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疯狂的偃甲车2

一切有趣的设定归属于古二及疯狂的麦克斯。

剧情需要,流月城真·反派,没有隐衷。慎入。(重要的事情每更说一次

 

2.

 

三天后。

一辆改装越野车撞破了流月城营地一处石殿的大门,飞速向外逃窜。隔了几秒,又有数十辆流月城的改装汽车和摩托车从撞破的大门中呼啸而出,对着前面的越野车紧追不舍。大量飞沙遮挡了后面车辆的视线,驾驶的流月城众丝毫没有减速停下的意思,全部将油门一踩到底,享受追逐本身带来的刺激。

乐无异坐在越野车里,一面飞速逃跑,一面懊恼不已。这一回必须承认,是自己太过大意了。老爹不止一次说过自己还太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可因为前几次的成功,他都将这些话扔在了脑后。当他进入所谓的破军祭司殿中就知道了情况不对,然而还是被突然出现的流月城杂兵阻碍了撤离的脚步。好不容易开车闯了出来,乐无异拉下手旁的操纵杆,几只三条腿的小东西从车尾滚了出来,向着后面的车队奔跑过去。

这些东西体积小、速度快,落在地上像老鼠一般乱窜。靠前的几辆摩托车堪堪避了过去,后面的汽车体积大、转向不易,虽然那小东西头顶上有红灯一闪一闪,仍是躲避不及,碾过后直接砰的一声巨响,车被炸上了天空,连带着将周围的几辆摩托车也掀翻,飞出好远。

这样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追逐部队已是人仰马翻。乐无异心里乐开了花,想着用这一招,定能让流月城的人知难而退。

谁料大批摩托与各式汽车从冲天的火光与烟雾中冲出,依旧是死命地追在后面,似乎毫不知放弃。想起在石殿中看到的那些人血红的双眼,要甩掉只怕很难。但炸弹已经全部放出。而自己被捕不但可能没命,还会给老爹带来麻烦,乐无异心沉了沉。

看了看后视镜,与后面的追兵之间的距离无法拉得更远了。他咬了咬牙,拉出车中的导灵管,接通了灵流。

越野车突然跳起来似的弹到了半空,然后车头向下,整部车钻进了沙中,不见了踪影。

“是偃甲改装车!会土遁!”流月城追兵中领头的摩托车手扭头向后大喊道。

所谓土遁,就是经过偃化改造的汽车可以在沙土中流窜,就像潜艇在水中行进一般。通常若是前后车之间距离够远,不知道前车在何处潜入地下,又把握不住其行进方向,这飞贼就别想抓到手了。乐无异一向对自己的改造技术颇有自信,这回便是要赌上一把,看看在距离不足的情况下能否甩脱流月城。

追兵队伍中有一辆敞篷跑车,里面坐着一个穿着绿色祭司服戴耳钉的男人。他将被风吹乱的打满了发胶的头发向后理了理,抓起电喇叭吼道:“下土弹!”

数辆汽车上有弹头发射器升起,“突突突突突”的密集声音响过,数百发土弹被均匀射入追逐队伍四周的沙土当中,地面随之颤动,是土弹遇沙土后在地下爆炸了。

数枚弹头钉在了乐无异的车身上爆炸,车身经不住摧残,灵力传输中断。地面上出现一个小土包,越野车被迫从中露头,回到了路面上狂奔。

流月城的人就像狼群发现了落单的小鹿,兴奋地呼啸着驾车跟上。

难道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了?乐无异看看见底的油表与灵力表,再看着后视镜里逐渐接近的追兵,有些惊慌失措了。

 

突然,他看见在前方不远处的大道边,停着一辆大货车。车厢上画着流月城的标志,看来是流月城用来运送物资的车。

乐无异转了方向盘,一脚踩死刹车,越野车停在了大货车旁边。他从车上跳下,拽开大货车的门直接上了车。

这大货车的驾驶室比一般的货车车头更为宽敞,有两排座位,并有一条过道可以直接进入车后的货箱,货箱与驾驶室只间只加了个门帘作为遮挡。后排座位上躺着个长发男子应该是在睡觉。他长发用绳子捆成一个辫子,脸上戴着个眼罩,乐无异看不全他的脸,估计是个比自己大几岁的青年。

青年似是被乐无异惊醒,未等翻身坐起,乐无异的机关袖箭已对准了他:“不好意思,事出紧急,需要借你的车一用。”

青年只是双手举起表示配合。

乐无异在驾驶位上坐好,一看车上的装置和表盘,乐了:“想不到你是个偃师。”

戴着眼罩的青年似乎也颇感意外,说:“你懂偃术?”

“嘿嘿,不瞒你说,我也是偃师。”乐无异一手继续用袖箭指着对方,另一手熟练地启动大货车,嗯,不错,短短几秒车速就提高到了几百公里,有望甩开这帮烦人鬼了。

那青年一点都不紧张,坐在后排朝窗外伸头一看,愣了愣:“……你在被流月城追杀。”他又回过头来,“你可知我这是什么车?”

乐无异这才发现青年脸上戴着的不是眼罩,而是个面具,对方双眼可以透过面具视物。“你不用伪装了,我知道你根本不是流月城的人,这车也不过是你为了掩饰故意伪造成流月城货车的模样。”乐无异淡定的说着,“通过偃术大幅提升车速,用灵力做动力,可用于日常生活,内置武器,具有布置陷阱和其他一些我还没看出来的功能。这要是流月城的车,被你改造得这么先进,沈夜早就全城推广了。”

那青年笑了:“你倒是很聪明……你是犯了什么事,让流月城追杀?”

乐无异眼看着前面的路,对着身后之人的手虽然举着,已经没在留心盯着人了。大货车行驶速度快,从仪表上看对燃料和灵力的消耗竟比他的小越野车还少。他固定住行车方向和速度,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些,想了想说:“你既然也是偃师,我也不瞒你,其实……是因为我偷了流月城收藏的几件谢衣大师制作的偃甲。”

“……谢衣……大师?”

乐无异愣了一愣:“喂,别告诉我你一个搞偃术的,连谢衣是谁都不知道啊。”

“……我孤陋寡闻,小兄弟你告诉我好不好?”

乐无异有些鄙视和无奈,但还是很耐心地向他科普:“我接下来说的你可要记住了。他可是咱偃术界里程碑式的人物,对偃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首先是个考古学家,致力于发掘研究大灾难之前的曾经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涉猎范围包括机械、信息、生化等多个学科,所以说他曾经有个外号叫做‘最接近过去神一般的黑科技的人’!当然这里的黑科技是褒义!但是后来经他研究比较,他把在大灾难之前并不受人欢迎的偃术作为了自己终身的追求目标与研究方向,因为他认为偃术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而且灵力作为偃甲的耗材,清洁、可再生,能够解决现在资源严重不足的困境。要知道偃术可是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前差点失传的学科,你说这人是不是很吊?唉,谢大师真是个天才……”作为对谢衣的崇拜者,一说起他,乐无异就打开了话匣子,赞叹连连,停都停不下来。

青年心里很想说那个黑科技啥的称号是你自己后加上去的吧,但不知为何,最后竟有点结巴地说了句:“原来是这、这样……谢谢……”

乐无异从后视镜看不出青年的表情,说着话也放松了对他的防备,早就把手收了回来。“不用谢,我也是一提起谢伯伯就话太多了,嘿嘿……”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你又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流月城偷谢衣的偃甲呢?”

“这个嘛,就要说到谢衣的另一个身份了。”乐无异有些神秘地说到,“他啊,还曾经是流月城的破军祭司,原本是下一任大祭司的人选。谢衣原来制作的偃甲‘通天之器’,曾经帮助流月城找到了最大的水源,就是现在流月城所在的地方,流月城才会像现在这么强大。但在二十多年前,他跟现任大祭司沈夜产生了矛盾,看不惯他的一些做法,就带着通天之器叛逃流月城,结果被沈夜追查到行踪,把他杀害了……”说到这里,乐无异气愤地一拳砸到了方向盘上,然后醒悟自己现在是在开别人的车,又连忙道歉。

“谢衣这一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大家过得更好。但现在流月城掌握了大量谢衣的作品,却都把它们用来掠夺别人的资源、扩张自己的地盘。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看起来很幼稚,但我就是气不过……你放心,之前偷来的那几件被我分别交给另外几个部落用来造福大家了,并没有留在我的手里。”

青年点点头:“你是个好孩子。我本以为你会将这些偃甲留给自己用来研究偃术。”

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对了,其实我是有私心的……这些偃甲到手后,因为实在手痒,像什么偃甲飞鸢啊,冰火同制炉啊什么的我都拆卸过,研究过其中原理后又重新拼装起来才转交给别人的。”

青年有些惊讶:“以你现在的年纪,能够将它们拆卸后再完好无损的重新拼装起来?”

乐无异点点头:“那当然啊,我又不是最初设计者,这种工作没有什么难度。……不过看来流月城是早有准备,这回把我抓了个正着,辛亏我遇见了你,而且你还是个偃师,也算咱俩有缘了。”他扭头向青年笑了一笑。

青年看着他的笑脸,正要接话,轰的一声,车身剧烈地颤了一颤。

青年伸头向车窗外一看,后面的追兵摩托车提速明显,竟已到了货车身侧。他自言自语道:“几年不见,城里在这方面还真是进步神速……”

货车身侧的流月城众见了车上标志,还以为青年是流月城的运货司机,骑在行驶的摩托上大声喊道:“你把车门打开,让我们上去!”

青年朗声笑道:“不好意思,早就上了贼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儿手臂粗的火箭筒扛在肩上,一炮将那摩托轰出好几米远。

乐无异又惊又喜:“你从哪搞来的这么好的东西!?”

青年沉声应道:“待会再说。你专心开车,我来应付他们。”

眼见有人牺牲,流月城众没有退缩,相反大笑着又开车逼近。有人被之前的炸弹炸得缺胳膊少腿,瞪着血红的双眼浑身是血地继续追击,显得格外惊悚诡异。

“这群人都是疯子吗!”乐无异大喊。

“这些人曾经是正常人。但在进入流月城后……现在他们已经不是人了,救也救不回来。”青年说着,又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外,一炮一个,不多会已掀翻了十几辆车。眼见着追兵只剩下后面的几辆高级汽车了。

带头追人的绿衣祭司被气了个半死,怎么被提拔为高阶祭司的第一次出任务就这么麻烦!他冲着自己车上的司机喊着:“送我上车!”

跑车直接冲到追兵队伍的最前面,直接撞上了货车的车尾。

祭司扶着颠簸的车身跳进货车车厢,摇摇晃晃地向驾驶室前进。

乐无异急道:“有人上来了!”

青年淡定道:“莫慌,他过不来。你现在启动驾驶台右边面板右数第三个装置,应付后面扑上来的几辆车!”

乐无异依言操作,面板下方弹出了一个隐藏的操作台,上面是电子的显示屏,屏幕正中显示的是启动流弹轰炸的选项,而背景是一个似齿轮似绿叶的标志图案。

乐无异愣住了。

青年大吼:“还等什么!快操作!”

乐无异用力按下“确定”的选项。货车车尾的半空中出现了绿色光芒的灵力法阵,偃甲流弹从中出现,如雨点一般砸向追兵们。

 

绿衣祭司在车厢中突然觉得不对,一回头,车厢暗处的角落里伸出一条触手一样的东西,直直戳向他。他一惊,忙拔枪射击,触手毫不躲避,子弹射在上面纷纷被弹飞。触手蛇一般缠住他的身体,令他动弹不得,身上被勒得骨头都要断了。

这时他才看清,这长长的东西并不是触手,而是一条蝎子尾巴,而且……是偃甲材料制成的蝎子尾巴。

 

追兵全部清理完毕。大货车在奔驰了几十里地后,终于缓缓停下。此时天已快亮了。

巨大的偃甲蝎子从车厢中爬出,将尾巴上挂着的绿衣祭司甩到地上。青年下了车,看到绿袍祭祀陌生的脸庞时愣了一愣,道:“看来你是流月城近来新提拔的祭司?”

那祭司虽不知道青年是如何得知,但还是努力从地上爬起,自恋地理了理自己的发型,骄傲的说:“亏你识相。快将你身边的这小子交给我,不然流月城跟你没完。”

青年笑了笑,问:“那么请问您如何称呼?”

祭司翻了个白眼:“叫我雩风大人。”

“那好。不论今天我交不交出身边这位小朋友,流月城都不会放过我。所以就请雩风大人自己回去复命,好自为之吧。”说罢这青年也不理他,自己走到货车旁边蹲下检查损坏的情况。

“你……!”从小到大没几个人敢这样对雩风说话,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见那扎马尾的小偷刚刚下车,离他和青年还有十余步的距离,青年又把后背对着自己毫无防备,心里有了主意。他摸出了一把匕首,快步冲向青年,对着心脏位置狠狠捅去……

噗地一声轻响,乐无异在不远处惊叫出来。

雩风艰难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心脏部位已经被巨大的毒蝎刺自后向前捅穿,不断有小股的血液从胸前喷溅出来。

青年起身,站在他的面前,带着面具的脸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前面干掉的杂兵来不及清理了,但雩风的尸体我想还是简单埋一下,我怕流月城的人根据尸体又会找到我们。”青年说着,一抬头,看见乐无异盯着自己,身体在……颤抖?

乐无异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缓缓说道:“……每个偃师都有自己的纹章……刚刚我在车上看到你的纹章了,那是……”

啊,原来是说这个。青年笑了:“抱歉,小兄弟你对我的评价这么高,刚刚因为受宠若惊,都没做自我介绍。”他摘掉面具,露出了温和俊朗的面容,又从口袋里摸出单片眼镜戴在了右眼上。

“我叫谢衣,也是个偃师。不知道小兄弟你如何称呼?” 


TBC

(好想直接打END……(

评论(18)
热度(4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