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3

最近一段时间忙得人不太好,一直没有更文的状态,抱歉(虽然以前也不怎么有

谢谢小伙伴隔三差五地催文(笑哭

上次大家就基本都猜出来文的后续走向了……(继续笑哭

------------------

3.


乐无异找到初七的时候,他正在路边晒太阳。

这人长得帅吧,就是占便宜,你看分明就是一没地儿吃饭的流浪叫花子,初七在路边随便那么一坐,愣是有股吟游诗人的文艺加冷清劲儿。

乐无异把车停在他身边,头伸出车窗,没好气地盯着初七:“说好了老老实实地在江陵大酒店打工,怎么又不干了?躲着我是不?害我找了近一个小时,我求爷爷告奶奶地帮你找份工作容易么我?!”

初七依旧一脸淡定:“老板把我赶出来的。”口气倒像是他是围观别人被赶出来了似的。

“……哈?你又惹祸了?”

“是出祸了,但不是我惹的,是上次你值班那回跟我打架的那个疯子,在酒店看到我做服务生就进来闹事,老板一听说我跟大罗的人有过节就说啥也不要我了。”

早上的时候那老板明明还挺中意初七的,说是初七形象好对生意有好处。

“……罢了罢了,回头我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工作让你干好了,”天天让初七这么闲下去肯定又得出事。不知道明天跟老板说这个初七可是空手一人把马老二手下六个持械的混混都打趴了,老板会不会改变主意,收他回去做看家护院……

“谢谢乐警官。”初七心不在焉地回答着,眼神却飘向了路对面。

乐无异一扭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一个路过的中学生,怀里抱了一大纸袋子麦〇劳。乐无异再看回来,怎么觉得初七那眼神就好像被抛弃的小动物……

咕噜噜噜……初七的肚子很适时地响了起来。

乐无异皱眉:“你中午没吃饭?身上没钱了?”

一瞬间,初七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种可称为紧张的神情:“有钱,老板撵我出来时把今天的打工钱给我结了。”

乐无异思考了两秒钟,说:“上车。”

初七更紧张了:“我今天没犯事。”

“谁说你犯事了,跟我回家吃饺子去。”

“……啊?”

“啊什么啊,过小年就该吃饺子。”

我问的不是这个。但初七明智地没有再张嘴,乖乖地上了警车。

 

下班后,乐无异想来想去还是先带初七去麦〇劳去买了汉堡和鸡翅。谁知道他单纯是饿了还是馋麦〇劳呢。

“你带我回家吃饭,不怕有人说你私下接触案件当事人么?这可是违反规定了吧。”

“你这案子都已经移送刑侦队了,已经不归我管了,今天把文书给你签了字就算完,谁爱说就让他说去。”乐无异想起两天来这案子的诡异发展和马老二当时的表情就想笑,本来想跟初七八卦一下,又觉得现在这个阶段可能还不太方便吐露,只好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初七还在垂死挣扎:“我上你家吃饭,多不好意思。我不是那种没事占别人便宜的人。”

“少废话,谁让你白吃饭了,待会还得让你帮忙包饺子呢。吃完了你洗碗。”

初七无话可说了。

两个大男人挤在乐无异的小QQ车里,缓缓驶进市中心的一处高档社区里。

如果没猜错,乐无异应该是自己租房子住。凭一个片警的微薄工资,想支撑这种地段的公寓的租金,也困难了点了吧……初七暗暗地想。不过这似乎证实了纪山街上关于乐无异警官的一个传言……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初七故意话里刺激他:“住这么好的房子,难不成你私下收受了大笔贿赂?”

乐无异坦然:“嘿嘿,我还真没听说过哪个基层普通小警察能收这么多好处的,足够买一套这里的房子……这里是我妈妈帮我租的,她总怕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苦。”

是了。初七觉得乐无异不像有意隐瞒,干脆与他聊起了出身:“那你家还挺有钱的。”

“算是吧。我爸做生意赚了些。”

当然肯定不是赚了“一些”这么简单了。坊间传言,乐无异就是在商界呼风唤雨的乐绍成的儿子,据说这个乐绍成早年还是个政府的高官。初七道:“你家里这么厉害,怎么会让你到基层做民警?”到A市的市公安局还说得过去。

“想什么呢,我家可不许我靠走关系找工作,”乐无异笑了笑,“当年我倒是可以直接考进市局,但我想要在基层锻炼锻炼。在我看来,虽然不能像刑侦队的办案人破个杀人案的业绩那么突出,但帮助人们解决大大小小的矛盾与困难,让我更能获得帮助别人的快乐。好在虽然妈妈不同意,但老爸很支持我,我才能搬出来在纪山街干了这几年。”

初七有些呆愣地看着驾驶席上专心开车的乐无异,夕阳照在他脸上,仿佛镶了一层光边。

两人闲聊着坐电梯上了楼,进了乐无异那三室两厅的宽敞套间。

 

“这馅我事先就和的差不多了,你再帮我加点酱油和黑胡椒粉进去就好。我擀皮。”乐无异从冰箱里取出肉馅的半成品,支使着初七。

“哦好的。”初七很积极的一手抄起老陈醋瓶子。

乐无异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

“咱俩换换,你上那边揉面擀皮去!”

“……哦。”虽然初七完全没有意识到乐无异为何改变了主意。

 

初七没想到乐无异身为富家大少爷,居然是家政的一把好手,做饭尤其好吃。

咬了一口热腾腾的蒸饺,随着肉馅中的汁液在舌上四处流淌,鲜香可口的滋味在味蕾上炸开。

初七一时间甚至有些恍惚,似乎想起了一些人和事,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起来。

“初、初七你怎么了是不是烫到舌头了……”

喵了个咪的,初七眼圈都红了!

“慢慢吃,我知道你饿了,但咱俩做了这么多,一定够吃的……”他有些慌张地安慰着初七。

初七回过神来,感到眼睛有些发酸,知道了乐无异在担心什么。

“没事,我就是太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饺子了……谢谢你。”初七向乐无异笑了一笑。

“……”乐无异惊恐得说不出话来。大事不妙了,面瘫初七居!然!笑!了!

还是说只要投喂他就会笑?之前面瘫都是因为饿的?天啊好可怜以后我要经常请他到家里吃饭……

结果,初七把乐无异包的饺子都吃了,乐无异只好吃掉了半路上买来的麦〇劳。

 

农历腊月二十六,阳历二月十四日,情人节。

初七从江陵大酒店下了班,依旧是无所事事,又不想回酒店的员工宿舍。乐无异一片好心,但初七总觉得每天端盘子枯燥乏味得很,不是他该有的生活。

不过……哈,一个没有身份也没有身份证的人,还妄想过什么以爱好为工作的美好生活,能糊口就不错了。他自嘲地想。

纪山街是A市有名的繁华地带。今天是情人节,不论大型商场还是小便利店,一律打出情人节各种商品的粉红色广告牌,灯火辉煌,大有通宵营业的架势。初七站在街边,背靠着一杆路灯,看着路上成双入对的行人。小哥们搂着各自心爱的妹子,妹子们清一色地抱着巧克力或玫瑰或二者兼而有之,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站在人流中,初七却觉得这个世界离他很遥远。不谈客观现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搂着一个女朋友逛街买巧克力的情景,更别提普通人的什么结婚生子……

说起来,乐无异好像也是单身呢。像他这样的长得帅气又阳光的,应该有不少女孩子追求吧。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

正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一个身影吸引了初七的视线。

那是一名身材高挑甚至可以说高大的女子,身高应该与初七差不多,初七没有看到她的脸。但她丝毫没有因身高而显得粗壮,相反从背影来看,她应当是一名美丽且很有味道的女人。栗色的卷曲长发,披散在深蓝色的长款风衣上;短裙下是黑色丝袜搭配长筒靴。衣着并不繁复华丽,更算不上暴露,但就是让人觉得……有些诱人。

这样一名女子,独自一人缓缓走在街上,与周围成双成对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手上戴着皮手套,拿着白手绢,不时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她失恋了?

女子的看不清脸的男朋友对女子说:“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女子对男友说:“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男友说:“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女子:“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

初七深沉地扶额。不对,这画风不对……

自从认识乐无异之后脑子里就经常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画面。

一抬眼,那名女子已经走远。眼前另一个男子又引起了他的注意。对方长了一张大众脸,穿戴打扮也很普通,双眼紧紧盯着前面那名女子,一看就是不太专业的跟梢。他保持着与那女子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走着,两人的方向是……纪山公园?

初七一瞬间差点以为这就是那女子的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的男朋友了,但看到男子势在必得欲火中烧的目光,心知只怕要不好。啧了一声,初七无声地跟在了男子的身后,三人前前后后向着公园的方向走去。

 

---------------

开脑洞是病,会传染。

后知后觉发现我好像写了初七卖笑和站街……(大雾

他回江陵大酒店是因为乐乐又跟老板说让他一边做服务生一边做保镖了(

评论(8)
热度(41)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