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四)2

忘记羞羞的1吧,2已经是另一件事了(喂

 

2.

 

深夜。

乐无异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缓了片刻,才意识到是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位于静水湖的住所中。

这个认知并没有让他安心下来。他飞快地翻身下床,冲向了师父的房间。

几步跑到门口,乐无异顾不得礼数,径直推开谢衣的房门。借助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光可以看到,谢衣的房间一切物品摆放如旧,十分整洁。

然而,谢衣却并不在房内。

乐无异心中的不安瞬间被放大了好几十倍,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他又跑进库房和厨房,然而这些地方也没有师父的身影。

乐无异脑子乱成了一团麻,分不清梦境与现实,泪水已经打湿了眼眶。

他在心里不停的祈求与呼喊,师父你快出现!

告诉我,师父你还在,刚才只是一个梦……

 

谢衣躺下后灵感突现,终于找到了灵力转化的关键,忍不住起身拿了纸笔和零件在客厅里忙活。到了深夜,偃甲的关键部位制作完成,他兴奋之下睡不着觉,推开了客厅通向阳台的门,感受湖面吹来的习习凉风,又烧了壶热水泡茶。品茗赏月,当真好不惬意。

他正提了壶倒茶,却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正是乐无异跑进了客厅。

看到乐无异的慌张模样,谢衣一惊,第一反应就是静水湖遇袭,有人突破了屋外设下的屏障。借着灯光再一看徒儿,他却呆住了。

乐无异大口地喘着气,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落在地板上发出了轻微的响声。可就在落泪的同时,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师父,露出了开心至极的笑容,嘴咧得老大。

“无异……?”老成沉稳如谢衣,一时间竟也手足无措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乐无异嘴张了张,因为哽咽,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不过谢衣知道,他要说的,大概是太好了,师父你还在。

因为接下来,乐无异走到了谢衣跟前,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好像对待易碎的陶瓷般,试探地轻轻摸了摸谢衣的衣袖。

然后,他的手顺着谢衣的胳膊往上,又碰了碰谢衣的肩。

太好了,这里也是真的。

接着,他的手向上,碰到了师父的脸。

对上谢衣皱着眉头探究的目光,乐无异似乎是突然清醒了过来,手被烧了一般瑟缩了回去,却被谢衣一把抓住,把整个人带到了怀里抱住。

谢衣发觉徒儿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心不由揪得生疼。他一手摸着徒儿的头,另一手安抚性的拍着他的后背。

乐无异伸手环住了师父的身体,终于低低叫了一声师父。

师父的怀抱,好温暖。现在才是现实,这一切不是错觉。乐无异感受着师父的手有节奏地拍打着自己的后背,刚刚要压垮他的不安和焦虑如潮水一般一点点退却,几乎没有停顿的心跳声也在放慢脚步。

谢衣感到自己肩上的衣物被泪水浸湿,暗自叹息,依旧拍着他的背,问道:“做噩梦了?”

“……嗯。”乐无异的头埋在谢衣肩上,沙哑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梦见师父你……我们在捐毒时发生的那些事过去后,我没有发现你,你也没有回来,一切都是假的……只有我一个人留在静水湖,什么都没有……我到处找你,哪里都找不到……”

谢衣搂着乐无异的双臂收紧了些,低声说道:“无异我在这,为师就在这里,哪也不去,只陪着你……”

“好……”乐无异的头点了点,又在师父的肩上蹭了蹭。

听着徒儿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谢衣才又问到:“自捐毒那时到现在,过去几个年头了?”

“……六年……七年了?”

“……那为何过去了这么久,你还……”

“……我不知道。在师父你刚走的那一年,我经常做这个梦……后来时间长了,做梦的时候也少了……等师父你回来后,我基本没做过这个梦了,不知为何今天……”

谢衣感到肩上的衣物湿热处又变大了些,回想起从自己与乐无异相识,到如今被他相救得以复生的点点滴滴,心中感慨,对徒儿的怀抱又紧了些。

 

师徒二人就这样拥抱着,在厅中站了许久。

月光倾洒了一地,照亮了屋内灯光所不及的地方。被照得明晃晃的地板上可以看到师徒二人相拥的身影,四周安静得可以听得到微风吹进来的声音。

 

乐无异冷静下来,意识逐渐清明,才觉得有些不妥了。

若是平时,他定然不敢如此僭越,抱着师父不说,还经过了如此之久。要说刚才确是情况特殊,但这会儿……

……可这机会如此如此如此的难得。

若是平时,他又有什么理由享受师父的拥抱呢?

于是乐无异不禁动起了小心思,索性赖在师父的怀里不动弹。师父不出声反对,他就一直这么抱着。

想到这里,他甚至有些开心地又在师父的肩头蹭了蹭。

 

于是师徒二人就这样拥抱着,在厅中又继续站了不知多久。

月亮最初在天的这一头,现在已经移到了另一头。

终于乐无异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了。站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不累师父也累啊。

他从谢衣怀里抬起头来,就对上了谢衣含笑的眉眼,脸腾地热了起来。

师父……真好看啊。

然后乐无异口齿就有点不利索了,抖着嘴说:“师父你累不累要不咱俩坐下来说话是不是刚才的茶都凉了不不对该睡觉了要不咱俩上床睡觉吧……”

他从谢衣怀里微微挣了出来,一阵凉风吹来。

师父的怀抱好温暖啊,刚一离开都不适应了——“啊——阿嚏!!!”

乐无异低头对着地板打了个喷嚏,抬头一看谢衣的脸都黑了。

他这才想到刚才自己穿着薄薄的里衣就跑了出来。

……更重要的是,他还没穿鞋,光着脚。

乐无异急忙说:“师父我没事我这就去穿鞋穿衣服!师父……啊!”

谢衣一把把他打横抱了起来,乐无异双脚离了地。

 

谢衣很自责。光顾着抱徒弟连他没穿鞋都没发现,简直罪无可恕。如今已是深秋,夜里风凉,加上湖中水气会顺着地板缝上来,自己让徒儿光脚站了这许久,不着凉才怪。

走到谢衣的房间门口,谢衣抱着乐无异,一脚踹开了房门。

乐无异在他怀里挣扎着,说着师父你快放我下来我回自己房间穿上鞋就好,被谢衣一眼瞪到不敢说话,一动不动地被抱到谢衣床上乖乖坐好。

虽然说师父的房间比我的房间离客厅更近些……可是为什么要到师父的房间里来啊,又没有我的鞋。乐无异心里疑惑着,又不敢出声问。

谢衣打开床上的被子,把乐无异裹成了一个粽子。奈何乐无异嫌自己的脚跑得脏了,死活不肯把脚放到被子里。

谢衣无奈,只好直接进行下一步:“我现在去打些热水来给你泡脚。”他知道徒儿要说什么,故意有些恶狠狠地加了一句,“你别动。”

 

 

TBC

 

 似乎转太快了……而且感觉谢乐被我写成了白痴情侣_(:з)∠)_


评论(17)
热度(38)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