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疯狂的偃甲车3

2015年最后一天来一发更新。预祝大家新年快乐,谢谢你们一年来给我的支持与鼓励,你们就是我更文的动力>3<

剧情需要,流月城真·反派,没有隐衷。慎入。(重要的事情每更说一遍。

 

3.

 

乐无异呆愣了几秒,然后想要把错误的念头从脑中甩出去一般,使劲地摇着头:“不,这不是真的……”他努力压制住激动的心情,但颤抖的双手和声音还是出卖了他,“谢大师算起来到现在至少也要四十多岁了,怎么会像你这样年轻?”

谢衣微微偏头,似乎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然后道出了结论:“嗯,我保养得比较好。”

“……”乐无异一时无语,“你少来,我……我听说谢衣二十多年前被沈夜杀了,你若是他,怎么会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他惴惴不安,虽然他接到的情报是这样,但不排除是假情报的可能。毕竟今天他刚刚被流月城放出的假消息摆了一道。

谢衣苦笑了一下,无奈道:“……至少我现在是活着的。”

眼前之人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说话含糊不清,但就是这样一个浑身都是“破绽”的人,反倒让乐无异难以认定他在伪装。毕竟,冒充谢衣可以说有百害而无一益,要被流月城追杀不说,还会吸引来一些凶悍的流寇劫匪、亡命之徒;如果此人知道乐无异的真实身份,想要骗取他的信任,那么完全可以伪装成其他什么人,毕竟冒充一个偃术如此高超的大师,可是个高精尖的技术活;更何况直接绑架乐无异去要挟他老爹还要更省力气些。

谢衣看着少年纠结的神情,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也能大致猜到他在想些什么,暗笑不已,一脸正色道:“小朋友不必介怀,你的怀疑确实很有道理。路遇行人,偏偏是一个二十多年前就应该已经死去的,呃,照你所说也算是个‘名人’了,这几率确实太低了点。你不相信无妨,若我是你也一样不会相信。”

他、他这是故意说这些话,让我松懈防备,好骗取我的信任么?

乐无异的理智不停地对自己叫喊着,用点脑子啊,这个人有问题!但他的感情已经跟眼前的青年一起站到了天平的另一边了。

他努力地装出一副狐疑的表情,眯起眼睛看着谢衣。

谢衣只是微笑着从容点了点头,说:“……所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都好,只是我真的没有恶意。啊,对了,我还有个请求。不论你实际上把我看成是谁,至少请用‘谢衣’这个名字称呼我,不然我怕我会反应不过来。”

谢衣招了招手,不远处的偃甲蝎欢快地爬到了他的身边,还蹭了蹭他的胳膊。“我刚才看你盯着它看了半天,想必对它很感兴趣。”他又看向乐无异,“所以……现在你不过来看看它么?你大可以直接拆掉它哦,前提是拆完你得负责把它再重新装好。”

因为疑似见到了生命中的偶像,乐无异白嫩的脸庞一直是红番茄的状态,刚刚才恢复正常。听了这话,他的脸又重新迅速染上了红晕,眼睛都亮了起来。

谢衣看见,少年咬着嘴唇,手扯着衣角,扭捏了半天。然后终于没有忍住,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向他——身旁的偃甲猛地扑了过来。

他不禁笑了,有种在野外设陷阱抓小动物得逞了的成就感。

少年用手指轻轻敲了偃甲蝎的外壳,大蝎子配合地一动不动随他折腾。“听这声音,怕是刷了有三层连金泥吧?不对,有四层!”乐无异激动地自言自语,“……好厉害,远处看的时候这么一大块甲壳还以为是一整块部件,原来竟然是这么多块关节拼出来的!怪不得蝎子的动作这么灵活!……咦灵力场居然被分成了十四,不对是十六块……”

谢衣赞许地看着他鼓捣。

这真是个好孩子。聪明,有小心机,却也直率朴实;在偃术上不但有天分,更有热情;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颗善良正直的心,愿意用偃术去造福人类。

如果是他,应该能把偃术发扬光大吧。

这样想着,谢大师终究也没能忍住手痒,趁着乐无异全神贯注地投入在拆卸事业中时,偷偷摸了摸少年毛茸茸的头顶。

 

沈夜带人赶到雩风的死亡现场时,已经是中午时分,脚下白花花的沙子的反射令阳光更加刺眼。

他只是手中把玩着一块现场找到的偃甲流弹碎片,沉默地着看几辆用废旧零件拼装起来的推土机移动着笨重的身躯挖来挖去,从沙下刨出了一个人形的物体。

原本负责处理现场的中级祭司身上直冒冷汗。刚刚他听说沈夜居然要亲自过来,吓了个半死,还以为是自己出了什么差错。直到听说是因为新提拔的高阶祭司雩风死了,才稍稍放下心来。这会他慌里慌张地跑到沈夜跟前,殷勤道:“大祭司,这正是雩风大人的尸体没错~”说罢还故作悲伤地叹了口气。

沈夜面无表情,问:“那个活口呢?”

被炸掉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的摩托车兵拄着拐杖,在别人的搀扶下快步走到沈夜跟前,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大喊着:“大祭司你相信我!让我再去找他们!我一定可以认出那个飞贼和他的同伙!”

沈夜说:“那飞贼我在殿中也见到了。倒是后面出现的那个同伙,你说说他长什么样?”

“那人戴着面具,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沈夜翻了个白眼,扭头对其他人吩咐道:“去找画师,按他说的来,把那两人的相貌画出来。”

华月看沈夜攥着那弹片不放手,问道:“大祭司可是想到了什么?”

“按照那活口的描述……这种偃甲流弹的技术,不会让你想起一个我们很熟悉的人么?”

华月尴尬笑道:“可是那人不是已经……”

 

几人正说着,两名嫌疑人的画像已经画好。沈夜接过看了一眼,把人皮卷递给华月。

华月接过一看,倒吸了一口气。

那所谓的飞贼同伙,虽然戴着面具,但一眼看去,确实与“那个人”像得很。

“这……这人戴了面具,虽然面部轮廓很像谢衣,但毕竟他已经死去多年……”

“凡事都有例外。”沈夜道,“回去以后你把通天之器取来给我。”

“这样不妥,”华月惊道,“通天之器中所剩灵力不多,而时至今日我们还不能得知谢衣是如何将灵力灌注进去的,毕竟我们还要用它来寻找水源……”

沈夜又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

华月被沈夜的眼神看得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她小声嗫嚅道:“属下知道错了,这就去办。”

 

通天之器的威力,在于读取物品上所附有的记忆。

流月城的神殿之中,通天之器用灵力为在场的高阶祭司们重现出流弹被制作出来的虚幻场景。

众人看到,曾经的大祭司职位继承人谢衣,在狭小逼仄的房间中将偃甲材料和灵力融合,制作出一颗颗流弹。随后谢衣戴上了面具,将流弹装箱,四周随之一黑。虚幻场景再次出现,已经是乐无异慌张地按下启动开关,流弹飞速冲向流月城的疯狂骑兵们。

“竟然……真的是他……他没有死……”其他高阶祭司们同华月一样,震惊不已。

沈夜似乎就料到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惊讶。相反,他死死地盯着场景中谢衣健全的肢体与流畅的动作,似乎若有所思。

突然,他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瞳,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面无血色的独眼医生瞳表情不变,但眼中现出的精光出卖了他心中的情绪。“是的,大祭司。谢衣他,已经克服了毒瘾……他是我们流月城里第一个同时战胜了‘浊气’与‘魔气’影响,成为一个完全健康的个体的人。”他有些神经质地搓起了双手,“真想现在就抽出他的血,切开他的身体,看看究竟是什么拯救了他。”

“不不不,老朋友,”沈夜笑道,“在你做这些之前,我想有方法会更快地解除我们的痛苦。”他大手一挥,高声说道,“传我的命令,既然叛徒谢衣依旧存活,将其列为特级通缉犯,要求活捉!为了健康、光明的未来,全城民众上下齐心,务必将其捉拿归案!等把人抓到,我要亲自审讯他,定要逼问出他祛除‘矩木’毒瘾的办法!”

 

 

TBC

评论(9)
热度(41)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