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2

我胡汉三爬上来更文啦!

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羊羊得意,平安吉羊!

 

2.


乐无异想起了几个月前的一个传闻。

纪山街地区鱼龙混杂,称得上是地头蛇的主要有马老二、李瘸子和大罗。其中马老二和李瘸子多年仇怨,几乎是事事对着干,倒平白便宜了原本势弱的大罗。几个月前,就是初七打架地点旁边的这个工地,建筑项目招标,李瘸子放了狠话,说是这个标他定下了,别人别想染指。据说当时马老二就是找了初七,将李瘸子的人打到毫无还手之力,最后标愣是被马老二投中了。

当然这只是传闻,肯定有夸大之处。初七再厉害,马老二也不可能只派他一个去挑李瘸子那么多人。而且这事神就神在公安至今没有收到过双方有过冲突的消息,事后也没听说有谁受伤之类,不然乐无异他们就不会让初七几个月来过得这么舒坦了。所以说传闻就只是传闻,但乐无异觉得初七投奔了马老二一说,可能性倒是很大……那如今马老二派人教训初七这个“自己人”,就值得研究一番了。

“我听说你不就是马老二的人么?他怎么还要找人来打你?”乐无异一副不经意间提起了这个话题的样子。

“我不是马老二的人。”初七看乐无异的眉毛又挑了起来,又加了一句补充,“他曾经给我不少钱,想让我为他做事,我拒绝了。”

纪山上的马家寨子里,膀大腰圆的土匪头子马老二身穿熊皮袄,满脸横肉。他轻易地制住初七姐儿的反抗,淫笑道:“你叫啊,喊啊?今天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乖乖地做我的压寨夫人吧~~哈哈哈哈哈……”

初七姐儿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但毫不示弱,毅然道:“我就是死,也绝不屈服于你!”说罢一把挣脱了马老二的钳制,一头向旁边的石墙撞去!

……乐无异觉得应该一头撞死的是他自己。

闻人羽有些担心地问:“无异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们继续!”嗯,一定是因为上周末看的IMAX版的电影《智取XX山》,导致自己最近几天一直有些头晕,嗯。

乐无异一抬头,看见初七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明明是一派淡然,他愣是觉得里面有了点视死如归(?)的架势。清了清嗓子,他问:“为什么拒绝?”

“上次我就是为了有口饭吃,看他给钱就帮他了个忙……但我觉得这种日子不是我该过的生活。所以后来他拿着钱来找我签合同的时候,我没有答应。”

“那你现在为谁工作?”

“我现在没有工作……我不想给马老二和李瘸子这群人打工。”

……原来如此。

记得有一部电影里说过,人生就像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步行——走左边,安全;走右边,安全;走中间,危险。就算是做混混,也是这个道理。不论初七投奔了马老二还是他的仇家,他的日子肯定比现在要清净很多,毕竟“老板们”之间有了利益冲突才会需要手下的打手们出人出血。而如今初七拒绝了马老二,又没有投奔其他人,马老二当然心中烦躁——毕竟一个空手的初七抵得上十个全副武装的小混混,就像没拉环的手雷,岂是街上卖的纸糊的炮仗可比。趁着手雷还没被别人用来炸到自己,当然要揣到自己兜里,揣不进去就要销毁了以防进了别人口袋。

打架的缘由算是清楚了。考虑到初七没有案底,且头脑冷静不愿惹是生非——毕竟上次抓到初七打架也是对方先挑的事。乐无异觉得应当引导他走上正途,同时还要保护他在今后也能够不受街上这几家地痞头子的伤害与影响。好在马老二这回算是吃了个大亏,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再来找麻烦,乐无异有时间厘清他的思路。

 

第二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

小刘一把抓住乐无异的胳膊,神神秘秘地说:“你家那个初七的伤情鉴定结果出来了。”

乐无异皱眉,给了小刘一肘:“啥叫我家那个初七。结果怎么样?”

“你猜怎么着,对方六个人,加上初七,全部都是轻微伤!初七的轻微伤就是他最后挨那一刀形成的!”

初七受的那一刀,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是故意挨的,但因为没有明确证据证实,初七在录笔录时也坚称是对方趁他不备偷袭他造成的,造成的伤害只好算在那六个倒霉蛋身上。换句话说,这六个混混成立聚众斗殴罪基本没跑儿了。而初七的反击行为因为是正当防卫,又特别配合公安工作,倒是什么事都没有,依旧可以每天悠哉地轧马路和发呆。可乐无异知道,这次的事件也充分说明了初七是个多么危险的人物。希望他能像自己看到的这样,人不犯我,我就不犯人,不然乐无异绝对不会放过他。

小刘一脸崇拜加钦佩的表情,两眼闪闪发光:“哥们儿,想不到你是这种人,这么厉害的人物你都不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光自己独吞了!”

“你想认识自己搭讪去,关我毛事!”

“咦,不是都说那个初七格外中意你吗?”旁边的大王、小王等其他几个人加入了对话,满脸八卦。

“喵了个咪的,是谁说的!”乐无异誓要揪出幕后黑手。

众人顿时作鸟兽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纷纷装傻。

纪山街派出所所长程廷钧板着脸进了大办公室,将手中的报纸重重摔在了桌上:“你们看了今天的报纸没有?!平时我就告诉你们好好锻炼搏击本领,你们看看初七,一个混混,1V6完胜!你们扪心自问,能做到吗!”所长一脸痛心,“什么时候我才能看到我们人民警察勇斗歹徒1V6完胜的新闻!你们每天坐办公室时间都太长别怪群众对我们有意见……”

乐无异不怕死地凑近了看,是《A市晚报》的社会新闻版块,标题是《纪山街惊现武林高手空手一对六无伤完胜》,记者署名为“露草”,明显不是本名。初七其实也受了伤,不过这种报道总要有部分是基于传闻写成的,也情有可原。好在这篇新闻没有吐露涉案人姓名,更没有照片,不然只怕会比较麻烦。有时间问问阿阮认不认识这个“露草”好了。

程所长逮到乐无异便是一通教育:“无异啊,不是我说你,你的格斗分数到现在也没超过闻人吧?不该好好反省一下吗?!”

“老大,‘不是皇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啊……闻人羽的格斗成绩当年可是警校全年级第一,我们一时半会怎么超得过……”乐无异扶额,惊觉接下来老大还要继续说教,马上转移话题:“老大我出去找初七来领鉴定通知书!”

然后飞快闪人。

程廷钧向走廊里一瞅,这小兔崽子早没了影,倒是看见闻人羽扶着一个姑娘从另一间屋里出来,旁边还站着三个人,看起来是那小姑娘的爸妈和男朋友。小姑娘情绪还算稳定,但眼睛都肿了,明显是刚刚哭过。闻人羽小声劝着,把人送出了所,转身向程廷钧走来。

两人站在走廊里,程廷钧低声问:“什么情况?”

“是猥亵。”闻人羽皱眉,“听被害人描述,跟前天报案的另一起猥亵行为基本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所为,两次均是行为人戴墨镜口罩针织帽,专门在黄昏时分出没,提前锁定目标,跟踪被害人到偏僻地点后进行猥亵行为;两次作案都在纪山街上。这个小姑娘是昨晚案发后就报了案,我电话里跟您提过的。但当时她情绪很不好,我今天找她又取了一次笔录。”

“能缩小嫌疑人范围吗?”

“就现在掌握的线索来看……很难。这人脸捂得严严实实,身高体型又都是大众款,两名被害人案发时极度害怕,也没能注意到更多有用信息。”

闻人羽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其实是有主意的。她观察着程廷钧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所长,要不您看,由我……?”

程廷钧了然地一笑,不愧是我亲手带出来的徒弟,有担当,又聪明,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不过嘛……他看着派出所大门,坏笑着眯起了眼睛:“到年末了,你是所里内勤,还要忙年终总结考核这些事情,这个案子你就别掺和了,我另外再安排别的人去办。”

哼哼,好你个乐无异,叫你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开溜。

 

 

TBC

 

因为本文中的乐乐设定为已经参加工作两年左右,所以年纪大概在25岁,可能不太有原作里少年的感觉,大家见谅,但我会尽量写出乐乐的热情、认真与善良的一面。

关于本文中的法律问题与派出所设置等专业知识受我个人主观所限,难免有误,欢迎大家指摘。


评论(18)
热度(4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