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四)1

因为有小伙伴问我师父父的关键部位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所以就有了这篇,主要内容就是师徒二人腻歪腻歪腻歪。画风可能跟以前不太一样,见谅_(:з)∠)_

写完了这段觉得好耻根本读不下去,大家慎入(笑哭 

——————————————————


1.

 

乐无异仰卧在床上,手里拿着前阵子从海市交换来的血魄紫珍珠。把珠子置于头顶上方,借着光线观察,心里却愁得不行。

血魄紫珍珠是极珍贵的偃甲材料,具有大幅降低灵力消耗速度、提升偃甲性能的作用。乐无异四处求购它,本是准备给师父用的。

给师父制造偃甲身体,当然要用最好的材料。但当时为了让师父尽快复活,在有些顶级材料暂时寻找不到的情况下,乐无异一时性急,先用了一些普通的材料代替。像血魄紫珍珠这样的重要辅助性材料,根本没有。

如今材料逐渐收集齐全,自当为师父换上。

乐无异自认为,他为师父造出了外形和功能最完美的人形偃甲身躯。当年为了复活师父,他甚至天天睡在医书堆里,研究起了人体。那时候娘亲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等他开始制作偃甲人体时,已经自学成了个郎中。至于后来他找到了真人谢衣隐藏在静水湖库房深处的仿人体组织偃甲的图纸,更是如虎添翼,制作速度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乐无异力求做出来的每一部分,在功能上都达到与常人无异,在外型上与师父原来的身体一模一样;有些部位外形拿不准的,就按照最优美的标准制作。

这样完美的一具身体,唯一的缺点,就是居然没有预留放置血魄紫珍珠的位置。

……好吧,乐无异承认,除了没有预留放置珍珠的位置之外,还有一事……不是那么的……完美。

每当想起这件事,他就恨不能钻到地里去:就是……他在制作师父作为男人最关键的部位时,因为过于羞耻……导致进行不下去而放水了。

描摹制造这一部分的形状大小本就令乐无异浑身不自在了,更何况要去钻研如何模拟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可以说本身就基本没有这方面经验的长安少年乐无异,感觉自己遭遇了有生以来的大危机。

于是年轻有为的大偃师乐无异,在纠结了一年的时间后,草草地按照了小无异的形状做了一个,功能上……排出体内水分应该还是可以的,至于某些方面……就别提了。

所以谢衣笑着说身体上有个别部位需要调整时,他一下子就明白了,然后落荒而逃。

师父对不起!乐无异跪在床上,充满自责地磕了一个头,好像师父此时就站在他跟前一般。

……

话说,能让师父有那方面意思的人,会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

仿佛能看到一名娴静美丽的女子,站在师父的身边,师父温柔的眼里满满都是她。乐无异走了过去,叫她“师娘”……

乐无异突然觉得想不下去了。

他重新躺倒,使劲甩了甩头。并非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代表了什么,但他不愿去深究。

与其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考虑一下珍珠究竟要安装在师父偃甲身体中的何处。首先珍珠的位置不能让师父感到不适;其次不能把珍珠放在身体的要害部位,万一有恶人击中了师父的要害,至少能保住紫珍珠,为乐无异抢救师父争取时间;也不能把珍珠放在人体关节的部位,关节磕磕碰碰比较多,碰坏了珍珠就不好了……思来想去,也许只有一处比较适合……

另外,还要考虑一下该怎么跟师父解释……乐无异苦恼地抱住了头。本来想偷偷买来血魄紫珍珠给师父一个惊喜,结果师父竟然跟着他跑到了海市,最后还是靠师父的偃甲才换来了珍珠。尤其是过程中他受了点小伤,师父当时很不高兴……若是师父知道这珍珠其实是给他的,会不会又要生气了?万一师父说早知道你是这种目的,我才不会帮你换来珍珠,然后拒绝自己的好意,那该怎么办?

乐无异头疼了一会,又不断回想起那时在江陵和海市的情景来。他想起师父装成鲶鱼的样子陪着他一起跟金砖大耗子去了海市;想起他们遇到了美艳的蓓蓓姐,双方还打了一架;想起师父为了能够让他拿到珍珠,特意修好了摔碎了的偃甲球,然后做了一个里面只有他们两人的新的乐舞俑;还想起……

……还想起在江陵的客栈,他躺在师父的身边,想要偷袭,却被师父咬住了手指舔弄……

一股热意从身体深处涌来,乐无异一晃神,手中的珍珠掉在了地上,骨碌碌滚出老远。

他赶忙翻身起来,捡起珍珠,用白丝巾擦拭干净,仔细地放回盒子里,然后有些沮丧地再次跌回到床上。

想要被师父碰触的自己,还真是病得不轻。

 

 

TBC


评论(13)
热度(45)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