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3

3.

 

初七被纪山街派出所的大小王两名同志带进所里时,乐无异正忙着安抚一位大爷。

“他这是赤裸裸的扰民!这事你们公安必须管管,大半夜的放鞭炮,二踢脚什么的成箱点,这是不让咱们老百姓活了!”

“……”乐无异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大爷您知道这半夜放鞭炮的是谁吗?”

“我要是知道还要你们派出所干啥!”大爷越说越激动,满是皱纹的脸涨得通红,“我告诉你,我心脏不好,今晚他再放鞭把我吓出点什么事,那就是你们警察渎职!我家人就要去上面告你们!”

大爷您怎么就知道对方今晚还接着放鞭啊。乐无异心里默默吐槽,当然并没有敢把话说出口。其实大爷说的对,半夜放鞭确实应该制止,但是今晚人家要是不出来,民警上哪去核实谁昨晚放了一整箱二踢脚和十几挂大地红啊?何况这种事不是应该先找他们社区物业么?话说回来放鞭的是不是大爷他们那个小区的人都说不定呢……但是看这大爷不依不饶非得讨个说法的样子,这几天他该有的愁了。

初七手上戴着铐子,和大王小王同志以“审讯室有人占着先等会”为理由唠了半天纪山街风云变幻的治安形势,扭头一看乐无异和大爷居然还没掰扯完。他一听,原来是为了这事,主动走过去坐在了大爷旁边,问:“大爷,您说的是不是有人昨晚在琴川社区放鞭的事儿啊?”

大爷一愣:“是啊。”

初七坐正了身子,面朝乐无异说:“警察同志,我有线索要举报。昨晚是李瘸子放的鞭。”

大爷脸色变了,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明显是知道住在同一个社区的邻居李瘸子,是个什么货色,什么行事作风。

初七细细地看着大爷的脸,像是想记住大爷的长相一般,缓缓接着说:“……李瘸子是我的老板,所以昨天是我陪着李瘸子一起放的鞭。”他又转向乐无异:“我一定配合民警工作,坦白从宽,请公安对我这次的事情从轻处理。”

大爷啊啊啊的高喊着,从派出所跑了出去,一点也不像心脏有问题的样子。

乐无异扶额:“这么吓唬人家,不好吧。”虽然他是很感谢初七帮他解围啦。

“我没有吓唬他,昨天的鞭炮确实是我陪着李瘸子放的。”

“……啥?”李瘸子虽然是个地痞,但也不是会半夜放鞭炮的风格啊,这不纯属闲的蛋疼吗。

“李瘸子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太好。昨天从外面回到他家里后,他就一直在抽闷烟。我为了套话,就陪着他聊了一会,也没着急回家。”初七回想着那时李瘸子脸上的落寞表情和他那句经典的“高处不胜寒”,当时不知为何,竟有种理解他的感觉,“后来聊到了半夜,他突然说要放鞭炮,我就帮他搬了一箱大地红和二踢脚到院子里,看他一个人一句话不说地放鞭,放了有一个来小时。那些鞭炮还是当初为了庆祝马老二进去了的时候买的。”

“……他有啥事啊,这么想不开。”乐无异一脸“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的表情。

正在旁边写报告的小刘来了句:“失恋了吧。”

乐无异瞪了他一眼。

转过头来又问初七:“李瘸子脑抽就算了,你也脑抽是怎么着,怎么还跟着他一起放鞭炮?”

接着写报告的小刘又来了句:“为情所苦呗。”

乐无异抄起桌子上的台历就扔了过去。

初七不置可否,只是说了句:“李瘸子再放鞭炮,我会拦着的。”

 

闹得够了,两人开始说正事。

“你这回又是犯什么事了,说好的老实本分呢?”

“李瘸子要我去打大罗的人,正好有事要跟你说,就借着打架的机会进来了,省得每回来找你还得偷偷摸摸的。”

什么叫来找我还得偷偷摸摸的,又不是偷情。乐无异懒得说他,问:“什么事?”

“你让我查的那个‘道士大哥’的落脚点,有眉目了。”

乐无异眼亮了亮。

“李瘸子告诉我那‘道士’住在他和大罗地盘的交界处。两人地盘交界、又有可供外来人租住的地方,一共有三处,一处是个小宾馆,一处是民宅里的日租房,还有一处是外来农民工聚集的临时搭建的板房。你去这三个地方查一下吧。”初七在A市地图上指了出来。

“太好了!”乐无异兴奋地右手一拳砸到自己左手手掌上。到这三个地方,私下调查一下有没有人带着几个孩子入住,就能确定这‘道士’的所在之处了!

 

民警冲进破败的民宅时,“道士大哥”慧明正在教新拐来的小孩子扒窃技巧。

屋里的四五个孩子就像炸了窝的兔子四散奔逃,好在民警们准备充分,来人不少,把屋子里的人团团围住,一个都没漏掉。只是孩子们不懂事,抗拒挣扎得厉害,这会又是夏天,好多民警暴露在外的胳膊上满是牙印,身上也有被踹得青紫的部位。

乐无异将少年“浩子”的双手扭在背后铐上手铐,想起同事们说起在慧明的其他几个据点里发现的孩子们也都是这个样子,心里不禁感叹,做这群小鬼的思想工作怕是难了。

 

慧明从警车上被拉出来,扭送进所里的时候还在高喊:“你们抓我干啥!我又没偷东西!”

闻人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电脑页面上显示此人具有多次盗窃前科。她冷笑道:“咦,我看你改造记录显示,你在狱中表现很不错啊,说是十分爱学习,尤其喜爱刑法,怎么就不知道指使小孩子去盗窃一样是可以判刑的呢?”

慧明脸色变了变,说:“你们警察最喜欢唬人!这群娃娃盗窃,最多不过几百块,根本够不上盗窃罪,凭啥我就会被判刑!”

闻人羽轻蔑地挥了挥手:“慧明,你退步了。到了牢里好好学学最新的刑法规定吧。”

别说引诱孩子们去犯罪本身就罪无可恕,单单是他虐待孩子们的行为,民警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又是一个周末,初七准时到乐无异家里蹭饭。

今天的乐无异不知是哪里不对,脸上一直挂着诡异的笑容。他盯了初七好久,终于忍不住八卦道:“好啊初七,这么好的事你就一直瞒着我!”

初七一脸茫然。

乐无异笑道:“别装了跟你一起进来的那个小流氓都告诉我啦!快说快说,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是干吗的?长得漂亮不?”

……乐无异,你这总喜欢跟被问话的流氓地痞聊八卦唠家常的习惯,真、的、很、不、好。

初七深深扶额,头一次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TBC

 

 

不知道我写明白没有,大爷知道李瘸子是流氓,又知道了初七是李瘸子的人,初七装出一副“好啊敢举报李老大我记住你了”的表情,大爷以为会被报复,就吓跑啦~(喂

小刘说的都是对的,李瘸子是想马老二了,初七感同身受地想到了乐乐所以他们两个大老爷们一起大半夜默默放鞭啦~


评论(15)
热度(40)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