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二)2

大家果然都很容易猜中晋磊www关于为什么要叫乐乐前辈……当然是因为他年纪大!本文设定他虽然看着嫩但比师父父还大(大概。

 

2.

 

 

窗外站着一名穿着灰黑色劲装的青年,清秀的面容略显苍白,眼中透露出一股悲怆决绝的神情。

“叶问闲所为,已远超江湖恩怨的范畴,分明是已坠入魔道!还请谢衣、乐无异两位前辈万勿以不涉足江湖恩怨为由,再次推却……”那青年情绪激动,翻身跃入几人房间,对着谢衣和乐无异倒头便拜。

谢衣慌忙将他扶起。“这位小友请起来说话。只是容在下问个清楚,你是如何得知我与吾徒身份的?又是如何得知凶手便是叶问闲?”

那青年稳定了一下情绪,道:“请各位前辈听在下一一道来。实不相瞒,在下姓晋,单名一个磊字,贺凛乃是在下的义父及恩师。叶问闲杀我养父全家之时,我正带着师妹在外面求医,逃过一劫。义父为人低调,对外更是从不提及还有女儿及养子,叶问闲应是不知,否则也不会容我活到现在。”

谢衣了然:“请节哀……我多年前曾与贺先生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更是有数次书信往来,如今他已遇难,我也深感难过。如此说来,难怪你知晓我之身份了。”

要知道,寻常人大多听说过偃师谢衣大名,却只有少数人知道谢衣还是除魔师;知道谢衣的另一身份又见过他本人的,则是少之又少;至于知道乐无异是昭明剑灵的人,还活在这个世上的,大概……用双手就能数完。

乐无异想到贺家仅剩下晋磊与他的师妹,心中也不禁难过。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道:“原来你是贺凛的徒弟,所以知道我们两个……那你怎么知道杀人的就是叶问闲?”乐无异习惯性的摸了摸头,又扭头小声问坐在一边的慧明,“叶问闲是谁啊?”

“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听说过江湖中人送给叶问闲的一个称号……叫做‘剑痴’。”

碧山山腰处有一座富贵大气的自闲山庄,叶问闲就是这山庄的庄主。在武林之中,说起叶问闲,那可真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晓。据说他武功天下第一,豪气干云,广交朋友,热心助人;又酷爱收集天下名剑,每年常外出拜访收藏有名剑的高人,或交易、或打赌比试,想方设法也要将宝剑集齐,故人送雅号剑痴。但据说近年来其涉猎范围有所扩大,不但是剑,其他兵器甚至武学秘籍也纷纷落入他的囊中。

“原来是他……?”谢衣沉吟道。

乐无异看到慧明拿出来的叶问闲的画像,惊叫:“原来是他!”

“无异你认识他?!”“师父你认识他!?”又是异口同声。

乐无异说出口方觉不妥,不禁用手捂住了嘴。

糟了,这下被师父知道了……

狐疑地看着脸突然变红的徒儿,谢衣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沉声问道。居然不知道自家好徒儿什么时候还认识了这个“剑痴”,而且看徒儿的神色,明显有问题。

乐无异眼神飘移,有些慌乱地正想解释,师父却瞬间恢复了通常神态,按住他的胳膊说:“先办正事要紧,我们先听晋磊小兄弟说完。你的事,等回去再说……”

虽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乐无异还是抖了一抖。怎么办师父好像生气了……待会回去只怕要惨……

慧明开始抻着脖子看窗外的鸟儿了。

晋磊倒是没有在意屋里弥漫的诡异气氛,接着说道:“说什么热心助人、和平取剑,不过都是表象。”

他冷哼了一声,“叶问闲摆出一副求剑若渴的姿态,对持有名剑之人连哄带骗,威逼利诱。据我所知,他刺探收集他人隐私消息颇有一套,为得到兵器谱上的兵器,若是哄骗不来,便威胁他人,不交出兵器便要让全武林知晓对方的隐私丑事;对于品行端正无短可揭之人,就仗着自己武功高强直接明抢,事后再想办法让对方闭嘴。叶问闲收集的八九十把名剑,原来的主人们,下场好一些的,闭口不谈;下场不好的,有的死,有的伤,有的说是退隐,之后再无消息……”

“若如你所说,叶问闲定然不希望有别人知晓他使用这些卑鄙手段。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总不能都是你自己‘推测’出来的吧?”

“在下是贺凛之徒,当然是亲眼见识过了叶问闲的手段……”

魔刀怪客有两样宝贝,分别是一刀一谱,即魔刀及魔刀刀谱。因为贺凛的资质并不适合练武,魔刀怪客虽然没有将刀法传授给贺凛,去世时却将这一刀一谱两样至宝留给了贺凛。

“数年前我武功尚未大成之时,叶问闲竟使计将魔刀骗走……事后义父多次向他论理讨要,他百般抵赖,又仗着武力和人脉,多次恐吓威胁义父。我本待练成师祖之刀谱,向叶问闲讨回魔刀,不想他竟又……”晋磊喉头哽咽,无法继续言语,低下头去,热泪打湿了衣襟。

乐无异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他知道晋磊心中悲痛,但他与师父是除魔师,在不能确定叶问闲是否入魔之前,无法向晋磊承诺什么。

过了一会,晋磊平静下来,又开口道:“至于其他几起凶杀案,当是叶问闲所为无误。一是从死者身上的伤口来看,行凶之人武功路数确为叶问闲惯用招式;二是经我向活下来的几人求证,结合他们几人关于凶器的描述,多次描绘图纸、查阅典籍,才确定凶手使用的乃是七星剑。这把剑由叶问闲自许劲松手中得来,许劲松本人现在下落不明。”

谢衣思考片刻道:“可你不觉得,这些特征未免太明显了点?简直就像在说‘我就是叶问闲’一般。武功路数可以模仿,宝剑可以伪造,何况叶问闲若是无意隐瞒身份,又何必蒙面杀人?”

“凶手若是他人,这些疑点确实说不通。但若是他这个‘剑痴’,则皆可解释了。前辈可还记得他杀人之后的留言?”

“‘我寻得了一把上好宝剑,今日就是拿你们试剑来的’……?”

“不错。刚才提及的这些线索,除非是对他非常了解之人,一般人并不会发觉他与上述凶案之联系。他留下这一句话,似乎很容易指向他,但他可以辩解说是有人故意陷害于他,而撇清关系。而我个人理解他说这一句话的目的,分明是想向二位传达信息。”

“……向我们……?!”谢衣一惊,但随即明白,“……你是说,他是为了昭明剑?”

晋磊郑重点头:“正是。”

 

叶问闲想说的是:如今我已成剑魔,杀了这许多人,你们还不出现吗,谢衣、乐无异……神剑昭明?

 

 

TBC


评论(7)
热度(3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