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6

6.

 

“我说让白露上我家去住啊。”

“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

“……白露上你家去住,不就好像你们俩之间是男女朋友一样?”初七情绪竟有点不稳。

乐无异奇怪地看着他:“特殊时期,克服一下,就跟其他人说我们是男女朋友又怎么样,自己心里知道不就得了,又不睡一个屋。”

“不行,她在你家住我就没法周末过去训练你的格斗技巧了。”

乐警官心情正不好,听着这话口气就多少有点冲:“人家安危重要还是你来上课重要!?”

初七难得地不知轻重了一回:“你那么笨,停课一定会退步的。”

乐无异真的火了:“谁刚才说要帮人家女孩子一把的?!白露现在又不敢一个人住出去,不住我这里住哪?”

“废话,当然住我家!”闻人羽把普法宣传册卷成筒,给乐无异、初七每人头上狠狠敲了一下,“吵什么吵!?无视我们女民警的存在是吗!我家又不是没有地方睡!”

说着她气哼哼地拉着白露就走。白露明显是松了一口气,跟在闻人后面,向二人点了点头,有些尴尬地微笑:“谢谢哈,让你们操心了~”

 

闻人一打岔,两人冷静下来,默默相对无言半晌,心里都有些后悔。对啊,住闻人家明显更合适一些,都是女孩子,而且有闻人在,绝对保证安全……

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这样的吵架还是第一次。

这么激动干嘛,被他看出来了怎么办。两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着。

乐无异受不了这僵硬的气氛,首先打破沉默:“咳。老白既然不松口,我去查查李瘸子的档案,说不定能看出点门道。”转身就要走。

“无异。”初七喊住了他。

“嗯?”

“……那个……”初七目光看向地板,说话竟吞吐了起来,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

“……怎么了?”乐无异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次的事情有了眉目,希望能够借此治李瘸子的罪。毕竟这回是一个掌握他涉嫌犯罪的证据的好机会。”初七话说得很慢,似乎一直在有些困难地组织语言,“我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他跟我提过的一些线索基本都被你们查办完了,像上回组织小孩扒包的那个,还有那次打架的事,经过这么多回,他怀疑到我只是早晚的事。我也该抽身退出了。”

“……”乐无异点点头,“有道理。我会跟老大汇报。”

“然后,我想辞职不干了。”

乐无异愣住了。

“为什么?呃,你对待遇不满意吗,还是觉得危险什么的,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提啊。”

初七摇摇头。“不是,这回如果能扳倒李瘸子,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大罗要靠你们想别的办法了。”

这倒是。初七最初曾是马老二的手下,结果马老二进去了;后来初七投靠了李瘸子,如果这回李瘸子也进去了,大罗脑子得被门挤成啥样才会让初七再接近自己?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需要线人帮助的任务不只是除掉地痞头子而已……我、我希望你留下来……”本来一句很正常的话,乐无异说得脸发烫,连忙低头摸了摸后脑,掩饰一下。

初七摇摇头。“不必了。经过了这些,估计纪山街上的下三滥都认识我了。”

“好吧……那你,还会周末到我家来训练我格斗的吧?我很笨的,你不教了我一定会退步的!你放心,课时费绝对不少!”乐警官心中惶恐,这会也顾不得自己打自己脸的问题了。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初七突然提出要辞职肯定不止表面说的那套理由,别告诉他真正原因是要辞职回老家结婚啊。

所以,快点头答应啊,说你周末还会来!

可初七有些为难又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再说吧。”

不远处闻人和白露闲聊的话隐隐约约地飘了过来:“……插在两人中间当电灯泡,是要遭报应的……”

……今天果然是倒霉的一天。

 

乐无异端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拿着笔和本子坐到了档案室的电脑前,准备查查有关李瘸子的资料。

他呆呆看着电脑屏幕上李瘸子略显凶狠的证件照,脑子里想的都是初七的事。

那之后他仔细分析了自己情绪反常的原因,想了半天得出的唯一结论:他胸口憋闷,是,因为,他意识到了,初七,与女孩子恋爱,的可能性。

这特么不就好像是女友要结婚新郎不是我一样么!

想通了还不如不想!乐无异当时怒摔案卷,被正好站在身旁不远处的程廷钧狠狠瞪了一眼。他只好赶快把卷捡起来掸掸灰,做出“哎呀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宝贝的案卷碰掉地上了”的表情,自责地双手把卷在办公桌上端正地摆好。

明明在此之前,他还可以没心没肺地逼问初七的女友是谁。

初七人长得帅,又面冷心热,跟周围的女性关系不算近,却都很合得来。尤其是他跟所里的同事们都熟,平时跟闻人在一起,还能开句玩笑什么的。所以一开始,乐无异理智上虽然明白,感情上却并没有意识到“初七有了女友”对他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直到他看到了初七跟白露在一起。那种好像别人一时无法介入的氛围,让他无法忍受。他知道初七跟白露之间没有什么,毕竟初七才刚把人家姑娘的脸跟名字对上。但即使这样他都受不了,真蹦出来个“初七的女朋友”他一定会发飙。

他又想起自己跟初七在一起时的样子。他想起每回被初七的吐槽噎得说不出话的时候,初七总是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嘴角似乎有些上扬;想起他每周末都变着花样做菜,就为了能得到初七一句“好吃”;想起两个人每周在网吧VIP包间偷偷摸摸地碰头的样子……

乐无异好像变成了自己以外的第三个人,在回忆中站在两个人旁边,看着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发现这两个人更过分,更加让别人无法介入其中。

他忍不住无声地傻笑起来。

他接着想起,初七与自己在家里对打的时候,曾经数次把自己掀翻在地,然后整个人就会压了上来……

咳咳咳,乐无异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脸又开始烫。不能再想下去了。之前的自己居然从来都没有多想过,真是纯良的好孩子,嗯。

他回过神,发现咖啡已经冷掉了。

如果初七是女孩子,他早就请他吃饭看电影去了……虽然这种事他俩每周都在做,在家里。可初七是个男的,让他怎么跟他说。

如果初七真的有了女朋友……

唉别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甩甩头,振作一下精神,乐无异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李瘸子的身上。

 

李瘸子和白老板二人站在敌对立场,却不约而同地隐瞒的秘密,应当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初七的这个推断是对的。但看白老板的档案,此人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不良记录,所以不如查查李瘸子的过往,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

看着李瘸子早年的犯罪记录,乐无异乐了。嘿,看不出,现在威风凛凛腿脚又不好的李瘸子,以前居然是个身手灵敏的惯偷。记录中现有的两三条犯罪记录,都是他多年前盗窃的“累累战果”的证明。乐警官快速地浏览着判决书的内容,毫不怀疑李瘸子应该还有其他盗窃得手的“事迹”没有被发掘出来,或者因为缺少证据而无法追究。看来他盗窃技术相当不错,这几件案子中的赃物,在当年对普通人家来说,都不是小数目了;而且他还是个独行大盗,从来都是独自行动,没有同伙……咦?

乐无异看着关于李瘸子的一份判决书,愣住了。

 

 

TBC


评论(7)
热度(34)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