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采花贼1

1. 

长安城的五月晴空万里,本是结伴出游的好时节。奈何最近各家的小姐夫人们均是闭门不出,让城内平添了些压抑的气氛。

说起原因,便是传闻最近城内出了个采花大盗。据说此人不论男女,只要听说谁家有美貌的少妇小姐或娇弱少年的,便要上门“拜访”,肆意轻薄糟蹋。偏偏他武功高强,一身飘逸轻功更是难逢敌手,令人奈何不得。据说有位员外,家中有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就怕被此人欺负了去。特意请来江湖上的数名高手坐镇护卫,但就在一个夜里,采花贼翻入其家中污了小姐清白,自始至终这几位高手竟是浑无所觉。

其人可怕至此,不说美貌女子,便是自诩玉树临风的才子们也躲在家里温书,不肯出来风花雪月了。更何况,又哪有年轻人愿意承认自己相貌不佳?自是家家关门闭户了。每日街上便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或是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出门的人来往,端的是冷冷清清。

就在城中如此氛围下,定国公府的公子乐无异却是让家中的小厮早早就备了马车,要去那醉香茶楼。

醉香茶楼现在是长安城中最有名的一处茶馆,楼名便是形容他家的茶,飘香十里,饮后如入仙境,竟令人有如饮过好酒后的酩酊之感。

不过醉香茶楼名气虽大,知道他家醉香茶会的人却不多。盖因这茶会,并非什么人都能参加之缘故。参加茶会的资格,与身份、地位无关,与家中贫富无关,唯有一项要求——须是对断案诀狱大有兴趣且有研究的民间人士。醉香茶楼的老板公西先生,虽是个商人,但爱好除了赚钱,心中最向往的却是大理寺这等所在,恨不能化作一名捕快破尽天下奇案。他平日喜爱研读各种疑难怪案的话本,某日突然灵光乍现,就在自家茶馆举办了这一茶会,以茶会友,彼此交流各大要案悬案的决断心得、互相借换断案话本等等。经过几年,居然也形成了一定规模,参加茶会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其中不乏见多识广、心思缜密的高手,参加茶会之人又能保持低调坚守规矩,对茶会上听来的案情绝不外传,所以官府对这一有探听刑案机密、妄议官府行事嫌疑的茶会非但没有阻止,相反默许了它的存在,有时遇到疑难案件甚至会派人来茶会听取众人意见。

乐无异正是茶会的成员之一,不但话本读得多,还专心研读刑律、医术著作,博闻强识,如今也算是其中颇受尊敬的核心人物。只是茶会中人只谈案,私下往来甚少,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反而不多。这日乐公子出行,正是为了参加新一期的茶会。采花贼案闹得全城沸沸扬扬,此次茶会很有可能爆出该案的一些消息,他当然不能错过。

驾车的是乐府的小厮如意,从小跟乐无异一起长大。在他看来,自家公子就是全长安城最俊俏的少年郎,比许多美貌的千金小姐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怕采花贼一见就是要看上的。偏偏本人没那个自觉,也不知是不是自恃剑术高强,如意劝了许久,他仍要坚持出行,偏偏还要捡那人多眼杂的大道来走,只为省些路上的时间。如意苦了一张脸,只好把马车上的帘子放下来,将窗蒙的严严实实,驾马直奔醉香茶楼而去。

乐无异到了茶楼,甫一下车便被茶楼的小二迎着上了楼。三楼平时不迎客,正是为了茶会专门开辟出来的地方。乐无异进了三楼的大堂,里面已经三三两两地坐了些人,见到他来,纷纷点头示意。他找了张靠边的桌子坐下,环视一周,并未看到好友夏夷则。

他这好友整日忙于公事,不像他一般无所事事,没来倒也不奇怪。

正感慨着,却见公西先生亲自引上来一位长身玉立的公子来,是个面生的。那人穿了一身白衣,神采奕奕,面容和煦,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乐无异心里不由得赞叹了一声。须知有茶会中人推荐,外人才能参与茶会,不知这位又是谁举荐来的了。

那人微笑着与老板说了几句,环视了大堂一圈,便注意到了乐无异这里,径直走来,在他身边的位子坐下。

乐无异愣了一愣,有些莫名,心道此人不与举荐的友人一起,却要与他挤做一堆。他整日窝在家里看些杂书,虽然口齿伶俐、也不怯场,却也不是左右逢源之人,见了生人这般便有些无措,只得友好地对来人一笑。

那人微笑着点头回应,自我介绍道:“敝姓谢,单名一个衣字,见过小郎君。”

乐无异回道:“在下姓乐,名无异,‘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见过谢郎君。”他对此人有些好感,有心交往,更是十分好奇此人到底什么身份,又是谁举荐来的,但想想茶会上众人并不打探彼此私事,还是少问为妙。遂闭口不再言语,两人之间便有些冷场。

谢衣拿起桌上茶壶,为乐无异和自己斟了茶,又道:“谢某初次参与这醉香茶会,之前虽然听友人嘱咐了一番,但仍不敢说熟悉了此处的规矩,只怕有行为不当之处,冲撞了在座的各位。还请小郎君指点一二。”

乐无异正愁没有话题,听到不由一振,侃侃道来:“指点不敢当。醉香茶会乃是由公西先生发起,来者均是对断案诀狱抱有兴趣的人士。比如说坐在你左手边面带微须的中年人,乃是李氏钱庄的掌柜,算账的一把好手。可不要小瞧他,这几年欺诈钱财的案件,许多都是他先发现了蛛丝马迹后协助官府破了案;你身后的穿蓝色衣袍的那位,是城西书店的老板,大家闲暇时研读的奇案话本,可都是他提供得来;还有今天未到场的章先生……”

谢衣兴致勃勃地听着,笑意深了些。许是谦虚,这乐小公子将在场之人的专长特点全部介绍了一遍,却唯独不提他自己,令人愈发地感兴趣。

说起兴趣相关,乐公子便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口干舌燥,举起茶杯一饮而尽,又重新为二人斟了茶,问道:“不知谢郎君在断案诀狱上,感兴趣的又是哪一方面?”

谢衣笑道:“说来惭愧,谢某不像在座各位各有所长,只是大大小小的刑案都知道一些,对此又颇感趣味,才央了人举荐到此,希望向茶会的各位学习一二。”

正说着,人差不多到齐,公西先生宣布茶会开始,大堂中瞬间安静下来。

今日首先发言的是萧鸿渐萧公子。萧公子家中有人在大理寺任职,他今日便向大家介绍一番探听来的关于采花贼的情报。

“……大理寺为捉拿此贼,除提高了悬赏价格以外,更是指定办案手段最为高强的一位大理寺正专办此案。为此大理寺卿特意将正在外地侦办他案的这位寺正召回,足见重视程度。不过消息三日前方才传出,算来这位办案高手赶到长安城只怕也要几日后了。”

萧公子话锋一转:“接下来介绍一下大家最为关心的,采花大盗作案的细节。某位受害的小姐——为了小姐名节,这里依旧按照老规矩,不指名道姓。据这位小姐称,那贼人轻功超绝,来去无声无息。作案时用布条蒙住受害之人双眼,防止其看清贼人面容;用手绢塞住其口,防止其呼叫;又用粗麻绳索捆住身躯,防止其挣扎。这些细节均与前几名受害之人所说一致,可见几案是同一人所为……”

谢衣眉头微蹙,张口问道:“受害女子身上可见绳索之勒痕?”

萧鸿渐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问到案件的疑点上,老实答道:“采花贼在夜里行动,离去后受害之人的家属即报了官,当时天还未亮。官府之人在小姐闺房内未寻得绳子,当即寻来一名老妪查验了小姐的身子,据她称只有……总之未见小姐身上有绳索的勒痕。那名小姐道是绳索虽然系的结实,但并不如何紧……”

有人道:“既是怕人挣脱,必定是紧的,何况查验之时贼人刚刚解了绳子离去,怎会一点痕迹都没有?”

乐无异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劫财案,其中受害之人也被劫匪捆了。不由得奇道:“虽是绑了被害人,但被害人惧怕之下一动不动,也是可能不留痕迹的呀。”

大堂中静了一瞬,接着爆发出一阵大笑。茶会众人都知这小郎君书读得多,但年纪尚小,想必是个雏儿,不懂这男女欢爱的关窍。有人还坏笑着彼此挤眉弄眼了起来。

乐小公子知道自己只怕是说错了话,却不知错在哪里,呐呐的又有些不知所措了。

谢衣忍住笑,在他耳边悄声道:“奸淫不同于行凶劫掠,绑人前可是要先脱光了对方衣服的。行那事时需要不停动作,其间还会变换姿势。千金小姐细皮嫩肉,又用粗麻绳捆绑,必定会留下痕迹的。”

乐无异眨了眨眼,想了一下谢衣描绘的场景,这才明白过来差在哪里了,从脸到脖子噌的一下变得通红。又觉得谢衣的湿热气息喷在耳朵上,只烤得脸更烫,整个人都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

谢衣一只手在乐小公子缩在桌下的手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接下来的茶会,众人集思广益,畅所欲言,乐小公子却是羞得再也没说过话,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TBC

 

觉得设定眼熟的太太们不用奇怪,这篇本就是落晓星太太《举案奇媒》的同人2333


评论(16)
热度(5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