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二)3

3.

 

一只巨大的偃甲蚂蚁,背着谢乐师徒和他们暂住的小木屋,快速地在碧山上爬行。师徒二人不走山间小路,选择攀爬碧山背面的山崖,一路上不必担心有人发现。

终于行至一处较为平坦的所在,四处草木茂盛,还可以遮挡外来的视线。乐无异道:“这里应该没问题了。”

把六条金属腿收进身体里,蚂蚁变成了木屋的底座。师徒二人就在这里留宿一晚。

不论是客栈还是画中别有洞天的桃源仙居图,都是更加舒适的留宿地点。但考虑到白天两人已经闹得县里沸沸扬扬,住进客栈搞不好会有人半夜前来骚扰;住进仙居图,四周还要布置结界,只怕也会引起他人注意。种种考虑之下,谢衣召出了专用于出行野外的偃甲蚂蚁,还有简易小木屋。

天色已晚,师徒二人吃完乐无异烤的野兔子,坐在屋里聊起了今天调查到的情况。

谢衣坐在书桌旁,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沉吟道:“无异,你觉得晋磊所说,会是真的吗?”

“他极力强调几起凶案均为叶问闲所为,考虑到贺家与叶问闲有夺刀之仇在先,说不定是他想借我们之手除去叶问闲,才将一切推到叶问闲头上。不过他也看出了我们的怀疑,所以临走时又说我们大可自行验证……从这一点来看,也不排除他所言为真的可能。”

“……那你觉得叶问闲会像晋磊所说,已成剑魔吗?”

乐无异回想种种线索,缓缓摇头:“不像啊……这么多年来,师父你跟我也见过几个剑魔了,哪有像叶问闲这样的?所谓剑魔,无非两种情形。一种是铸剑师,追求铸剑之法的极致而成魔,通常表现是不惜施用禁术,将活人投入剑炉为了炼出蕴有剑灵的宝剑,这种的有许多还没等成魔呢,就先被自己练的剑的煞气害死了。另一种就是剑术高手,一生追求人剑合一的境界,到最后却只当自己是一把剑,忘记了自己是人的事实。这种的,有些成魔前一辈子只有一把佩剑,讲求人与剑的灵意相通;成魔后附于佩剑之上,哪里还需要别的剑。像叶问闲这种,只要是剑就非要据为己有的,又哪里是剑魔了……”

“哦~只要是剑就要据为己有啊……”谢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乐无异觉得背后的汗毛竖起来了。

“事到如今,还不从实招来你是如何认识这位豪侠‘剑痴’的吗……嗯?”

不等谢衣的下一句“说是不说”出口,乐无异就以一副视死如归的坚毅表情抢白道:“师父你先说!”

“……什么?”

“我、我也想知道师父为什么会认识叶问闲啊,师父你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就说我是怎么知道他的……”乐无异越说越心虚,声音也越来越小。

谢衣挑眉,好徒弟居然还知道讨价还价了。无妨,说就说。

“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位叶问闲先生,对昭明神剑向往已久,又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剑在我这里,从此隔三差五便寄书信于我,道是希望与我比试一场,以昭明剑与晗光剑为赌注……”

“啥!?晗光在他手里?!”

“当然没有,他只是为了引我出手,便假称找到了晗光,说如果我赢了,他就将晗光送我。相反的,如果他赢了,昭明就要归他。”

“……那,师父你怎么答复他的?”

“当然是拒绝了。我在信中写明,昭明剑主乃是由剑灵选定,非是武力可以解决;何况昭明剑乃除魔之剑,剑主不得持昭明剑与未入魔之人武斗。奈何此人只是纠缠不休,就要找上门来。好在你我二人常年四处漂泊,他一时没找到我们,后来便也断了联系。”

乐无异放了心,松了一口气。“这样看来,晋磊所说也有一定道理。他既然知道了剑主不得持昭明剑与未入魔之人武斗,便故意做出入魔的样子引你与他一战,他好趁机抢夺昭明……”

“哦~趁机抢夺昭明,看来他对你是觊觎已久啊……”

“呃……”乐无异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嗯~?”谢衣故意拉长了声音。

“说说说!我这就说!”乐无异苦着脸挠了挠头。

“好徒儿,这才乖~”谢衣笑眯眯地哄。

 

有一年,谢衣受了很重的伤。

作为经验丰富的除魔师,已经很少有魔能像那次一样,逼得他拼尽全力一搏。当时对方与数十年豢养的数百毒虫融为一体,浑身上下都是毒牙利爪,那一战打得尤为艰难。乐无异尽力调动昭明的力量,最后对方死在了昭明剑下,但谢衣仍旧受了重伤,剧毒侵入了五脏六腑,脸上满是黑气,昏迷不醒。虽说有昭明灵力护体死不了,还是把乐无异吓得够呛,每日化了实体出来到集市上收购各类解毒药材为谢衣疗伤排毒。

乐无异就是在这时与叶问闲有了“一面之交”。

一日,乐无异依旧是一身富家公子哥装扮,怀里抱了几大包药材急匆匆赶路,只待找个没人的拐角就直接唤了馋鸡飞回暂居之所。他走路目不斜视,却不想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乐无异扭头一看,是一名相貌堂堂、面有微须的中年男子。此人死死盯着乐无异,一脸惊艳之情,连连称赞道:“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能得见可化作实体的剑灵……”

乐无异心中大惊,想着化形的术法应无问题才对,多年来还是有一次有人一眼就能认出自己真身,一边面上装出一副迷茫神色道:“先生您说什么?可是认错人了?”一边手上用劲想要甩脱此人,想不到此人手劲大的出奇,竟是像铁钳一般牢牢抓住了他。乐无异无论如何用力,也挣脱不开。在这人来人往的集市中,竟也能被绝世高手缠上。

那男子抓着乐无异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乐无异挣脱不开禁锢,看着他脸上的狞笑,心中只觉愈发慌乱,偏偏四周人来人往,不好发作,只得继续装傻:“在下乐无异,确实不是阁下要找之人。”

那人不满道:“我问的是你的真身叫什么名字,不要跟我装蒜,否则保你没有好果子吃。”他又缓和了语气,劝诱道:“我乃武林盟主,武功天下无敌;又是自闲山庄庄主,家中富可敌国。本人生平好剑,家中有专门的库房收藏各类宝剑。你跟了我,保证让你今后生活舒适滋润。对宝剑我一向是勤于保养,数十年如一日;你若愿意以人形示人,我保你每日衣食无忧,生活富足。这便跟了我回家如何?”说着便拉扯乐无异要一同离开。

两人拉扯间,四周已有人驻足围观,指指点点。还有人窃窃私语:“这人不知是何来头,看着道貌岸然,大庭广众之下竟公然……”“可怜了这小哥,长得这般俊,竟是被这恶霸看上,抢回去只怕是要……”“嘘你小点声!小心待会他连你一起抓走!”

乐无异心中破口大骂,眼见已是众目睽睽之下,索性放大了声音:“你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以蛮力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此话一出,周围议论的声音大了些,大家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有几个大汉已经在挽袖子准备打抱不平了。

那男子不怒反笑,道:“今天我就让大家看看,你是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言罢,地面光芒骤现,生成了一道屏障,将乐无异封在了里面。

乐无异脑中一阵恍惚,脚步虚浮,不知不觉间已慢慢离开地面。术法作用下,真身浮现。

昭明剑漂浮在结界之中,光华流转。

四周响起了惊呼和倒抽气的声音。

始作俑者惊喜的大叫:“昭明!居然是上古神剑昭明!”他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狂喜与贪婪。

乐无异很快就恢复了意识。想不到此人为了抢夺宝剑竟然当众使用术法,现在身份暴露,此地已不可久留。

他化回人形,向着远处吹了个长长的口哨。将灵力凝聚在手上,一拳击碎了结界,又化出一柄长剑,与那男子斗在一处。

围观的百姓们早已四散奔逃了。

那男子自恃武功甚高,并未将乐无异的高超剑术放在眼里。赤手空拳与乐无异过了几十招,喝道:“够了!”一手从乐无异剑下的空隙中深入,再一次牢牢地抓住了乐无异的手臂。

乐无异心中一喜:就等你这招了!

“啊!”乐无异的手臂突然变得巨烫无比,那男子被烫得忍不住松了手,一看手掌,颜色通红,上面全是水泡。

男子大怒,翻手格挡掉乐无异另一边扫来的剑刃,竟仍是用这只起泡的手抓住了乐无异。

只听半空中一声尖厉长啸,已空无一人的街上瞬间风沙大作,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男子一边死死抓住乐无异不放,一边勉力抬头,看见半空中一只数人高的蓝色大鸟扑扇着翅膀,风沙由此而起;而乐无异,已经跃上大鸟的后背。

等等!

男子一扭头,发现自己抓住的哪里还是那高贵的神剑剑灵,分明是一个奇怪的三条腿的木头疙瘩,上面还写着“不要打雷”……

一声巨响,那木头疙瘩——偃甲金刚力士自爆了。

乐无异拍了拍蓝色大鸟:“好馋鸡,多亏你就在附近,听到了我的口哨声。此地不能再留,我们快回去把师父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可惜了今天买的那些药材,唉……”

大鸟又扑扇了两下翅膀,一人一鸟便化作了天边的小蓝点。

 

TBC

 

所以这篇故事的真正题目叫做“痴汉”来着。(。


评论(8)
热度(3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