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12

12.

 

乐无异很年轻的时候,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偃术为何物。那时已经立志要做偃师的他有一个梦想,他希望世人都能认可偃术的威力,希望偃甲能够更加广泛地应用于世人的生产与生活,让大家活得更加舒适惬意。

经过乐无异与他师父谢衣不懈的努力,偃术终于得到认可与推崇,偃师成为了世间最令人尊敬的职业之一。但令乐无异没有想到的是,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改善多少,相反却给他们师徒二人带来了不少麻烦。寻常百姓只能利用水车等简单、初级的偃甲减轻劳作的负担,稍微复杂一点的偃甲就逐渐成了只有富人才能享用的奢侈品。尤其是世人皆奉“大偃师”之术为圭臬,谢乐师徒二人的作品是富豪们在黑市竞拍的对象,非天价不可得。

在这样令人尴尬的情况下,乐无异与师父在静水湖的生活不再平静。许多人找上门来,为了各种千奇百怪的“没有偃甲救命就活不下去了”的理由,只求能从大偃师手中求得一件偃甲。但谢衣、乐无异二人知道,在这些人当中,真正需要用偃甲救命的,一百个人里面也没有一个。更过分的是,有许多不法之徒,乘二人外出之机潜入静水湖,或暗偷、或从偃甲守卫手中明抢偃甲,更是有不少偃甲在这个过程中被损毁。这其中有几件还是谢衣的心爱之作。

乐无异一怒之下,在静水湖中建立起了可以自行制造偃甲的偃城。而偃城本身,就是一座巨型的偃甲。

之后,谢衣和乐无异过了几年安静日子。最初的怒气过去后,乐无异却有些心虚了。为非作歹之徒进不来了,却把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们也一并拦在了外面,就连友人们往来的也少了。谢衣虽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照常出门帮助他人,但乐无异知道他对制造偃城一事是不大赞同的。

所以,乐无异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件,是改变这种富人与强取豪夺之人把持偃甲的现状。第二件,则是改造偃城,不能让它反而变成束缚师父和自己的牢笼。不过在这些之前,他还另有一件更加紧急的事情要先完成。

这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乐无异躺在高塔顶层花园的竹椅上,看着谢衣站在不远处的葡萄架下摘葡萄。无论过了多少年,师父仍然像初见时一样年轻,面容俊朗,温和儒雅。乐无异抬起自己的手,看见手背上是一条条的细纹,还有几颗老年人才有的斑点,就像枯败的老树。他知道自己的脸上也全都是皱纹,双眼也已浑浊,不似年轻时清澈。满头的白发,更不像以前是栗色且有光泽。

“尝尝今年的葡萄怎么样。”谢衣将一粒剥了皮的葡萄塞进乐无异的嘴里。

乐无异一抿嘴,甜美的汁液就在口中蔓延开来。这几年他的牙也有些松动了,吃不了太硬的东西,好在葡萄并不需要怎么咀嚼。

“比去年的甜了好多,我记得今年这种子还是老哥的小曾孙带来的,西域瓜果的质量果然好。”乐无异说着,一抬头,看见谢衣脸上的复杂神色一闪而过,然后师父有些慌乱地换回那副常见的温和笑容。

啧,又来了。

最近一段时间,谢衣总是在乐无异不注意的时候,就会露出一副悲伤而寂寞的表情。夜里有时他以为乐无异睡着了,就会悄悄地坐在乐无异的床边,在黑暗中默默地看着乐无异,就这样看上好久。

乐无异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谢衣也知道。

乐无异这一生,衣食无忧,又比一般人长寿很多,更重要的是能够以自己最喜爱的偃术作为一生的事业,且与此生最重要之人,也就是他的师父携手共度一生。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现在就让他这样安然离去,他也没有任何遗憾。

只不过……

他的师父谢衣,在遇见他之前,曾经在百余年当中一直独居,一人看尽这世界的沧海桑田。但在遇到他之后,谢衣却对他说,幸好我遇见了你,今后,大概我再也不会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吧。虽然这话谢衣这些年不大讲了,但乐无异也觉得他不会再适应一个人了。

可是他又记得师父说过,徒弟可以再收,一起生活的人,也只能是你了。

师父,你这样,让我如何放心离开。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乐无异一直纠结于自己死后会怎样的问题。怎样才能不让师父不再露出那样寂寞的表情?死后变成鬼或者等自己转世后再来找师父?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虽然人们都认为有轮回转世,可天下愿以生死相许的有情人如此之多,来世再聚长相厮守的美好结局为何仍只能在传奇话本中出现,现实中不曾见过一例?何况师父虽具有谢衣作为人的一切记忆及情感,但他的身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一具偃甲,所以才能一直保持青春的容貌和具有超长的寿命。但即使是偃甲也终有消亡的一天,如果将来真有这么一天,来世的自己找到静水湖,却发现师父也已不在了怎么办?另外,师父之所以是偃甲却能作为人存在,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偃甲由灵力驱动,多年下来师父的“灵”已经具有了灵魂的特点。但不论如何像“魂”,灵也还是灵,不能真正变成魂,不会进入轮回,一旦偃甲消亡,只怕灵本身也要随之消散。偃甲,是没有轮回的……

所以,乐无异不想寄希望于轮回转世这种没有把握的事。

好在,他虽然已垂垂老暮,但脑子还算清醒,手脚也还算麻利,继续摆弄他心爱的偃甲还不成问题。

谢衣微笑地看着乐无异吃掉葡萄粒,本想再喂一些,自家徒儿却抬头认真地对他说:“师父,虽然你说生命只此一次,绝不重来……但我会以另一种方式活下来陪着你,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寂寞。”

谢衣一惊,来不及反应,只觉得一阵眩晕,倒在了徒儿怀里。

“对不起,师父。待你醒后,徒儿甘受惩罚。”乐无异将师父抱到房中扶他躺好,转身又去了偃甲仓库。

在仓库的角落里,藏着乐无异精心制造的一具人形偃甲,“他”有着乐无异年轻时的容貌,与作为人应有的对外界事物的一切可能反应。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乐无异需要做的,就是用灵力将自己的所有记忆与灵力灌输给这具偃甲。

待师父醒来时,就会发现一个年轻的乐无异,就像许多年以前他见到十六岁的乐无异那时一样;但这个乐无异又有着二人百余年来的种种回忆,更会陪同师父一起将偃术传承发扬下去。

师父,希望你会喜欢。

 

 

制造偃甲分身、反复进出高塔、遇到夏夷则等等小叶子所保留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入乐无异的脑海,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却并不难受。相反,刚才几乎让他疯狂的头痛却随着记忆的交融,快速的消失了。

谢衣运起灵力,手指轻轻按在乐无异一边太阳穴处,引导他脑中的记忆融合。乐无异看着师父的脸,有些开心的笑了起来:“师父,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说着,他合上了双眼。

谢衣向禺期及夏夷则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放心,他只是灵力消耗过度,睡过去了而已。”

 

---------------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更完结,交代小叶子产生的原因及与乐乐的具体关系问题。结局会是HE的,应该。(

意外发现与南楚之山太太的《宛如朝露》撞梗了,实在抱歉,但我确实是一开始就把这样的所谓真相与结局想好了,所以也没办法再改了见谅(笑哭)。

关于乐乐的武力值问题,大家要对乐乐的智商及勤奋有信心!十几岁就能(和小伙伴们一起)把半神的太师父这样那样的乐乐,到老时当然是修为称霸武林冠绝天下了!(

还有,记得文中乐乐刚出场时有人猜乐乐是精分,有人猜小叶子是偃甲,恭喜大家,你们都猜对了。


评论(7)
热度(36)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