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一)1

[古二x怪化猫][谢乐]昭明除魔录

 

借着坛子活动的机会,我也来尝试怪谈梗。感谢亲爱的 @蜜桃白兰地 帮忙想出来的标题。如题,这篇文其实借的是《怪化猫》(前作为《怪~ayakashi》)的梗,是与古二的混合同人。没看过《怪化猫》及其前作这两部动画的朋友们强力推荐啦!这部动画超级好看的!(花痴卖药郎ing

既是偃师又是除魔人的2.0谢x昭明剑灵乐乐。你们没有看错,这里的设定就是昭明剑灵是乐乐。偃甲谢衣不存在,1.0、2.0和3.0是一个人,平时2.0为主(也可以说他其实是4.0)。

另外说明一下,根据剧情需要,文中有些角色因为成魔所以可能会黑化,但作者不是有意要黑他们,只是在剧情中充当了一下反面角色。请大家谅解。


之一·采花女[沧华/谢乐]


1.

 

瞳从谢衣带来的小木盒子里拿出已有些发蔫的蓝紫色花朵,难得地睁大了独眼:“难为你们能找到这种好东西,我还以为这种花已经灭绝了呢。”

谢衣温和笑容如和煦春风:“瞳大夫果然知晓,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这花名叫‘返照’,‘回光返照’的意思。”瞳从自己身后占据了整面墙的柜子中随手翻出了一个小瓶子,就要将花插进去。

桌面上传来轻微的“咔哒”“咔哒”的声响,谢衣的小盒子长出了蜘蛛一样的黑色的八条长腿,“哒哒哒哒”地快跑到瞳的跟前,刀片一样锋利的前爪刷地飞速扬起,将花朵从瞳手中的残茎上切下,第二只脚勾住花朵,第三只脚掀开自己身上的盖子,将花朵放进去,又将盖子盖好,然后“哒哒哒哒”地跑到端坐的谢衣的腿上,从谢衣的袖子里钻了进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看来是打定主意不再让瞳碰到那花儿了。

瞳有些失落地说:“好久不见,谢大师的偃术又精进不少。”

谢衣依旧是满面春风:“瞳大夫过奖。不知这返照花的名字可有什么典故?”

瞳张了张嘴,却不说话了。

他抬了抬眉毛,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谢衣——逐、渐、隆、起、的……胸部……

一个毛茸茸的人头从谢衣的怀中钻了出来。之所以看起来毛茸茸的,是因为这颗头正拿自己的后脑勺对着瞳。深栗色的头发在谢衣怀里蹭得乱七八糟。

那颗头转了过来,说:“啊!瞳大夫你好!”

瞳恢复了面无表情,点了点头说:“原来是乐公子,你好。”

谢衣抬手在乐无异额头上弹了个爆栗,道:“无异别闹,要不就好好在剑里呆着,要不就整个人出来好好坐着听。”

“哦。”被师父说了两句,乐无异点了点头,下一刻已是穿着他那标志性的一身宝蓝色富家公子哥打扮,老老实实地在谢衣身边坐下。

话题转回到返照花,瞳依旧不死心:“听完了这朵花就归我?”

谢衣点头:“可以。看来这花还是个宝贝了。”

“当然。因为现在极其稀少,这花在黑市有人卖上千两一朵。”

 “不知返照花有何特殊之处?”

“返照花,花如其名,嗅其香气可以使人短时间内恢复到他一生之中最美丽时的状态,富有生命力,就好像人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

乐无异皱眉:“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瞳微微一笑:“没错。返照花有剧毒,有传闻说长期闻它的香气对人体也会造成影响。”

“那种这花岂不就是为了害人了?”

“那倒也未必,据说若用以毒攻毒的办法,将返照花的汁液入药,对其他某些剧毒的治疗反有奇效。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究竟从哪里搞到这朵花的?”

乐无异与谢衣对视了一眼。

“……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方……”

一片宽阔的山野,没有水,没有人,没有花鸟蝴蝶,没有林木走兽,只有铺天盖地的返照花,弥漫整个天地。

“……你们逗我呢是吗,你们以为为什么这花这么稀少?它对环境的要求特别严格,水分和肥料的配比与时机必须精确至时刻,没有人的照看,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返照花!?”

 

华月背着竹篓,回到了空落落的家中。

随着夫君的故去,曾经富甲一方的王家也衰败了。佣人们相继散去,最后只剩下华月与沧溟二人相依为命,生活在这曾经热闹非凡的大房子里。

竹篓里都是今天一早出去采摘来的蓝紫色小花,十分新鲜,花瓣上还沾着露水。在华月小的时候,家里的老人告诉她,这花的名字叫做返照,可以用来解毒。

沧溟的怪病,全国最好的郎中都没有办法治好。但华月靠着这小小的返照花,居然让她有了起色。多年来,沧溟的病虽然没有全好,依旧卧病在床,但也没有再恶化,咳嗽的也不像当年那么严重了。

华月来到药房里,将竹篓中外形尚好的返照花挑拣一把出来,扎成一束。又拣出几支放在阳台上晾晒。剩下的花全部放入药皿中挤取汁液制作药丸。最后将阳台上已经晒成干的返照花取下来,按照房间数分成数把,放置在各个房间里,可以驱除蚊虫。

等华月把这些都忙完,端着花束和药走进沧溟房间的时候,已接近正午的时间,太阳火辣辣地停在正空中。

沧溟房间里还拉着窗帘,光线昏暗。华月一手推门进屋,将东西放在桌上,拉开窗帘,阳光立刻洒满房间。轻唤道:“沧溟,醒了吗?”

床上悉悉索索地响起人动作的声音,沧溟答道:“醒了醒了,劳烦华月妹妹扶我起来。”声音还是虚得很。

华月忙拉开床帏,扶沧溟坐起,在她肩头又披了件衣裳。转身取了花束给她,笑着问:“这是今天新采来的,喜欢吗?”

沧溟抱着花束,嗅着花朵清雅的香气,忍不住笑了:“今天的花儿真香。谢谢你,知道我喜欢花,这么多年每天采来鲜花送我。”

只一瞬间,沧溟的面色苍白、双颊深陷的脸又变成了二人初见时的那副模样,皮肤白里透红,柳叶弯眉,双眼细长,樱桃小口,一头青丝又散发出了光泽。华月用手理着沧溟耳边的碎发,感叹似的说道:“沧溟你真好看……我看你脸色又好了很多,可见用返照花还是对了症的,我们再坚持两年,说不定你就全好了。”说罢拿着返照花做的药丸喂沧溟吃了下去。

沧溟一手抱着花,一手拉着华月的手。一边乖乖服药,一边却又自暴自弃地笑道:“脸色好有什么用,也不过能坚持这一时半会。这么多年了,再吃药也好不了。”

华月敛了笑容,正色道:“我不许你这么说。难得你这几年好转了这许多……”

咚,咚,咚。远远听到有人敲庭院大门。

两人愣了愣。沧溟对华月点了点头,握着华月的手紧了一紧,又松开了。

 

华月跑到大门口,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门外站着一名儒雅俊美的白衣男子,右眼上戴着一枚半框镜片。见了华月,深深作了一揖,微笑道:“打搅夫人休息,深感抱歉。在下偃师谢衣,途经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奈口渴得紧,能否向夫人讨要一杯茶喝?”

 

 

TBC


评论(19)
热度(37)
  1. 秒年岛-相对论十里散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谢衣中心同人站
    单元剧,之一之二均已完结。更多内容及评论请去原作者lofter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