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一)4

本次更新谢乐二人都没有出现。(。

 

4.

 

你是如何确定返照花对治疗沧溟夫人的病症有效的?

还用问吗,当然是因为沧溟好转了啊。

真的么……

可为什么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不是这样呢……

记忆的碎片慢慢整合到一起,拼成一幅完整的画卷,一点一点描绘出那尘封的往事。

 

华月与王家少爷,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说白了,华月是王家的童养媳。

她与王家大少从小感情也算不错,本来约定少爷十九岁从外地做了生意回来两人便成亲。结果人还没回来,华月却从公公婆婆那里得到一个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这小兔崽子,翅膀硬了不学些好,倒知道不守规矩了!公公如是说。

华月你放心,爹娘定然为你做主,决不让他娶了那不知哪来的野女人进门!这是婆婆的原话。

于是华月这才知道,少爷竟是在外面看上了别的女人,还要娶进门做夫人。

认定的夫君突然要娶别的女人,她心里毫无准备,顿时慌了手脚。数年来,华月已经把王家当成了自己的家,可如今,少爷的做法,就等于将她撵出了这个家门一般。华月对这个没见过面的女人产生了恨意与愤怒。

那个女人若是敢跟着少爷回来,我就要让她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的滋味!

 

可当华月真的见到沧溟的时候,她面上虽然凌厉,心里却已经知道,是自己败了。

沧溟美丽,大气,知书达理,身上常年带着花的香气,是一个走到哪里都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的奇女子。沧溟事先并不知道华月的存在,看向她时,笑容里带着善意,不免也有了些尴尬。华月明白少爷如此迷恋她的理由了。

最后连公公婆婆的态度都不得不软化,婆婆一脸歉意地对华月说,你放心,儿子娶了沧溟之后,我一定让他把你也娶进门!

听了这话,华月就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没有希望了。

 

只是没人想到,沧溟过门之后很快就染了重病,迟迟不见好转。王家二老以沧溟重病无法生育,逼王家少爷娶了华月做二房的时候,华月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甚至感到了屈辱。

但她又怎么可能不答应。

华月入了王家的门,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主内的王家夫人。每天给仆从安排工作,将家中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亲自伺候沧溟的饮食起居,每天还要给沧溟采花。王家二老逢人便夸,华月真是个好儿媳。

没错,每天一早,华月就要出门寻找鲜花,采摘回来扎成花束,交给夫君,由夫君送给沧溟,哄她开心。王家少爷坚持这么做,理由很简单:沧溟她喜欢花。

夫君从来没有送过华月一朵花,哪怕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野花。一朵也没有过。

有一次华月忍不住,把花递给夫君时说了一句:我也喜欢花。

少爷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说:那你下次多采些。

那一刻,华月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根弦紧勒着,勒得出了血,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后来,华月也有过因为生些小病而卧床不起的时候。

但夫君依旧是从未送过花给她。

 

日子依旧是这么一天天的过。直到有一天,夫君染了急病,眼看是要不行了。

夫君躺在床上,身边只有华月守着。他颤颤微微地伸出苍白的手,抓着华月说:“沧溟……最喜欢鲜花了。我不在了以后……你也要每天采花给她看,哄她开心……”

华月觉得多年来心里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断了。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你到死也看不到我的好!为什么你人都死了我还要承受这简直能把人逼疯的痛苦!

然而,正如已经故去的王家二老所说,华月是个好儿媳。只要是夫君说的话,她一定会听从。所以在夫君故去的第二天一早,华月早早进了山采花。

就在几天之前,华月发现了一处隐蔽的所在,生长着一丛返照花。由白色逐渐过渡到深蓝色的五片花瓣,围绕在紫色的花蕊周围,格外冰冷又妖艳。

她采了好大一束返照花回来。

坐在药房里,华月盯着这一束返照花看了好久。然后,她从中抽出一小把,扔进钵中捣烂,和着其他给沧溟的药材,做成了药丸。再把剩下的花扎成了漂亮的花束球,和药丸一起拿给了沧溟,看她笑着吃下了药,然后扶她躺回床上。

 

因为返照花的效果,沧溟又变回了她们二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美艳不可方物,令人动容。她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好像只是又睡过去了一般。

华月想起了沧溟的笑容。每天早上来看沧溟时,她总是会笑眯眯地与自己聊上半天,与自己天南海北地说一些以前四处游历时的见闻,或者书上看到的奇闻怪谈。有时候华月故意绷着脸,到最后却也忍不住破功,笑着喂她吃完早饭。

 

华月的手突然剧烈地抖了起来。

她颤抖着将手伸到沧溟鼻下试探,感受不到一丝气息。她慌乱地跑回到药房,又抱着一大堆瓶瓶罐罐奔回沧溟的卧室。什么还魂汤、苏合香丸、行军散,样样用了个遍;又想起“保命之法艾灸第一”,抓着大把的银针把那什么回阳九针穴之类扎了一圈;想起书上曾记载对中恶之人以人口呼吸方式可以急救,嘴对嘴的试了半天。

沧溟是动也没动。

华月瘫软下来,靠着沧溟的床坐在地上,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想,为何人总是要做了错事之后才要悔恨。又想,这么大的一个家,从此也只剩我一个人了,我亲手把最后一个可以称为家人的人送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

华月双眼已经模糊得看不清床上的人,耳边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华月妹妹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

她慌慌张张地擦掉泪水,看见沧溟坐在床上,仍旧是往常一样的笑容,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沧溟你……没事了?”华月惊喜地笑了起来,眼泪却也落得更凶。

“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平时那样。”她看见沧溟很淡然地笑着,伸出手为自己拭去脸上的泪水,“别哭了,有我陪着你呢。”

“对,还有你陪着我。”她抓住沧溟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我以为……你被返照花害死了……”

“怎么可能,你不是说返照花是名贵的药材吗?我觉得倒是比以往有了些精神呢。”她看到床上的沧溟如此说道。

多好啊,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一场噩梦而已……

“沧溟,既然返照花对你的病有效,我一定要帮你把病治好……”

 

TBC

 

华月姐姐也很美!只是作者的审美更偏向沧溟……(。

以前跟小伙伴聊起华月时就说到不知道她每天帮大祭司采花献给沧溟是什么心情……于是就脑补了这样一个故事。


评论(10)
热度(28)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