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7

7.

 

“你觉得这个案子跟老白有关系?”初七接过乐无异拿来的判决。上面的案情写得简简单单,就是当时还叫李某某的李瘸子某年某月某日入室盗窃,刚偷完就被抓获。法院根据从李瘸子身上收到的赃物价值判了他五年有期徒刑。

“这个案子很有问题。”乐无异神秘兮兮,“你知道吗,这是李瘸子最后一次入室盗窃。他当年可是自称入室神偷,可经过这一次他就洗手不干了……”

“我知道,”初七点了点头,“因为之后在牢里,他暗地里挑事跟别的犯人打架被打折了腿,身手不灵便,没法再干老本行……可这跟老白有什么关系?”

“啧,你没看见上面写着他当时还有一个同伙么,”乐无异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据说李瘸子以前一直是个独行侠,可就带了一次同伙就被抓了……”

“所以你从哪看出来跟老白有关系?”初七盯着判决书。上面确实写着李瘸子有个同伙叫“六毛儿”,在逃。可又没写六毛儿姓白。

“直觉。”乐无异笃定地说。

初七:“……”

“就算六毛儿不是白老板,你不觉得这背后的恩怨情仇值得我们发掘吗?”乐警官八卦地说。

“……你最近是不是案子太少,闲得没事干?”

“咳,其实我不是一点谱都没有啦。”乐无异有点脸红,“虽然案子不是在我们这一片发生的事,但我找人借到了这案子的案卷,详细的看了一下,还查了一下老白的户口。我怀疑这事跟老白有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六毛儿’也好,老白也好,都是李瘸子的老乡,还是同村。”

初七皱眉。这个几率,确实低了点。

“再说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线索,干脆死马当活马医,我们先去套套老白的话,不是一个人又不会少块肉。”

 

就算拿“六毛儿”去试探老白,也比什么都不做干着急强。难点在于,怎样才能在不惊动李瘸子的情况下,让乐无异接触到老白。

初七的神色古怪起来。

“你想到什么就说来听听。”

初七内心似乎挣扎了一会儿,然后一边观察着乐无异的反应,一边小心地说道:“……李瘸子和他的狗腿们……很想……见见我的女朋友……”

之前乐警官想尽各种方法都没能逼问出的真相,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他不知该说是不情愿还是哭笑不得地得知了。

“如果以女朋友的名义……”

“男朋友不行吗。”

“你说什么?”初七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没什么。”乐无异转身离开,初七只来得及看到他微红的耳根。

 

第二天一早,白露慌张地跑回家,也不顾守在家门口的两个小混混,哭着掏出钥匙开了家门,进门后又把门砰地一声关上。

两个混混正莫名其妙,就看见一个美人从电梯里冲了出来。这妹子个子相当高,但并不显得粗壮,相反低胸连衣裙和黑丝的搭配很是性感,适当的彩妆凸显出五官的精致,一头深亚麻色的长发略带卷曲,随意地披散在肩后。与清新白净的白露相比,她则是美艳大气的风格。

美女一样无视了门口的两人,一脚恶狠狠地踹在白家的防盗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白露你给我出来!做小三你还有理了么!?我今天就扒了你的皮!”略显低沉的温柔声音让兴师问罪的气势减弱了几分。

两个混混对视一眼,猜到眼前的美女是谁了,感情这就是七哥的女朋友乐乐了。唉,也只有七哥才能hold得住这么火辣的妞儿。

“叮~”电梯门又开了,初七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乐乐还在砸门的两条手臂:“你干什么!?”

“你装什么傻!别以为你和这小狐狸精那点破事我不知道!”乐乐使力摆脱初七的钳制,甩起手中精致硬挺的小皮包对着初七劈头盖脸地打下来。

初七双手护着自己的头,抵挡着雨点一般砸下来的重击,忍无可忍,一把把皮包夺了过来,扔在了一边的地上。

乐乐毫不示弱,一脚飞起向初七的裆部踢去,还好初七向后快退一步,躲过了致命一击。

初七只顾躲闪丝毫不敢还手,旁观的混混目瞪口呆。七哥武力值爆表,在他们心中从来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存在,没想到有生之年有看到他吃瘪的一天。

唉,男人都容易在这种问题上犯错,七哥这是报应来了。混混们同情地想着。

“够了!”初七忍无可忍,一把抱住乐乐,把人压到墙上对着唇狠狠地亲了下去。

 

刚才还张牙舞爪的美女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似乎是惊到了,一动都不敢动。

混混们欣慰地鼓起掌来。

女孩子嘛,就要这样哄才有效。

初七一时冲动趁机占了便宜,自己也有些发懵。心跳快得分不清节奏,也不知该高兴还是惶恐,含着对方的唇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

对方的呼吸喷到自己脸上,带着湿热,有些轻微的痒。

他突然反应过来,拉开了距离,扭头瞪视围观的人。

两个小弟齐刷刷地扭头看向别处。

初七回过头。怀里的人有些难堪地垂着眼,连原本白皙的脖子都烫成了粉红色。

……很好看。

美女乐乐突然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怒视着初七,抬手就是一巴掌。

 

老白一开门,就看到初七怀里抱着个美女,然后被美女毫不留情的打脸,啪的一声,回音在走廊里飘荡。

他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要说什么,脸上带着还没有痊愈的青紫,做出凶恶的表情:“你来干什么,都说了我家小露跟初七没关系!”

说罢作势要关门,乐乐一把推开初七,硬是从门缝中挤了进去:“好啊,我今天来就是要把话说清楚!”

“乐乐你别乱来!”初七也跟了进去。

门砰地一声再次关上,接着里面传来了叫骂声和玻璃器皿摔碎的声音。

守在外面的两个混混对视一眼,八卦地想:好想进去围观啊。

 

乐无异在白露家里一边夸张地叫骂,一边不客气地摔了个玻璃果盘。接着他摘了头上的假发,微笑着小声试探道:“我们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六毛儿。”

老白的脸色变了。

 

TBC

-------

要说为什么乐乐要打初七的脸……大概是想到难道初七平时就是这么哄别人的吗于是作为一个“辣妹”他(。



评论(22)
热度(39)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