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1

谢谢大家的爱与鼓励~>/////<

 

 

1.

 

酷热伏天,街上的俊男美女们都穿得十分清凉,五颜六色的T恤吊带短裤纱裙,点缀着这个炎炎夏日,也彰显着人们的青春活力。正是因为夏天的衣物贴身且轻巧薄透,他人与外物的靠近与碰触容易被身体感知,这个季节就成为了扒手们“生意”上的淡季。

然而,在A市的海市区,近来的扒窃案件却莫名地多了起来。以海市区最为繁华的纪山街为首的部分地区,公安不断接到关于财物被盗的报案。而且不论是公安抓到现行犯的场合,还是目击证人描述的情况,行窃的人都是十岁上下的小孩子。

一般未成年扒窃并不会成群结伙。何况小孩子嘛,偷东西的,大多是为了满足可以显摆一下零花钱多的虚荣心,或者是为了满足没钱去网吧,家里又不肯给的饥渴心情。像这种短时间内多人大量扒窃的,十分反常。

一个合理的解释是,有人控制着这群未成年人,形成了犯罪集团。幕后黑手利用未成年不用对盗窃行为负刑事责任这一点,控制行窃的孩子们,让他们疯狂扒窃。认识到这一点,海市区对这一情况在全区乃至全市的范围内进行了通报,并对已经抓到的未成年进行了审讯,然而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被抓到的孩子们嘴巴严得很,既不肯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信息,也不肯透露背后控制人的身份,而期限一到,公安只能放人,即使明知这些找不到父母的孩子们出去之后只会继续作案。

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多月之久,直到一个叫做巴叶的孩子的出现,才有了转机。

 

纪山街派出所的民警乐无异盯着眼前又瘦又小的孩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巴叶的头几乎要埋到地里去:“……我说,能不能不要放我走?”

……敢情现在连小孩子都学会没饭吃了就犯事进来吃牢饭吗。

乐无异立刻就想进行一番苦口婆心的思想教育了,小孩子学什么不好学人家扒包,做人不能这么没出息是不是?却在听到孩子下一句话的时候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我……不想回去。”

乐无异愣了一愣,猛然想起最近的一系列扒窃案。他试探道:“回到哪里去?”

巴叶不说话了。

旁边一同讯问的闻人羽等了一会,换了个提问的角度柔声问道:“为什么不想回去?”

“……回去了,会挨打。”

“被谁打?”

“被兄弟们……还有……道士大哥。”

……道士大哥?乐无异与闻人羽对视了一眼。

巴叶磕磕巴巴地说出了事情经过。他是大山里出来的孩子,十二岁,少数民族。因为穷,他和几个同村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出来,希望能做童工打份零工,结果半路上却被人贩子以帮助找工作为名拐骗到了A市,卖给了“道士大哥”。“道士大哥”手下有十来个十多岁的孩子,“道士大哥”给他们的“工作”就是要去扒窃别人的包。他逼着巴叶学习了扒包的技巧,然后让巴叶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每天都要出去偷东西,完成定额的“任务”,完不成就要挨打,达到定额或者超过的,就会有奖励。

巴叶给两人看了他的后背。精瘦的后背上肤色有些黑,上面横七竖八的布满了鞭痕,呈现出深浅不一的红色,显然有些不是最近才形成的;仔细观察,还能发现皮肤上有青紫的痕迹。乐无异低头详细记录,并拍了多张照片。闻人羽去拿了药箱,给巴叶涂抹一些能够止痛并促进伤口愈合的药物。两人神色正常,心里却燃起了熊熊怒火。

打人的不止是“道士大哥”,对于没有完成每天的任务的孩子,其他完成任务的孩子也会帮忙“惩罚”。“我身上的伤,有些是浩子哥和其他兄弟打的。但我不怪他们。”巴叶说。

“浩子哥是谁?他们这样打你,你为什么还叫他们兄弟!?”乐无异觉得简直无法理解。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道士大哥’让我们彼此间都以兄弟相称。浩子哥是我们当中偷东西最厉害的,每天都能超额完成任务。他平时对我很照顾,还总是劝我好好听大哥的话,努力练好偷东西的本事……因为他表现好,‘道士大哥’每天都从偷来的钱当中分出好多给他,他当着大哥的面打我们,私下就带着我们出去吃各种好吃的,还带我们去网吧玩。”巴叶的脸上出现了难过和纠结的神色,“大家都以浩子哥为榜样,都说像他一样就能过上好日子,还说谁被抓了以后要是向警察交代了就是怂货……可是我总觉得这样不对……娘总告诉我要堂堂正正做人,偷东西是不对的……我娘为了打工方便,以前攒了一年的钱才舍得买了个手机,浩子哥偷了那么多手机,那得是好多人打工好久的工钱吧……”想起好久不见的娘亲,巴叶的眼眶红了,声音也带了哽咽。

听了巴叶的话,乐无异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只有伸手用力揉了揉巴叶的头:“巴叶你是个好孩子,你做得对……”

巴叶能够明辨是非、坚持原则,然而有许多不懂事的孩子都被这“道士大哥”所诱骗,走上了错误的道路。“道士大哥”不仅利用了孩子作为犯罪敛财的工具,更可恨的是他培养出了一批惯偷,放任这种情况下去,势必毁了这些孩子的一生。不论如何,一定要将“道士大哥”绳之以法。

至少现在案情有了重大进展,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抓到的小孩口风那么严,都问不出有用的信息。

闻人一边用棉签蘸着药膏在巴叶的后背轻柔涂抹,一边问道:“巴叶,你说的‘道士大哥’,现在在哪里?”

巴叶茫然地摇了摇头。

原来,这“道士大哥”行事十分谨慎小心,平日装成云游四方的道士,有好几个落脚点,自己手下的孩子们也不放在一处。一旦有孩子偷东西被警察抓获,他就会立刻更换落脚点,再通知其余人员具体地址。乐无异他们就算赶到巴叶原来的暂住地,也只会扑个空。

“啧,真是狡猾。”乐无异咋舌。并非不相信巴叶的话,只是警力不足是客观现实,不可能出动多人去找这“道士大哥”的下落,何况这么做可能会打草惊蛇。

“……与其我们自己去找,不如问问地头蛇……?”闻人羽看向乐无异。

“你是说……”乐无异眼睛亮了一亮。

是啊,要说哪里适合犯罪分子躲避风头,有些人比警察还要了解更多。

 

乐无异换上休闲的T恤牛仔裤,与巴叶一起来到纪山街上最大的一家网吧。不明就里的人看来,还以为是好哥俩一起来打网游的。

乐无异带着巴叶七扭八拐,走进了网吧深处的一间VIP小包间。一个深色衣着梳着马尾的长发男子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正是初七。

初七根据纪山街派出所的安排,凭借之前有意或是无心将马老二送进局子的辉煌“战绩”,顺利成为了李瘸子的“公司员工”之一,因为能打架会办事,如今也是李瘸子身边的红人儿。

看着初七那一张冷冰冰的俊脸,乐无异有点心虚。他心里从不当初七是混混,然而初七现在明面儿上的身份,就是地痞无误,谁不知道马老二李瘸子大罗是纪山街三巨头呢……所以说乐无异身为人民警察,这个,那个,三天两头让初七到他家蹭吃蹭住的事儿,咳,还是别让别人知道的好,包括即将知道初七不是混混的巴叶在内——万一传到李瘸子耳朵里不就坏事了么。

考虑到这一点,乐无异堆起笑脸,热情地装模作样地向初七打招呼:“哟初七,好久不见了啊!最近过得怎么样?没犯事吧?”说着还拍了拍初七的肩。

初七奇怪的看着他,说:“谁跟你好久不见。不是昨晚还在你床上睡的么。”

……

真是搬石头砸自己脚,打碎钢牙肚里吞。还不如不装。

……初七你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乐无异扭头一看巴叶,这孩子自从进城学会了上网,明显该看不该看的都看了太多,现在正用探究的目光在他和初七的脸上来回逡巡,一脸悟了的表情。

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啊!!!还我清白!!!

乐无异气得要死,把初七拉到一边小声跟他抗议:“你昨晚不是睡的客房吗!?怎么就变成睡我的床了!”

初七依旧对乐无异的言论感到奇怪:“你客房里的床那不也是你的床么。”

乐无异:“……”

巴叶看着两个大哥哥在墙角面对面离得很近地嘀咕了半天,然后脸上有刺青的大哥哥一脸不情愿地走过来对他说:“刚才我是开玩笑的。我昨晚在自己家睡的。”

巴叶迷茫了。

大哥哥昨天睡在自己家里/大哥哥睡在乐大哥的床上——所以乐大哥的床在大哥哥的家里——所以是乐大哥把床搬到了大哥哥家里——乐大哥晚上要在自己床上睡觉——所以乐大哥和大哥哥昨晚在大哥哥的家里,睡在同一张床上。

巴叶不迷茫了,巴叶恍然大悟。

他带着由衷的钦佩之情,激动地对乐无异说:“我明白了!原来还可以这样!!”

乐无异后知后觉地发现巴叶的脑回路似乎依旧在奇怪的方向上疾驰,然而理智告诉他,还是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了。

 

TBC

 

装傻。就是故意的。


评论(11)
热度(47)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