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四)3

大家节日快乐~


3.

 

谢衣把炉子上热着的铜壶里的热水全部倒在盆子里,又加了少许凉水。本是为了他一人喝茶而烧的水,现在将将够用。伸手进去感受了一下,微有些烫手,温度刚刚好。

谢衣端了水盆进了房间,在乐无异跟前放下。

眼看师父的架势是要帮他洗脚,乐无异吓得就要跳起来,双脚扑通一声踩进了盆子就站了起来,也顾不上烫不烫,一手扯着身上的被子省得掉下来,另一手按着师父的肩膀让他也在床边坐下,这才又惶恐地坐了下来。

这还不够,乐无异深怕师父又做些什么折煞他的事来,左手死死按住身边师父的小臂,右手有些笨拙地固定着身上的棉被,总算能安心的泡脚。

乐无异这会才觉得是真感冒了。热水一点点赶跑双脚的冰冷,身上的被子也很厚实,但他仍然感觉冷到发抖。相比之下还是师父的怀抱温暖。

但他又怎么好意思再让师父抱着。

谢衣看着被棉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乐无异,就像个粽子,粽子上面还冒出一绺呆毛。更可爱的是,粽子还吃力地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右臂上不让自己动弹。

谢衣又好气又好笑,伸出自由的左手,把按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解放出来的右手与乐无异的手掌心相对,十指交叉,紧紧相握。

谢衣就这样拉住乐无异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又不动了,静静地听乐无异的脚偶尔撩起的水声。

乐无异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小的“啊”了一声。师父手心的温度传来,乐无异觉得脸变得烫了,不知道是不是感冒的缘故。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谢衣握着徒儿的手就知道他紧张得不行,不由得暗自好笑。一扭头看见徒儿脸蛋红扑扑地盯着他看,一见他扭头了又慌忙转过头去。

谢衣心情大好,又起了逗弄的心思,笑道:“你就这么喜欢为师这张脸么?”

“……啊……?”乐无异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见你无事便喜欢盯着为师这张脸看,趁为师不备还喜欢对着这张脸上下其手,不是喜欢是什么?”

乐无异一惊,大声道:“不喜欢!”

开玩笑,本偃师岂是看人只看脸这种肤浅的人!

谢衣愣住了。

乐无异后知后觉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特别喜欢师父你的脸!不对也不是!……”

……真是越紧张越说不明白。

最后乐无异终于撸直了舌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是想说,不光是师父的脸,师父的一切我都喜欢!”

终于表达出了正确的意思。乐无异长舒了一口气。

师父却仍旧毫无反应。

难道说我刚才还是说错了吗?乐无异扭头,看见了谢衣震惊的表情。

师父的脸,好红。……大、大概是烛光照的?

乐无异回想了刚刚的对话,终于意识到了是哪里出了问题。真的是因为感冒吧,今天怎么做什么反应都慢半拍。

他难堪地捂住了嘴。

也许应该向师父解释一下,可心里挣扎了一会,乐无异没有出声。

……因为师徒之情也好,爱慕之心也罢,不论怎样理解,他说的都是真的。

 

……无异这孩子,真的明白说了刚才那句话会有怎样的影响吗?谢衣强忍住了直接把徒弟扑倒在床上的冲动。不,不对,他一定只是想说崇敬、仰慕着我这个师父的吧,就像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那样。一定不是我理解的那样。

可在得到徒儿的一句喜欢之后,渴望几乎是瞬间吞噬了整颗心脏,一个声音在不停的说:说不定就是你想象的那样……为什么就不行呢?

尤其是在看到徒儿接下来的反应之后。乐无异脸愈发的红了,他捂住了嘴,似乎是意识到了言语上的不妥。

但是,他却没有进一步的解释。

所以,谢衣需要进一步的确定。

“……那为什么总是喜欢摸为师的这张脸?因为是自己的得意作品吗?”谢衣有种这声音都不是自己发出来的错觉。

“……因为……摸到了师父的脸,就会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的感觉,很安心……”乐无异不敢看谢衣,声音小得像蚊子。

“……傻徒儿……”谢衣觉得喉咙有些干,哑着声音说,“……再碰,为师还是会咬你的。”

乐无异不说话了。

就在谢衣以为等不到他的回答时,乐无异闭上了眼睛,似乎终于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被师父咬,我……也很喜欢。”

下一刻,乐无异的脸被手捧着转了过来,谢衣直接咬上了他的唇。

 

 

我要是在这里直接打END会不会被打哈哈哈哈哈

今天是儿童节所以绝对不会有肉啦~(。


评论(18)
热度(43)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