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二)4

4.

 

乐无异磕磕巴巴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低着头等了半天,却没听到师父的反应。

乐无异抬头偷眼看师父,看到谢衣震惊的神情。

谢衣怔忡半天,才缓缓说道:“……这么严重的事态,为何你竟不告诉我?”

乐无异心虚之下又觉得有些奇怪,摸摸头道:“没有很严重啊,我不是都逃跑了么,反正他又没抓到我……等师父你清醒过来,都是两个月以后的事了,我早就忘了这档子事了……”

谢衣又沉默了一会,突然转身在桌前坐好,抄起桌上的纸笔飞快地写起字来。

乐无异吓了一跳,心里直觉不好,问道:“师父你这是做什么?”

“给叶问闲下战书。”谢衣的脸色在烛光下有些吓人,“我就说为何突然有人冒出来为了昭明剑纠缠不休,原来是已经见过你了。早知道就接下挑战,放开了与他一搏,叫他今后再不敢打你的主意……”

“啊!?师父不要啊!等等……”

乐无异慌忙起身去抓师父的胳膊阻止他,一紧张居然踩到自己的下摆,直直向前向谢衣倒了下去,被谢衣接了个满怀。

乐无异顾不得尴尬,慌忙在谢衣怀中撑起身子道:“师父你快打住!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就跟要入魔了的人一样!师父唔……嗯……师……”

 

……总之,经过不懈努力,乐无异终于成功让谢衣暂时放弃了单挑叶问闲的计划。两人商议后决定,还是待摸清叶问闲底细后再作打算。

 

第二天,艳阳高照。

远方而来的两位偃师,是一对师徒,赠与安陆县的百姓们各种偃甲,不仅是可以帮助劳作的水车和木牛流马,还有可以玩杂耍的偃甲蝎、偃甲狮子等等,引得安陆县万人空巷,百姓争相围观。安陆县令对师徒二人善举深表谢意,还赠与了他们一块鎏金牌匾以示赞美。

两人平时也多有以偃术助人的举动,只是多为低调行事,这般兴师动众实在少有。如此折腾半天,谢衣与乐无异脱身时已是中午。

两人寻了一处偏僻人少的酒家用了些午饭。乐无异低声道:“若晋磊所言为真,如今我们这般折腾下来,叶问闲定然已得了消息,把目标对准我们,应不会再伤及无辜。”

谢衣点点头道:“叶问闲何等人物,我们一到安陆,说不定他便知道了。但如此做总是保靠些。”

“正是。待会我们就去遇害的几家看看。我与慧明已经联络过了,他说之前被屠戮的三家,活下来的人因为过于恐惧与悲痛,已经搬离安陆,我们直接潜入宅子中自行查探即可。”

“时间紧迫,也只能这样了。”谢衣略一沉吟,又道,“贺家也要走一趟。晋磊毕竟还在,去之前我们还是先征得他的同意才好。”

“知道了。要找晋磊倒也不难。”乐无异从偃甲包里翻出一只追踪用的偃甲鸟来。

 

二人最后是在一家成衣店中找到了晋磊。

出乎二人意料的是,晋磊居然是陪着一名少女,在挑选大红色的喜服。

晋磊看到二人,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但转瞬即逝。

晋磊道:“原来是谢先生、乐先生二位。我身边这位,姓叶名沉香,乃是在下的未婚妻。”

站在他身边的少女叶沉香,相貌姣好,脸上还洋溢着即将嫁为人妇的幸福神色。见到谢乐二人,笑着向他们抱拳行礼,一看便是江湖儿女。

叶……?谢衣挑了挑眉。

谢乐二人大致明白为何晋磊如此了解叶问闲了。

叶沉香笑道:“小女子见过二位。我看两位颇为面生,可是头一次到安陆来?我家就是附近碧山上的自闲山庄,庄主叶问闲是我爹亲,欢迎二位先生到我家做客,爹亲叶问闲最好结交天下朋友,见到二位定会欣喜非常。”她神态自然、落落大方,自有一番江湖女侠的英姿飒爽,令人心生亲近之感。

谢衣笑道:“原来叶小姐就是自闲山庄的千金,那么晋磊小兄弟就是叶庄主的乘龙快婿了,谢某在此先向二位道喜。实不相瞒,在下曾与叶庄主有过数次书信往来,小徒与叶庄主亦有过一面之缘,我二人心中对武功盖世、豪爽仗义的叶庄主均是仰慕许久。如今既然到了安陆,改日一定登门拜访,到时还请晋磊兄弟和叶小姐莫要嫌弃我们师徒二人才好。”

如此客套了几句,谢衣请晋磊借一步说话。

三人行至店外,见离得叶沉香远了,乐无异忍不住道:“你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为了报仇,竟然要做仇人的女婿,欺骗仇人女儿的感情?

晋磊低头道:“……这也非我本意。那时我隐瞒身份参加叶家的比武招亲,只是……只是想找回义父的魔刀……谁曾想……婚期将近,魔刀尚未到手,叶问闲那畜生竟然……竟然又将我全家……”晋磊双眼通红,抿着嘴瞪大了双眼一眨不眨,生怕泪水又要落下来。

乐无异见他难过,口气也不禁软了下来:“我知道你心中难过……但杀你家人的是叶问闲,他女儿是无辜的,你与他家既是仇人关系,将来与叶沉香定是没有可能了,你还是早早抽身,莫要欺骗人姑娘家为好。”

谢衣也道:“若你昨日所言为真,我等定不会放过叶问闲,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将他制伏后随你处置。但我见叶姑娘待你真心实意,希望你看在她对你好的份上,莫要难为她。”

晋磊想起叶沉香平日温柔待他种种,不禁抬头向她的方向看去。叶沉香似有感应,放下手中喜庆绸缎也向这边看过来,四目相对,叶沉香对着晋磊笑了一笑。

晋磊沉默片刻,缓缓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们便是……”

 

三人商议好去贺家老宅查探的事情,谢衣与乐无异二人告辞离去。

叶沉香选了好几种图案的大红丝绸,要晋磊帮忙挑选,脸上是掩不住的娇羞与欣喜。

晋磊微笑答应着,脑海中却是贺家十几口人躺在血泊中的一幕幕场景,一样是刺目的鲜红,记忆中的血腥气味令他几欲作呕。

有人说这些除魔卫道之人尽是些伪君子,当真一点不错。

……你们只道叶沉香是无辜的,谁又会想起我已经死去的的义父、叔伯姑嫂、兄弟姐妹个个都是无辜的?只是杀掉叶问闲,又如何让他也感受到失去至亲的痛苦?

 

TBC


评论(9)
热度(36)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