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初乐]一切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二)8

8.

 

话说六毛儿也就是老白同志,平时是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背地里却是地下钱庄与赌场的大老板,掌控着整个海市区黑道的经济命脉。他与李瘸子本是一同白手起家做飞贼走遍天下的结拜兄弟,为彼此挨过枪子儿,是过命的交情,奈何两人发家后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又遇有心人挑拨,变成了现在相爱相杀的关系,老白每天都在遭受身心上的双重折磨……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都是乐警官的脑补。

老白奇怪地看着他:“我要是有那本事,还会困在这里出不去吗。”

乐无异:“……对哦。”

白露两眼放光:“乐警官脑洞这么赞,你要是写文一定是个大触!”

老白对乐无异说:“看不出来,你跟小姚那女生还真般配,要不要考虑一下她。”

初七斩钉截铁:“不行。”

白露:“爸你说什么呢,不是跟你说了不是这样的吗!”

老白不以为然:“你说的终究不是正道,这关系到一个人的终身大……”被白露捂了嘴,呜呜呜地说不下去。

白露:“初七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初七:“谢谢。”

乐无异:“……等等你们是不是掌握了什么犯罪线索,不要瞒着我!”

初七&老白&白露:“……”

其实乐无异想的是为什么白露一直叫自己乐警官,叫初七的时候就叫本名了,他俩果然很亲密么。

乐无异:“话说你们谁认识帅哥赶快给小姚介绍一个,我受不了她的纠缠了。”

初七:“那你为什么要拉她的手。”

乐无异:“……我那是被迫的。”

初七:“我看到了,你是主动的。”

乐无异:“……”

老白:“……”

白露仍然在两眼放光。

在事情发展成为真正的修罗场之前,老白适时地打断了他俩。

他之前听白露介绍,大致了解了乐无异的身份,但还是要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人?”

乐无异安抚道:“我是初七的朋友,职业是公安,我们想要扳倒李瘸子。但我今天是以个人身份过来的,放心,你今天跟我们说的任何话都不会变成案件证据。”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裙子,“我穿成这样过来也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初七在一旁凉飕飕地说:“嗯,为了这个我还挨了一巴掌。”

乐无异皱眉,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情况特殊嘛,不得已而为之。放心,回去我想办法补偿你就是了。”

他心里盘算着,给初七申请额外奖金的话,也不知道能申请下来多少,八成也要等李瘸子倒台了才行。

他没看到,初七的嘴角忍不住上翘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平静。

白露在一旁抓心挠肝,又不好意思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拿出手机找闻人交流。

 

乐无异从老白听到“六毛儿”这个名字时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蒙对了,老白有八成的可能,就是那个“六毛儿”,即使是剩下那两成,老白与“六毛儿”也至少有密切的关系。他做老白的思想工作:“白老板,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你,而是李瘸子。你曾经的一些事,时间已久。只要你能帮助我们揭发他的罪行,即使牵扯到你,也定然会从轻处理。可你若是隐忍不发,李瘸子已经放出话要将你的江陵大酒店耗到破产为止。酒店是你这辈子的心血,我不信你就这么容易放弃。这几天你和白露已经被混混骚扰了这么多天,难道想继续这样下去?”

老白平时在生意场也结识了不少朋友,这些日子也向他们求助过。但听说他招惹的是李瘸子,竟是没什么人肯帮他。他看了看旁边的初七,思前想后,大概觉得到了这种时候,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骗了,何况对方是个警察。

他忍不住苦了一张脸:“我又何尝想要这样。我要是进去了没关系,白露自己在外面被欺负了怎么办?酒店出了事又怎么办?”

这种时候让对方自信一点似乎不大合适,但乐无异还是劝他说:“虽然我还不太清楚事情经过,但你的事情不是没有转机,即使要判刑也有缓刑、减刑的可能,何况总会比现在这种状态要好。如果你是担心你不在的时候白露被李瘸子欺负,我可以拍胸脯告诉你,李瘸子在里面待的时间只会比你长得多得多。没了李瘸子的骚扰,白露与人无冤无仇,有事我们也可以帮忙;江陵大酒店又怕谁?”

老白动容了。

 

经过乐无异的思想工作,老白终于肯说出他和李瘸子的过往。

老白就是“六毛儿”没错。他与李瘸子,原是同村的熟人,本来关系不错。

他俩老家属于一个偏僻的乡镇。在他们还年轻的那个年代,当地的人们过了多年贫穷困苦的生活,靠着外出打工的机会终于走了出来,见识到了大城市的繁华和城里人相对他们而言可谓“穷奢极欲”的生活,心态不平衡之下,在老家的一部分人没有像其他大部分善良朴实的人一样坚守本心,相反逐渐形成了一股笑贫不笑娼的观念。对他们而言,只要能赚钱就是本事,是偷是抢又有什么关系。

当年鼎鼎大名的神偷小李,就是这群人当中的一员。他在大城市当中,以打零工为掩护,专门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期间虽然也被抓过几次,但每次因为查获的赃物都不多,刑期也不长,出来之后就继续干老本行。在大城市里过得逍遥自在,心都玩野了,老家都不回。直到他遇到了“六毛儿”。

“六毛儿”是他这个老乡的小名,小李只知道他姓白,大名叫什么不知道。但两人因为家离得近,老早就认识,倒也算得上是半个青梅竹马。这小白倒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只想着好好打工,知道小李在这个城市里就特意跑来投奔,想着两人一起搭伴打工赚钱,结果来了才知道小李的真实营生。小李对小白倒是好,他大小白好几岁,天天给他吃香的喝辣的,还想着怎么也把小白带到“道儿”上来,一起“赚”钱花。小白只觉得这么做不对,小李就天天给他洗脑,劝他“良心道德都是狗屁”。偏偏老家不少人也持有这种观点,打小老实缺主见的小白混乱之下被忽悠得点头,答应了要跟他学学“经验”。

 

 

TBC


评论(19)
热度(39)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