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4

本来答应好静水长安太太要更偃甲车的,但那篇实在是卡文卡的厉害,所以先更了点这边,请太太见谅!我不会弃坑的!QWQ

4.

纪山街派出所。

乐无异警官一脸严肃,怒视被审讯的对象。

“老实交代。”

“……”默不作声。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耐心开导。

“……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乐无异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初七!你女朋友到底是谁!?你说不说!?”

初七垂眸敛息,如老僧入定,摆明了不说。

 

乐警官其实出于一番好意。听那透露消息的小混混的意思,初七的女友应该是个好女孩。作为铁哥们、好朋友,他想要见见这名女孩子,请她和初七一起到家里做客,尝尝他的手艺。尤其是初七今后算是有了家,他就要好好考虑一番,每周再缠着初七到他家做家教可就不太合适了。

初七明白乐无异的心意,所以丝毫没有生气。面对开玩笑摆出来的“审讯”,他顶着一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心里也觉得好笑。正经说起来,他完全可以照实告诉乐无异,当时李瘸子等人问起那则新闻报道,若是答得不好可能会引起对方怀疑,情急之下才胡诌说那女装的乐无异就是他的女友。一旦挑明,一时会引起对方的不满,但这是工作需要,他一定也会理解,不会真的埋怨自己。

但“那是情急之下编造的谎言,我才胡说你是我心上人,只是为了骗取他们的信任而已……”这些话,他竟微妙地有些说不出口。只好或沉默不语,或顾左右而言他。

所里两三个暂时忙完了工作的同志在一旁喝着茶,围观看戏。他们一脸了然的高深莫测,猜测着乐警官得知真相后会是什么反应。

乐无异好胜心起,凭借自己从事侦查工作多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他就不信这么点小事他查不出来。

话说回来,为何初七就是不说呢,又没有什么要紧……在这种事情上瞒着他,让乐无异莫名地有些不爽。

初七不主动交代,他干脆就开始自己根据已知线索摸索排查起来。对方的性格他还不知道么,每天去的地方无非就是混混窝、派出所、他家、碰头地点和初七自己租住的房子,乐大仙掐指一算,帅哥初七能接触到的女性无非就那么三两个。

第一个,居委会张大妈。

乐无异在心里默默地画了个叉。

第二个,“……难道是小姚?”

小姚是琴川社区的一名女中学生,中二病晚期,最大爱好是帅哥,自从见过了初七就移不开眼了,每天脑子里都是黑道杀手初七不断变换假身份为爱陪她走遍天涯大杀四方的故事。她曾多次跟踪初七,为了证明初七其实已经深爱上她,只是为了她的安全才装作不认识她……可惜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初七看了乐警官一眼:“你消息太落后了。上礼拜她郑重地对我说:‘我们两个结束了,我现在爱的是一个叫做乐无异的警官……’”

“!不会吧,她不是说警察都是利用权力无恶不作的恶棍吗?”乐无异一抖。

“她相信你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特工,因为工作需要才伪装成一名普通的民警……”

“……她咋不上天呢?”乐无异自知脑洞巨大,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第三个……“初七难道你对大罗的妹妹出手了!?”

初七一脸看猴的表情看着他:“……你要是想让我暴露就直说。”

 

乐无异消沉了,思索良久,突然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你女朋友是白露!”

这回轮到初七傻了:“……谁?”

乐警官一愣:“白露啊。”他仔细看了看初七的表情:“……不会吧,你居然忘了她?”

初七莫名其妙:“谁啊?”

乐无异算是明白过来,感慨初七这人有时真是冷淡得可以:“白露就是江陵大酒店老板的女儿啊!你不是在那里打过工么!亏她还夸你长得帅来着!”

初七恍然,想起好像确实是有这么个女孩子,长得很白净,存在感很弱,文静又腼腆。以前他在酒店里打工时,她跟他说话,头都不怎么敢抬。

原来她叫白露。

乐无异好像个老前辈一样,大力拍了拍初七的肩膀,痛心疾首地说:“初七啊!你可长点心吧!”

程廷钧所长在隔壁被这边的喧闹搅得忍无可忍,冲到大办公室门口施展大狮子吼神功:“上班时间不许打情骂俏!!你们很闲是吗!?”

众人作鸟兽散,装模做样地埋头订卷写报告。初七拿起外套就往门外走:“李瘸子那边来电话了,应该是叫我过去。”

程所长也走了,乐无异才敢小声吐槽:“这怎么就是打情骂俏了……”

闻人羽默默翻了个白眼。名字叫“乐乐”,像混血儿,上次那小混混都说到这份上了,再一联想去年初七在报纸上的那张照片,全派出所的人都知道初七的这个“女朋友”是谁了,只有乐无异还执迷不悟,别怪所长觉得他俩是在打情骂俏。

乐无异啊,你可长点心吧!

 

初七从所里后门出来,翻墙钻进旁边社区的灌木丛,在小巷子里七绕八拐走了一阵才上了大路,给李瘸子手下小弟回电话。

“七哥,我们都在江陵大酒店了,李哥让你也过来一趟。”

初七沉默一瞬,回道:“我这就过去。”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他心里有预感,这次只怕不是好事。

……虽然李瘸子本来也不会干什么好事就是了。

他急匆匆赶到,离了老远就看到李瘸子的那辆黑色大奔停在江陵大酒店门口,几个小弟站在外面,围住了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就是白露了。

一个小痞子站在白露正前面,恨不能整个身子都贴到妹子身上去。他嘿嘿嘿的猥琐笑着,说:“妹子你要是跟了我,我去跟老大说一声,把你家欠的利息减免点……”说着手一伸,竟然就顺着白露腰部线条摸到了她衣服里面去。

白露原本十分文弱,又没见过这种阵仗,吓得瑟瑟发抖,但被痞子的动作一激,羞愤之下,抬手就是一巴掌。

她极度恐惧,这一巴掌就带了拼死挣扎的意味,竟是用足了十成的力气,速度也极快,旁边的两个痞子竟也没来得及阻拦。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占她便宜的小痞子被打得后退了一步,左脸瞬间肿起了一块,两人的距离拉开了些。

小痞子又惊又怒,就要对她动粗。

初七一个箭步上前,一脚飞起,脚尖正踢在那小痞子膝盖偏下一点,小痞子腿一软,咚的一声就跪在了白露跟前。初七又狠狠在他右脸补了一巴掌,这下两边脸都肿了起来,倒是显得对称了些。

“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呸!”初七朝他啐了一口,一把搂过浑身僵硬的白露。

小痞子被打懵了,跪在地上不敢起来:“……七哥?”

大酒店的白老板从李瘸子的车上冲下来,又惊又怒:“别碰我闺女!我跟你们拼了!”他抬手欲打,被旁边的几个小弟按住了,拉扯着推到了一边,嘴里骂个不停。

李瘸子坐在车里,这时按下了车窗,对着白老板冷笑:“别忘了刚才咱俩说的。你今天把钱备出来,我明天还来找你。”

他扭头一看初七搂着白露,有些意外。想了一想,招手让初七上车。

 

初七一人上车,看到李瘸子和一个打手,看来刚才是在暴力威胁白老板还债了。李瘸子冲着他乐:“你不是有女朋友了?还出来打野食?”

初七暴躁地一扭头:“分了。”

李瘸子很看好初七和他这洋气的小女友,听他这么说就明白了,敢情这是小两口吵架了,初七不见得是真对白露有意思,八成是在闹别扭而已,顺带把气撒在那小弟身上。

“闹啥矛盾了说给老哥我听听,我帮你评评理。”

初七鼓着腮帮子不说话,吭哧了半天才说道:“李哥,我工作不说能力多强,起码态度很好,自认兢兢业业,有时候稍微加个班或者有个应酬,你都知道的。”

李瘸子连连点头。初七能力强,肯吃苦,确实是他一大得力助手。

初七接着道:“可我家那位,不说体谅我赚钱养家的辛苦,还整天跟盯梢似的,管的特严,晚回去一会就闹起来没完,每天干嘛了还都得跟她‘汇报’!”

初七皱眉说话,好像憋着一口闷气,心里却想着,今天李瘸子找白老板逼债的事,与以往他给别人放高利贷时的情况似乎不太一样,要尽快跟乐无异汇报一下。

李瘸子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倒确实是小夫妻之间常见的矛盾了。

“最可气的是,”初七接着抱怨,“她怀疑我在外面有别人!我当初为了救她命都可以不要,她今天却问我是不是跟那个小姚有点啥!”

初七平时少言寡语,但一提起自己的女朋友话就特别多。

旁边还是单身的打手觉得眼睛疼。为啥吵架要分手都能虐到狗。他也好想有人能因为他吃醋呀。

李瘸子拍腿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女朋友想象力真丰富!”他跟小姚住在同一个社区,所以也知道这名神奇的女中学生。只能说……连他这个在纪山街叱咤风云的大佬对她也十分敬畏。

随后他语重心长地做起了初七的思想工作,无非就是爱人之间要互相理解勤于沟通,实在不行了就直接扑倒……

初七板着脸虚心受教,脑子里却在走马灯,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李瘸子的话有哪里不太对。听了十分钟左右,他觉得差不多了,口气就软了下来,好像有点开窍了的样子。

李瘸子甚感欣慰。

初七好像这会才回过神来,换了个话题:“李哥,我记得白老板他家信誉还算不错,怎么这回也不还钱,存心给你添堵?”

李哥一脸得意:“他情况跟别人不一样。我知道你以前在他家打过工,算是有点交情,所以谈得差不多了才叫你过来。要不是之后还得去工地转一圈,本想放你一天假的。”

初七口是心非:“李哥厚道,总是体谅大家的感情。”

“明天我还得过来一趟,到时你就别跟着我了,跟原来的老板翻脸总是不好说话。”

“没事的,老白欠了你多少钱,我跟他家还能说上几句,帮你劝劝他,叫他别死脑筋。”

李瘸子目光一闪,冷笑:“先要他五百万利息钱。”

初七心惊,光一次要的利息钱就这么多!他愈发觉得这事不只是放高利贷这么简单了。

“要完这笔,再说他下一笔,一直要到江陵大酒店倒闭为止。”李瘸子恶狠狠地说。

 

这……恐怕是在寻仇了。

 

 

TBC


评论(16)
热度(40)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