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疯狂的偃甲车4

过年好。

 

    4.

“……通过设置这样两条‘管道’,将灵力与电流剥离开来,就可以防止二者混合产生的事故了,明白了吗?”谢衣向乐无异详细讲解着偃甲飞鸢的原理。

“原来还可以这样!”乐无异恍然大悟。他挠了挠头,忍不住又问,“可是谢伯伯,我见你在其中还使用了对电流和灵流传导性都很高的材料,是为了什么?”

谢伯伯促狭地看着他:“相信我是谢衣了?”

乐无异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怎么会不信。换了别人,哪有这么高的偃术水平……”

经过这两天不眠不休的钻研,他彻底相信了谢衣的话。被他拆装过的偃甲作品,不但极其精妙复杂,更是充满了谢衣的个人风格,不是其他偃师可以随意仿制的。

他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白净的脸上泛起红晕,好像过去老照片里水灵个大的红苹果。

若是咬上一口,应该很甜的吧。

过了两秒谢衣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哪里不太对,赶紧收敛心神,专心讲解乐无异的问题。

乐无异确实天分极高,短短两天时间,已经将谢衣的几件不同类型的偃甲作品钻研透彻。这样好的孩子,若是简简单单放他离去,岂不是一大憾事。

“……这类问题的处理虽然总体上都遵循着同一原则,但根据不同情况,在细节上还有变通之处。”谢衣手指向两人身旁不远处停着的大货车,“这是我的房车,里面不但有生活用品,更有我上百件偃甲作品,其中至少有十二三种涉及这个环节的不同处理方法。”

他又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慢条斯理地说道:“这是车的钥匙……不想进去看看么?”

乐无异傻呆呆地看着谢衣,天上掉金馅饼一样的幸福感把他砸得晕晕乎乎的。那辆货车可是装满了谢伯伯的作品的巨大宝库,如果能进去看一看……乐无异觉得这辈子就再也不会有任何遗憾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嗫嚅着问:“可、可以么……”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嘛……”谢衣狡猾地笑了起来,“有一个条件。”

乐无异拼命地点着头:“什么条件,谢伯伯你快说!”

“你要拜我为师。做了我的弟子,我自然将一身偃术全部都教给你,如何?”

“……还、还是不要了……”乐无异呆愣半天,却支支吾吾起来。

“……嗯?”谢衣眯起了双眼,“乐公子这是嫌弃谢某不够做你师父的资格了?”

乐无异慌慌张张地摆手,“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心中羞涩又纠结,低下头,两条眉毛都拧到了一起。“我是说,收了我这样的徒弟,太丢谢伯伯的脸了。”刚刚谢伯伯解答后,乐无异才觉得这么好懂的问题自己居然都想不明白,真是太笨了。问了这么没有水平的问题,在谢伯伯心目中只怕都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了,亏自己平日还大言不惭地自称偃师。

谢衣严肃的神色不变:“哦,这么说,我将我车里的宝贝都给你玩个明白,却连你的一声‘师父’都听不到?无异对人家这么不负责任,人家可是心痛得很。”

乐无异完全没有注意到话中调笑的意味,只道是谢伯伯生气了,心中担忧害怕,就好像天都一下子变黑了,越急越是说不清楚话:“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谢衣背着手,一张俊脸慢慢在乐无异眼前放大,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喘息。谢衣直直地看进乐无异的双眼,问道:“嗯?叫是不叫?”

“……师、师父……”

谢衣弯了眼,终于光明正大地揉了徒儿毛茸茸的头顶,拉起乐无异的手,把钥匙放在他掌中,笑道:“好徒儿,这才乖~回头为师给你补见面礼。我先去车上拿点酒,这可是我前不久在一处废墟中发现的,也算是百年佳酿了。咱们庆祝一下。”

待他走远,乐无异才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觉得自己脸烫得可以煎鸡蛋了。谢伯……师父怎么可以这样,把脸凑这么近,都快亲上了……害他啥都不敢说了,只怕一张嘴心脏就会马上跳出来……

 

当天晚上。

两人搬了椅子到车外喝酒聊天。陈年好酒后劲颇足,加上平日接触酒精饮料的机会毕竟少,乐无异终究是喝得滚到了地上,睡了过去。谢衣也有些醉了,动作迟缓地把徒弟塞进睡袋后,自己双眼朦胧地坐在椅子上仰头看星星,心里默默盘算着自己已经被沈夜发现的概率有多高。

凭着师尊的本事,真想追查到底的话,自己已经暴露了。

因为原料稀缺,通天之器已无法复制,那天他也是听说了流月城要使用通天之器的消息,到城外打探消息,不想通天之器没看到,倒让他白捡了个徒儿回来。谢衣自认为这是老天对他的眷顾,但也确实令他重新暴露在流月城的视野之中。即使时间倒退回几天之前,他也仍然选择救乐无异。如果他真要为此丧命……

那又如何。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看向熟睡中的乐无异,目光不自觉地带上了些温柔。不论如何,他只要保证徒儿的安全,让他不被牵连,让他能够将偃术传承下去,实现他自己的梦想……

 

不远处的沙棘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谢衣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般,依旧是双眼迷蒙地抬头看天。

旁边地面上无声地鼓起一个小沙丘,随后噗的一声,偃甲蝎从中窜出,冲向了沙棘丛后躲着的人影。

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和几声尖叫,偃甲蝎尾巴上挂了一个人,献宝似的蹭到谢衣跟前。

谢衣睁大了眼一看,是个流月城的摩托车兵,估计是之前见过面的,已经没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也亏他能追查到这里。摩托车兵的背带被挂在偃甲蝎尾巴的毒钩上,身子晃荡着,剩下的两肢不停舞动,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不怕死的大喊:“我找到你们了!找到你们了!我早就跟大祭司说,我能找到你们的!”

谢衣皱眉,毒品“矩木”果然可怕,过去只是让人没有痛感、精神亢奋,现在让人连智商都没有了。他看了看已经无法挽救的俘虏,起身拍了拍偃甲蝎,示意它看着办,自己也扯出一条睡袋钻了进去。

 

 

TBC

 

感情是不是进展太快了……



评论(10)
热度(4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