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5

Ooc依旧……剧情需要,接下来的部分可能笑点少了些,求大家轻拍,但欢迎多提意见!

5.

 

乐无异这一天心情很不好。

“姚同学,我都跟你说了,我对你根本没那方面意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小姚同学无比坚定,看向乐无异的目光满是痴迷。说到最后,想到两个人即使再难也要手拉手一起走下去,她眼中竟有了泪光。

乐无异要崩溃了。小姚不是第一次打110报假警了,他原本想教育一下这中学小女生,没想到纠缠了一个多小时,居然还是不能让她看清现实。自己还有案子要办,这么拖下去如何是好?他作为人民警察又不能骂人家……就算真骂了,看小姚这症状,只怕要起反效果。

到什么时候,小姚才会像对待初七一样,对他说“我们两个结束了”?

想起平时是个面瘫但演技意外地好的初七,乐无异灵机一动。

他目光中带上了一丝被人看穿的尴尬,脸上却又浮现出有些心酸的幸福微笑。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傻姑娘,被你看透了。”深情地看着小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会比较轻松呀。”

说着手僵硬地往前伸了伸,摸了一下小姚的手……指尖。

小姚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乐无异,一张小脸通红:“我就知道你是有苦衷的!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帮你!”

“……我现在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对手是某国的间谍。他们心狠手辣,经常杀人灭口,所以你若真想帮我,就答应我一件事——最近千万不要出现在我身边。毕竟,这次,我连自己的安危可能都无法把握。”乐无异一脸凝重。

小姚反手紧紧抓住他的手:“那、那……你这次要多久?”

靠,留这么长指甲干嘛,抠得手好疼。乐警官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相信我,很快。等一结束了,我就去找你。”

小姚相信了,重重地点了点头,在没有与心爱之人互留任何联系方式的情况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看到她出了派出所的门,乐无异虚脱般躺倒在办公椅中。周围这群没良心的同事幸灾乐祸地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乐无异心里带了歉意,然而为了能摆脱掉她,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他萎靡地一扭头,就看到初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站在大办公室的另一角。

他眼一亮,振作了起来。

见到可靠的初七,不自觉地心情就会簌地多云转晴。所以即使要每周末做饭给初七吃,他也乐此不疲,就像老友聚会一样,每次都很开心。

可正要起身去打招呼,他就看见初七向后靠着一张无人的办公桌,正略弯了腰跟坐在沙发上的白露说话。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白露不时地低头擦眼泪。

多云的天气使天色有些暗。虽然还是白天的上班时间,几十平米的大办公室,初七站的那一边没有开日光灯,给他和白露平添了一丝暧昧的氛围。

……何况他俩离得那样近,何况女孩子还在哭泣。

白露的眼泪落个不停,初七抽了一张纸巾,送到对方眼前。白露接过,用它捂住了眼。

初七如果有了女朋友,在哄她的时候,估计也就是这个样子吧。可能还要更亲近些。说不定初七会坐在女孩子的身边,一手搂着她的肩,把人带到自己怀里,另一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

乐无异甩了甩头,把奇怪的想象甩了出去。

所以说,脑洞太大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啊。

初七板着脸,似乎说了什么逗乐的话,白露抬头,湿润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他,然后,破涕为笑。又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

乐无异呆呆地看着这十分和谐的一幕,胸口好像塞了一块大石头,又沉又闷。

他突然有了摔门而出的冲动,不过忍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这股憋闷的感觉来自于对初七的不满。

可初七又没做错什么。

他闭上眼,缓缓深吸了一口气。

睁开眼,觉得整个人正常多了,向他们两人走过去。

真是心情烦躁的一天。

 

李瘸子一直都放高利贷,初七是知道的,他还跟着去要过好几次账。李老板自己有家底,又有几个有闲钱的狐朋狗友,因此业务做得风生水起,利息钱上百万的单子也不是没有。但他知道见好就收,要账时带的人多,架势很足,能把人吓住就行,一般不会动手,每次从欠债的人那里敲出十几万、几十万的就成,大不了多去几次。他利息虽然定得高,但双方一开始就说好的,也有借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所以一群地痞就在眼皮子底下四处要账,警察一般倒也不好说不是。

因此初七才格外觉得这次的事另有隐情。李瘸子的人守在老白家门口,老白除非是去银行等地方取钱,否则人出不来。要知道,逼债的时候,那几个混混不但对老白动了手,要不是初七在,还不知道要对白露做出什么来;何况还放话说要逼着江陵大酒店倒闭。看这意思,李瘸子竟是把人往死里逼,丝毫不怕白家急了报案。占白露的便宜,说不定也是他授意小弟们去做给老白看的。

初七以“做工作”要劝老白交钱为由去找过老白一次,问起两人的过往,老白顶着一张被打得又青又紫的肿脸,竟也是支支吾吾地不肯说。而白露虽然害怕,却是真的不知自家老爸与李瘸子有过什么深仇大恨。

事情有些微妙了。李瘸子和老白两个人都不肯说,说明这对二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事。只怕李瘸子就是因为知道老白也不会说,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

“李瘸子可是明摆着要榨干你的血汗,让你破产。就算你不在乎用一辈子心血建起来的酒店,至少也要考虑一下白露的安危吧?我护得了她一时,护不了她一世。”

白老板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抽着烟,过了许久才艰难地道:“那……初七兄弟,能不能请你帮我把小露带到派出所?李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过来,那里至少还比较安全。”

“……那你呢?警察保护证人和被害人也是要有证据和正当理由的,你不出头指控李瘸子的话,他们也不能光凭你的口头要求就采取措施。”

“我明白。我又何尝想这样……能拖一时是一时吧。我再想想办法。你说的,我会考虑。”

就这样,白露被初七以带人出去约会为名领进了派出所。好在李瘸子的主要目标是白老板,小弟们倒也没拦着他俩。

 

初七正哄着惊吓过度的白露,就看到乐无异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初七简单把情况跟他说了一下,乐警官的眉毛逐渐拧了起来。

“这样的话,我们这边倒是可以出人过去一趟,但估计到时李瘸子的人肯定就躲起来了,老白再咬死了说没这回事,那就不但救不了人,还会打草惊蛇。他自己坚持这样,我们也帮不了忙。”

初七点点头:“没错。可你能不能想办法帮帮白露?她这会要是回去,只怕还会被那群地痞欺负。她原来一直在外地念书,在A市没什么朋友,又没有什么常往来靠得住的亲戚可以照顾她。”

乐无异看着白露白嫩的小脸上哭红的眼,心里也不禁有了怜惜之意:“……没办法,让她先住我家吧。我那里有多余的房间,你知道的。”

下一秒,他的手腕被大力地握住,有些发疼。他抬头,看到初七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说什么?”

 

 

TBC


评论(21)
热度(3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