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二)5

5.

 

谢衣与乐无异二人来到已经空无一人的方家宅子。

事隔多日,方家已经被人重新打扫干净,东西也摆的整整齐齐。若不是有了一层薄灰,而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血腥气的话,看上去好像方家人只是临时出门去了一般。

乐无异道:“师父,通天之器呢?”

谢衣从偃甲包中取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器物来:“无妨,我来即可。”

这器物正是叫做通天之器,仔细观察便能看到上面满是不同偃甲部件接合的缝隙。通天之器可以说是谢衣此生最为得意的偃甲作品之一,其功效就在于能够展现附着于其他物品上的记忆。

谢衣将通天之器置于房屋正中,随着一阵灵力激荡,屋中景象瞬间不同,血腥的味道浓重刺鼻,仿佛潮水般冲进了鼻腔。

原本雪白的墙壁上喷溅上大片的血,颜色还来不及变深。精美的窗棱被撞得破破烂烂,崩溃的尖叫声与垂死挣扎的呻吟声透过窗上的破洞传了出去,却并不会引来救兵。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完整或破碎的尸体,其间有一两个尚未死透,身体还在不住地抽搐。

谢衣身边站着数名蒙面人。为首一名蒙面的穿着蓝黑色紧身短打的男子,一剑刺入方家最后一名抵抗之人的胸膛。

因为是已经发生的记忆中的景象,谢衣与乐无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乐无异紧紧攥着拳头,关节咯咯作响。

一个小女孩呆坐在地上,因为过于惊恐,大张着嘴巴却颤抖着发不出声音,只有眼泪簌簌落下,双眼模糊着看不清行凶者的模样。

为首蒙面人一手从尸体中抽出宝剑,另一手指着剑,用一种很慈祥的口气对小女孩说:“我最近刚得到这把神兵利器,需要人血来喂,所以今日特来登门拜访。叨扰多时,也该告辞了。他日你若遇见姓谢或姓乐的人问起今天的事情……不,只要有人问起今天的事情,就把我说的这番话告诉他便是。”说罢也不管小姑娘听懂没有,用沾满血污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带着其他人大步走了出去。

乐无异跟着几人来到院子里,看着为首之人摘下蒙面布巾。

正是叶问闲。

充盈于房屋内的灵力消散,叶问闲的身影消失,房屋也又变回了二人初进入时的空旷清冷。

谢衣与乐无异二人相对无言。在此之前,他二人已去过了另外遇害的两家,看到的情况基本与此相同。如此看来,晋磊所说均是实情。如今便只剩下贺家老宅还没去过了。

两人收好通天之器正要动身,突然听见一阵笑声从屋外传来:“哈哈哈哈叶某猜想这几日谢先生定要到方家来,不想今日运气不错,还真被我说中了!”一名中年男子不紧不慢地踱进屋内,正是叶问闲本人。他抱拳向谢衣作了一揖,笑道:“自闲山庄叶问闲,见过谢先生和……神剑昭明。”

两人有些意外他竟然这么快就现身。当下谁也没有接话,凝神应对。

叶问闲人面对谢衣,眼睛却不住向乐无异身上瞟。待说到神剑昭明,更是调笑道:“昭明小兄弟这几年过得如何啊?那日你我萍水相逢,相见恨晚,分别之后叶某可是对你思念得紧啊。”说罢伸手便要摸上乐无异的袖子。

谢衣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乐无异拉至自己身后护住。

叶问闲手上落了空,也不生气,依旧是笑嘻嘻的表情,倒真像是见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乐无异见他言语轻浮,显是未将正牌剑主谢衣放在眼里,对昭明是志在必得。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幕惨案,心中怒气难抑,最后一次确认道:“你接连制造多起灭门惨案,杀死这许多不相关的无辜之人,只为夺得昭明剑?”

“你们又没亲眼见我杀人,怎能说是我造成这灭门惨案?”

“这……”乐无异一时语塞。不错,他二人不想将通天之器的秘密告知叶问闲,但即使将今日看到的一切昭告天下,这种依靠灵力展现的幻术,又如何能作为给叶问闲定罪的证据。

“不过嘛……叶某今日是来下战书的,请谢先生持昭明剑明日至碧山山巅,我二人切磋一下武艺如何?若是谢先生肯来,叶问闲定要严查凶手,让这些灭门惨案不至再次发生;但谢先生若是不来,这将来的事情,在下也拿不准啊……”

言下之意,竟是以无辜百姓的性命作为要挟,逼迫谢衣与之一战,叶问闲好借机“光明正大”地“赢得”昭明。

“简直无耻!”乐无异气得浑身发抖,待要再骂,谢衣按住他,向他摆了摆手。

谢衣转身向叶问闲拱拱手道:“承蒙叶先生看得起在下,多次相邀,皆因谢某的原因,一直未能领教叶先生的绝世剑法。如今叶先生亲自前来送来帖子,谢某若再拒绝,未免也太不识好歹了。”他伸手接下叶问闲递出的战书,收在怀里,“那么,明日璧山山巅见。届时谢某定携昭明剑前往讨教。但我与徒儿乐无异现在还有事在身,先走一步,就此别过。”

 

谢衣、乐无异二人不顾叶问闲的反应,离开了方家。待走得远了,又绕了个弯,转头向贺家老宅的方向走去。

“叶问闲心心念念便是等明日一战,将我斩于剑下,好将昭明剑据为己有,可惜他不知昭明剑真正的威力所在,打错了算盘。今天想必他要积极备战,不会有所动作,倒是可以放心。”谢衣像是说给乐无异听,又像是自言自语,“……无异你与他交过手,觉得他武功如何?”

乐无异道:“确实不低。不过……”

谢衣笑道:“不过……还算正常?”

乐无异点点头:“对,武功很高,但还没到高得变态的那种。”

“那就好办。关于他究竟是什么,想必你我心中的猜想是一样的。待会到了贺家,说不定就能确定了。但贺家情况又有不同。若是要残杀无辜引你我前来,为对外洗脱嫌疑,叶问闲不会选择熟人下手,何况是与他有夺刀之仇的贺家。所以凶手是不是叶问闲,将贺家灭门的原因,待会还要仔细观察。”

 

果然,贺家的情况与前几家有很大不同。

通天之器上的灵力催动后,出现的画面,竟是叶问闲身着一身便装,站在贺家大厅中与一人争吵。看对方装扮言语,想必就是贺家的家主贺凛了。

叶问闲一把抽出腰间宝剑,直指贺凛眉心:“就凭你等不自量力的东西,以为能瞒得过我的耳目?许劲松他们人在哪?”

贺凛见事情败露,毫不畏惧:“我已将人交于他人保护,如今便是我自己也不知他们人在哪里。叶问闲你为了个人名利,杀人无数,在江湖中却还要维护自己的正派大侠的名号,说什么大家都是主动将神兵拱手相让,当真可笑。只怕你没想到许劲松等人没有死,如今就等着将你的累累罪行昭告天下了吧?我已得到消息,传闻之中的除魔师谢衣,为了你连杀三家数十口的命案,已经在赶来安陆的路上。到时我等一并将你杀人越货的证据交付于他,你这大魔头便等待自己的末日吧!”

从未有人敢如此当面斥责叶问闲,他也没想到贺凛竟知晓三家命案均系他所为,气得脸部不住抽搐,但听到最后,反而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你当我是为何要连杀数十条人命?!神剑昭明就在谢衣手中,我巴不得他尽快赶到安陆,好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啊哈哈哈哈~也罢,今日我就连你贺家一并除了,看看你的计划可还进行得下去?贺家满门被杀,你的朋友们可还有昭告天下的胆子?!”

说罢,持剑轻轻一划,贺凛颈部鲜血喷涌而出。可怜贺凛丝毫不会武功,没有任何抵抗便被取了性命。叶问闲持剑直奔老宅后屋,显然是去“斩草除根”了。

谢衣和乐无异脸色凝重。二人初听晋磊之言,本以为贺家被灭门是与昭明剑或魔刀刀谱有关,但不想竟是由贺凛揭发叶问闲而来。

“晋磊熟知叶问闲夺取他人名贵兵器的手段,应是知晓许劲松一事才对,”谢衣凝神思索,“何况他已成功打入叶家,骗取了叶问闲的信任,又是魔刀刀法的真正传人,贺凛将人交他保护比较合理。……但贺凛称要将证据交与我们,为何晋磊与我们交谈时,从未提及此事?”

“也许晋磊是做了好几手准备。”乐无异挠了挠头,“他毕竟不知道我们深浅,万一我俩‘被杀’,只怕辛苦得来的证据又要落到叶问闲手里。”

谢衣缓缓点头:“……也有道理。我们跟着叶问闲,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记忆幻象中的叶问闲将贺家中人杀了个干干净净,又细细将老宅中翻了个底朝天,竟是一点有用的事物都没有找到,只得忿忿离去。

 

两人收了通天之器。谢衣道:“如今看清了叶问闲的本质,要对付他就好办了。”

乐无异同意道:“就等明日,咱们与他一战。”


TBC


评论(7)
热度(35)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