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2

这周双更,下周可能就不更了。(喂

我当然不会忘记乐乐是脑洞大王的设定!初七也是!!

2.

 

初七听巴叶讲述了大致的事情经过。

乐无异坐在可转动的皮椅上,补充道:“现在的情况是,巴叶的暂住地只有盗窃团伙的一个小组,是巴叶所说的那个‘浩子’在管理,并不是‘道士大哥’的落脚地。我们把巴叶放回去,‘浩子’应该还会让他继续盗窃,但‘道士大哥’的住址我们仍然不清楚。现在直接去抓了‘浩子’没有意义,他也是个未成年,而且肯定会惊动‘道士大哥’。”

初七问:“那需要我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打入他们的盗窃团伙做特情吧?扒包倒是不难,我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话五六十个钱包没问题,抓紧点时间一百个也成,就是跟李瘸子那边不好交代……”

乐无异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初七说的是啥,赶忙摆手说:“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初七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运动服式的中学生校服,犀利的杀马特发型,上面专门挑出了几绺染成了绿色,一边的刘海长长地梳下来,正好挡住了一半脸。他蹲在地上,眼含热泪地跟“道士大哥”说:“大哥!我离家出走俩礼拜,现在连去网吧的钱都没有了!你收留我吧!我啥都肯干!!”

道士大哥:“……你多大?”

初七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十三岁。”

道士大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乐无异躺倒在皮椅上使劲拍着椅子扶手笑得死去活来。

乐无异突然陷入自己的脑洞不能自拔一会哭一会笑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初七早就习以为常,坐在一旁淡定地问起了巴叶关于“道士大哥”的外貌等特征。

最后三人约定好,由初七在李瘸子那边摸一下情况,看能不能打探出“道士大哥”的落脚地;巴叶这边,乐无异先让他回去,以免耽误时间长了引起盗窃团伙的疑心。临走前,乐无异还给他塞了些钱,省得他回去后这几天挨打。

 

马老二刚进去那几天,李瘸子天天都跟过年似的,不知道从哪特意买了几十挂大地红鞭炮,连着放了十几天。但嘚瑟劲儿过去了,他反倒有了失落感。这种失落感在对手变成了大罗后越来越严重。

“自从马老二进了局子,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劲敌已经败在我手下了!……唉,真是高处不胜寒啊。”李瘸子坐在他的奔驰车里,再一次向初七感慨道,语气中充满了寂寞。“不过这里面有你的功劳,你是大功臣!”

下午两点十五分,今天的第五次提到马老二并说了高处不胜寒这句话,意味不明。还好,比昨天的记录已经少了很多。初七默默心想,然后表示理解地向李老板点了点头:“李哥过奖了,都是李哥老谋深算,已经把他逼到了悬崖边儿上,我只不过是帮忙推了一把。”

李瘸子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

“李哥,怎么喜宴还没吃完就出来了?”坐在一旁的小弟问。

李瘸子、初七、这个小弟加上开车的司机,一共四个人,本来是去参加李瘸子一个朋友的喜宴。结果饭吃到一半,李瘸子接了个电话就把几人叫了出来,坐上他的大奔急急赶路。

李瘸子脸上一阵抽搐,恶狠狠地骂道:“还不是那个大罗!没别的本事,整天就知道像只苍蝇似的骚扰别人!刚刚接了个电话,大罗的人又跑到咱们的工地上去闹事了!还不就是为了给我心里添堵!”

他拉下车窗向外面泄愤地吐了口痰,扭头回来对初七说:“待会到了工地,你给我狠狠地打他们!出了事算我的!”

初七平静地答了一句:“好。”

当然不能真往出事了打,打出事了李瘸子才不会担着,说得好听而已。

李瘸子得了他的承诺,舒了口气。身边小弟见气氛又缓和了,忙转移话题:“说起结婚,七哥你还没结婚呢吧?准备啥时候办啊?”

初七听得一愣,怎么这种话题还能扯上他。他顿了一下,才答道:“目前还没有这方面想法。”

“诶?上次七哥你救的那个妹子,我听说不是挺不错的么,你俩还成了,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个下文啊?”

初七又愣了好半天,才明白他说的救妹子是乐无异男扮女装那一回。糟糕,忘记自己还上过报纸了。等等谁跟你说我俩成了的……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初七看着李瘸子似笑非笑的脸,心中警铃大作。李瘸子明显也是看过那条新闻的人,该怎么跟这帮地痞解释那次的事?当然不可能说实话,但就照着新闻稿说他身为热心市民击退了一个色狼也很有问题,混混会见义勇为拯救面临被猥亵的妹子吗?当然不会有那种闲心,除非混混看上妹子了……

初七心念一转,做出一副烦躁的表情,点了一颗烟,皱着眉头大声道:“那件事我不想提。”

这话一出,彻底勾起了车上人的好奇心,连李瘸子都追着问:“咋的了,什么情况?咱初七兄一表人才,那妞儿还看不上你是咋的?”

初七“大倒苦水”:“哥你不知道,这事才不像报纸上写的那么简单。”他狠狠抽了一口烟,“那一阵我不是跟马老二闹掰了么,还把他的人给打了,你知道这货干了个什么事么!?他找了个流氓要对我女朋友下手!幸亏我觉得不对,赶到了公园。差点就出事了!把我家乐乐吓坏了,她哭得可惨了。那次我真的气疯了,差点把人打死……”

初七一改往日少言寡语的常态,添油加醋地胡扯一番,听得车上几人目瞪口呆。

越是这种胡扯的话越有人信。李瘸子听到了这么大的八卦,为表象背后的“内幕”故事深深震撼,唏嘘不已,情不自禁安慰道:“这么说来你那会真是受了不少委屈。不怕,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了尽管跟我说!”

小弟在一边,也惊叹道:“原来不是网上说的那样,那个妹子本来就是七哥你的女朋友啊!”

初七一脸重情重义的男主貌,深沉地望向车窗外:“我钱包里本来放了一张乐乐的照片的……出了这事以后,我怕再因为我的事有仇家盯上她,就不敢随身带跟她有关的东西了。我不想拖累她,为了这事我跟她结婚的事都往后拖了……”

平日以看偶像剧为最大爱好的小弟感动得热泪盈眶:“七哥你真是好男人!!”

初七好像找到了知音一般,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弟把这荡气回肠的故事又回味了一遍,心中的初七的形象已经如许文强一般高大。突然又反应过来,贱兮兮地用手肘捅了捅初七说:“七哥,嫂子长啥样?好看不?”当然也要冯程程般美丽的女纸才能配得上我们七哥!

初七呆了呆,想起乐无异温和的笑脸,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点点头说:“那是我老婆,当然漂亮。她好像还有点外国人血统,长得挺洋气的。”

“哇哦~~~”小弟两眼直冒星星,脑子里已经开始播放俊男初七与混血儿美女主演的100集言情连续剧了。

李瘸子回想起那条新闻上的照片,恍然大悟:“原来是混血儿,怪不得看起来个子挺高。”

深信不疑。

“七哥七哥!有时间能不能把嫂子带来给我们见见!”

“……也行啊,她厨艺特别好,我让她做饭给你们吃。”

“真的啊?太好了!”

真的才怪。

终于把这帮人糊弄过去了。初七一阵心虚:乐无异要是知道我这么跟他们说,估计以后连家门都不让我进了……他下意识地捂住已经被乐警官养刁了的胃。啧,每个礼拜就指着去他家的时候能吃好的呢……

 

想起乐无异的嘱咐,初七跟小弟说道:“有一百块钱没有,借我。”

“有有,”小弟一边掏钱一边问:“七哥怎么了,现金花完了?”

“最近流年不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被一个小屁孩扒了包,追了几步没追上,好在里面也没多少钱,就算了。”

李瘸子本来没说话,听到这里突然说:“最近外面扒包的小兔崽子多,你们平时小心些。”

他果然知道。初七问:“怎么?”

“哼,最近有人带着一帮小孩儿成群结队的扒包,仗着住在我跟大罗地盘儿交界的地方,不给保护费。打他的如意算盘,敢在界边儿上闹腾,看我让他交双份的钱!”

李瘸子跟大罗地盘交界的地方……初七默默盘算着,说道:“这么嚣张?!人在哪呢,哥我帮你去料理了他。”

“不急,这几天事儿多,等过几天我空出手的,弄不死他。”

 

几人聊着,就看见前面不远处,冒出一辆宝马,缓缓开过。车身被喷成了闪亮的金黄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简直是闪瞎人眼的节奏。

如今敢在纪山街上这么招摇过市的,不是李瘸子,自然就是大罗了。

李瘸子气得对着那辆车比出了一个中指。

“大罗这人还能要点脸不?把车弄成这么恶心的颜色,一点品味都没有!马老二的境界不知道比他高出多少!”提到马老二,李瘸子失落感再次袭来。

“唉,高处不胜寒啊——”

第六次了。初七默默想道。

 

 

TBC


评论(16)
热度(36)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