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1

混混七x民警乐,还是和小伙伴们一起脑补的逗比梗。有新梗就当做单元剧更,没新梗就把这个小故事写完了算完结。我不是专业人士,靠着对派出所的一知半解写了这个,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告知,谢谢!OOC有,逻辑混乱有。

 

1.

 

临近年关,一路上张灯结彩,堵车不断。晚上快九点钟的时候,民警乐无异终于赶到了纪山街派出所里。穿过走廊,走进叫好声与惊叫声此起彼伏的办公室。

十人间的大办公室里,除了值夜班的小刘和大泉,还有几个不该这个时间出现在单位里的同事以及其他所里的人,大家嗑着瓜子端着茶缸,搬了椅子挤在台式电脑前看着视频。

看见乐无异进来,小刘赶紧招呼:“无异你还真来了啊?快过来坐,一起看!”说罢把视频又快退到开始的部分。其他人也没意见,明显还没看过瘾,一个个端着大茶缸子和香烟乐呵呵地准备跟着刷前半场的二周目。

“什么啊这是……”

乐无异坐下一看就明白了。

正在播放的是一个路口的监控录像,乐无异一看就知道是本所片区里一处建筑工地的后面的小路上,这里少有人经过,要不是挨着一个停车场正好有摄像头能拍到这里,到了月黑风高夜倒确实是抢劫强奸杀人越货的好场所……咳想多了。画面上显示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之前,那会路灯已经亮起,拍摄光线倒还不错。

画面上,一名男子正赤手空拳地面对六名持械之人的袭击。看那六个人衣着行径,应该就是附近流窜的混混。

乐无异知道为什么小刘要叫他来了。

空手的男子留着长发,随意地在脑后扎着马尾,一身深色衣服。对方六人手里拿着木棍、钢管等物,有一人拿的是砍刀。空手的男子本来在路上走着,对方六个人突然从路边窜出,二话不说直接朝这名男子扑了过去,可见他们就是冲着这名男子来的。空手男子不慌不忙,先是闪身躲过了最先一人的攻击,然后一手握住他拿着钢管的手腕,另一手一肘撞在他胳膊的麻筋上,对方登时握不住了,钢管一把被男子夺了去。

“好!”看录像的人堆里有人叫起好来。

乐无异鄙视地看了叫好的人一眼。

男子拿着钢管,仗着自己动作灵活,与六人对打竟是毫不费力,对方伤不到他,反倒是他,左边一敲,右边一杵,几次把人打趴下。看这意思,这男子1V6完胜不说,还能全身而退。不过此人打架冷静得可以,专门避开要害,对方一群人倒是好勇斗狠,似乎是今天不让此人挂彩就誓不罢休,双方缠斗了半天。

民警们看监控录像跟看拳击比赛似的,一个个倍儿投入,一边“好!”“上啊!咬他!”地喊着,一边端着茶缸子手脚一起比划,也不怕水泼出来。乐无异在心里不屑的吐槽:干啥玩意儿这是,也不注意一下身为国家机器人民警察的形象,当案件证据是欧美……

“啊!”乐无异跟其他人一起惊呼起来。

屏幕上,一个混混趁男子不备,从背后死死搂紧该男子令他动弹不得。另一人抓住机会,抄起家伙就要向男子腹部捣去!男子一时挣脱不开,狠狠踩了身后人一脚,利用身后之人呼痛放松的时机,不知怎么做到的,竟是双手撑在了身后人的肩膀上,翻身撑在那人头顶,又落在了那人身后。

一群民警都看得呆了。大泉自言自语地说:“这货以前难不成是学体操的……”

画面上混混们终于被打趴,深色衣服的男子准备离开,忽然站住了。顺着他的视线,能看到远处有一点光源一闪一闪,是警车来了。男子似乎打定了主意,站着不动,身后一个混混爬起来,拿着刀朝他打了过来,他没有回头,生生用后背挨了这一刀。

办公室里的民警都安静了一瞬,然后又沸腾了起来:“看到没有!他绝对是故意的!”“擦这种高手以前我咋没见过!在警校那阵儿早见到他绝对给他塞一千块让他去痛扁教官!”

这一群不怕事儿大就怕没事儿的。乐无异扶额。

录像的最后,三辆警车在几人跟前停下,小刘和大泉等几个人从车里出来,将几人铐起来按进了车里。

录像播放结束,众人作鸟兽散。小刘关了播放器,转头对乐无异说:“看到了吧?上回你跟我说帮忙盯着他,结果这回出了这事,我马上就想到了你。刚才先带他们去医院处理了一下伤情。待会那几个混混我们分头去问,这个大的就留给你了。你记得跟老大打个招呼,我记得上次他也同意以后这个人的事都归你盯着,他还说这人身上线索不少,跟咱街上那几条地头蛇好像还都有点交集,让你深挖。”

乐无异拍拍小刘的肩:“谢啦,兄弟~”想了想,又掏出一包烟塞到他口袋里。

小刘眉开眼笑:“客气~”

乐无异一转身,才看见闻人羽坐在一边。“闻人?你怎么也在?”今天也不是她值班。

闻人羽一脸无奈:“今天下班我就没走成,上回江陵园小区的那家儿媳妇和婆婆又打起来了,指名非要我调解,说是要死人了,那家人你懂的,汗……结果调解完我就听大泉说出了这个事,知道你肯定会来,估计所里也需要人手,就干脆多呆了一会,反正我又不着急回家……我陪你去询问?”

乐无异头上的呆毛都立起来了:“那太好了!”

闻人羽跟乐无异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长大了一起进了警校,毕业后一起到了纪山街派出所。闻人羽虽然是女孩子,但比许多男孩子还要靠谱许多,工作上的事情有她帮忙,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先说好了啊,我只负责作陪,你负责询问,你负责记录。”

“……”

 

乐无异和闻人羽进入询问室,监控录像里的主角,梳着马尾的穿深色衣服的男子,老老实实地坐在屋里。

不动弹的话,这人还真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啊。看着对方俊俏的面庞,乐无异有点出神地想。只是他右脸上那泪痕一样的刺青是怎么回事……一般街上的小混混不是都喜欢描龙纹凤的吗。

看到乐无异,他微微皱了皱眉:“怎么又是你。”

乐无异眉毛一立:“这话该我说才对吧!你就不能消停两天,怎么总是惹事?”

男子皱眉的表情不变:“今天不该是你值班。”

“你怎么知道的?!”乐无异心里默默地卧了个大槽。不是吧难道这货在所里有人!?怎么连我们值班表都知道!?

“……我猜的。”

“少来,给我说实话!”

那男子依旧面瘫脸说道:“自上次你值班时碰到我打架到现在一共过去二十三天,第一天值班的是你们所里那个叫老王、小王的和一个戴眼镜的胖子;第二天是你们喊做大泉和小刘的,还有谁我不知道,今天他们也在;第三天是一个金鱼眼的、一个精瘦的和一个胳膊上有疤的;第四天是……”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信了……”乐无异痛苦地扶住了额头。他总不会是每天都暗搓搓地观察所里是谁值班吧……乐无异不敢去想。

“……总之,今天值班的应该是小泉和小刘,不是你。”说完这句,男子就不说话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关心乐警官的嘛!”闻人羽突然冒出来一句。乐无异扭头看她,只见她不知想到了什么,两眼闪闪发着(绿)光,笑得有些奇怪。

“还好。”对面的人很正经地答道。

乐无异抖了一抖,决定还是开始干正事。打开电脑笔记本,在笔录模板上的“被询问人姓名”一栏填写上“初七”二字。毕竟是接触得多了,乐无异一边写还一边跟他聊:“初是你的姓吗?七是你的名字呢,还是你排行老七才叫七的?”

“……忘记了。”

真真是气死人。

乐无异放弃了再次尝试的努力,轻车熟路地敲下:“年龄:不详;身份证号:不详;住址:无固定住所……”

想了想,他还是问了一句:“你的学历?”

叫做初七的男子歪头想了一下:“我不记得自己上过学。”

乐无异翻白眼:“那你是文盲?”

初七点点头:“那就是了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文化水平高着呢!我不认识的生僻字你都认识!这也不知道那也不记得,你是失忆了吗!?”

“是。”

大雨中的医院大楼。初敏俊身着深色笔挺西装,站在单人病房中,看着睡着的乐颂伊苍白的脸色,从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裂痕。身边的医生有些紧张地解释道:“初总,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但是对乐小姐的病情,我们无能为力……”

初敏俊受不了爱人得了绝症的打击,冲入外面的雨幕中,在马路上狂奔。横穿马路时,突然一辆卡车亮着灯鸣着喇叭撞来……

乐颂伊的病情被证实是误诊。乐小姐兴奋地向初敏俊奔跑过去:“阿娜答,我康复啦!”初敏俊面无表情地歪头看了看她:“你哪位?”身边的医生有些紧张地解释道:“乐小姐,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但是对于初总的失忆,我们无能为力……”

……喵了个咪这都什么玩意儿!

乐无异飞快地晃了晃头甩掉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象,心里默默念着这一定是因为我最近被阿阮逼着连看了五部韩剧而且没睡好的缘故!

闻人羽奇怪地看着他的举动。

似乎是为了掩饰,乐警官摆出一副要掀桌的架势:“你这种态度是不对的!面对公安机关要摆正思想态度!坦白从宽!……”

(乐无异对初七进行思想工作25分钟,略)

乐无异说了半天,口干舌燥,喝了口水平复一下情绪。看着对面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的人,他叹了口气,吓唬道:“你这叫参与聚众斗殴知道吗,为什么打架?”

“他们先打我的。我没有参与聚众斗殴,我没聚众,而且是正当防卫。”

你看看,法律术语都出来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为什么打你?”

“……不知道。”

“……他们是什么人?”

“是马老二的人。”

终于问到有用的信息了。

 

 

TBC


评论(23)
热度(67)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