线,落在了地上。

 

事情太过突然,夏夷则几乎是愣了好久,才大喊出来,想要冲过去,却被禺期的法术屏障锁在了角落里动弹不得。禺期用力地扯住激动的夏夷则,吼道:“别乱动!搞清楚情况再冲!还不仔细看着!”

夏夷则正要反驳,听了禺期的话,回头一看乐无异,倒吸了一口凉气。

与夏夷则想象的不同,乐无异胳臂上的创口稀稀拉拉地洒了几滴血,便止住不再流。

伤口断面中露出的,是尚在运作的各种精密偃甲零件与仪器。

 

乐无异少了半臂,把握不住身体的平衡,彻底倒在了谢衣的怀里。他惊慌失措地挣扎着,不停地想要从谢衣的怀里挣脱。谢衣紧紧的抱住他,防止他摔倒。他搂着乐无异跪坐在地上,捡起地上的半截断臂,地面上迸发出绿色光芒,法阵已将二人包围。乐无异的上臂与断臂的创面上延伸出许多细而柔软的绿色光线,线与线碰头后即融合成一股,牵引二者重新合而为一。

乐无异终于知晓师父砍断他手臂的意图,也知晓了“治疗”的含义,这却引发了他头脑中更大的混乱。他慢慢平静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师父:“师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无异虽然不再乱动,身子却不停地颤抖。谢衣心疼的抱着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半晌,他轻轻地问:“你不记得几年前在塔顶的葡萄园,你对我承诺过什么了吗,无异?”

几年前?葡萄园?乐无异迷惑地想着。他记得在塔顶的葡萄园他与师父说过许多许多话,说过偃甲的制造,说过故人与仍健在的好友,说过葡萄的长势,说过与初七打架打到死去活来,还说过其他的什么,可乐无异觉得这些都不是师父想问的那一句话。想来想去,他竟然真的不记得向师父许诺过什么,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慌乱从心底逐渐蔓延出来,乐无异感到了寒意。

 

这时他却听到身体里的另一个声音清清楚楚地对师父说:“当然记得。我说过,我会以另一种方式活下来陪着师父,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寂寞。”


---------------

今天少更些,下一更开始写几年前发生了什么。

评论(8)
热度(29)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