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采花贼3

3.

 

谢衣穿戴整齐,拉开房门,只见乐无异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手停在半空。

乐无异恍然:“谢郎君可是要出行?是在下来的不是时候,改日再来叨扰。”

谢衣知他会来,本想等今早办完事回来再恭候小郎君,却没料到人来得竟这样早。当即笑道:“无妨。并非十分紧急的事态,晚些去也一样的。小郎君请进来坐吧。”

乐无异走进房间,里面正是客栈房间常见的摆设,看不出入住之人有何特点,唯独见谢衣手中提了一把窄长的唐刀。他不禁想象了一下对方使刀时的样子,想必身手也十分潇洒。小公子将带来的精美漆盒置于桌上,微笑道:“不知谢郎君喜欢什么,好在家里刚进了上好的明前龙井,于是就带了些,还有自己做的茶点,给谢郎君品尝。手艺不精,还望不嫌弃。”

谢衣愣了愣,打开漆盒,一股甜香扑面而来。左边格内是绢布细心包好的茶叶,右边点心花纹美观,整齐地码在格中,极是精致,令人食指大动。

“这是……你做的?”

“正是。”乐无异点点头,“除了断案,我平日另一大爱好便是烹制各类美食……让你见笑了。”

堂堂定国公世子竟亲自下厨为自己做点心,谢郎君既讶异又感动,赞叹道:“小郎君好手艺。”

心中却又忍不住戏谑,小郎君贤惠至此,当可嫁了。愈发觉得这孩子不似其他纨绔子弟,着实可爱,遂郑重收好了这份珍贵大礼。

乐无异得了崇拜之人的夸奖,喜出望外,俊脸也跟着红了一红,伸手挠了挠后脑。又磕磕巴巴道:“今日前来,其实是有求于谢郎君。昨日听你一言,我深受触动,回去后便回顾以往不能认同官府处断之案件,照你所说试图发掘背后的世情,果然收获良多……”

小公子此言不虚。他喜好断案,他父亲乐绍成也觉得,这不爱读书的孩子若是愿意考取功名,进入大理寺谋个一官半职,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更是曾为他请来大理寺之人,为他指点一二。可惜这些侦破了无数疑难悬案的所谓名捕、判官,有些为攀附定国公的权势,一心巴结,不论小郎君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会极力奉承赞美;有些则觉得这不过是陪着纨绔子弟长长见识、过过探案的瘾,戏耍一番罢了,对小郎君敷衍成分居多。能像谢衣一般,对乐无异说出一番真正的肺腑之言、经验之谈的,竟是一个都没有。故而乐无异对谢郎君这有些神秘的高人极是珍惜看重,一大早便提了礼物来拜访。

“……只是我想的虽多,却未必正确,所以……想恳请谢郎君再次拨冗指点……”

谢衣不答话,却转而问道:“小郎君查案是为了什么?”

乐无异一愣,思索片刻后道:“若说乐趣所在,便是在断案过程中抽丝剥茧,逐渐发现真相的过程吧……但若说查案本身的目的,兴许却是为了让人们过得更好。”

“……谢某问过许多捕头这个问题,伸张正义者有之,惩恶扬善者有之,亦有答维系秩序之类。若说从事生产之人,自有许多是为他人过得更好;可断案诀狱之事,需面对世间诸多丑恶,更要以酷刑惩治罪犯,小郎君这‘为了让人们过得更好’又作何解释?”

乐小公子认真答道:“诀狱断案确不似从事生产,不会创造出新的事物。但在我看来,二者并无本质区别。正如农户种出粮食、匠人烧铸缸鼎,令世间多出许多美好事物。捕快每抓捕一名罪犯,世间便少了一分邪祟,多了一丝正气;正气多了,恶人便少了,百姓自然安居乐业。从这个道理上讲,断案诀狱自是不比工农差的。”

“这便是说惩恶扬善能令四海承平国泰民安的道理了。”谢衣笑着赞叹道,“小郎君心地纯良,若不去做捕快,便是大理寺的损失了。”

类似的夸赞,往日也有他人说起,乐无异并未当真放在心上。但从谢衣口中真情实意地说出来,小郎君却是有些惶恐,又有些飘飘然,脸红着道了句“过奖”便低下了头。

谢衣敛了笑容,缓缓道:“小郎君的要求,谢某自当尽力满足;论探案手段,小郎君若愿意,谢某也可倾囊相授。只是……有一个条件。”

“真的!”乐无异顿时来了精神,连头上一撮不服帖的卷曲毛发都跟着立了起来。“谢郎君请说!”

“小郎君若肯拜我为师,我便教你。”

谢衣以为乐无异定是满口答应,不想对方却是又挠了挠头,一脸犹豫之色。他心中略微讶异,难不成这小郎君也与有些官家子弟一般,拜师还要看对方官职地位的么?遂挑了眉毛问道:“小郎君可是不愿意?”

“不、不是!”乐无异慌忙摆手,“我愿意的很!只是……昨日谢郎君提起若要真正学会探案,须得实地查办案件,探求刑案背后的世情人心。我虽求教过几名大理寺的官员,实地办案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只怕做了谢郎君的徒弟也成不了才,浪费郎君的悉心栽培……”

话未说完便被谢衣在额头上敲了个爆栗。乐无异扶着头,有些委屈地抬头看他。

谢衣正色道:“小郎君不可妄自菲薄,更勿要过分夸大困难阻碍,令自己停滞不前。且不说你天资聪颖,是极好的探案人才;我既肯做你师父,自是考虑到实地查案一节。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心。”

乐无异双眼亮了。

“既然如此……”谢衣紧盯着乐无异双眼,“这一声‘师父’,你叫是不叫?”

“师、师父……”小郎君磕磕巴巴地喊出声,努力绷着脸嘴角却还是忍不住上扬,赶快低头掩饰心中的欢喜。

“这才乖。”谢衣笑着一手又抚上了小郎君的头顶,揉了揉,“既是师徒,以后我便唤你无异,你可介意?”

乐无异赶忙摇头。

谢衣收了这么一个聪明可爱的徒儿,自己明明年纪轻轻,竟也生出种“老怀大慰”的错觉来,笑道:“好好,今天没有准备,改日送你拜师礼。”又道,“无异想问我什么,现在尽管问就是了。”

乐无异这才想起来,伸手入怀,掏出一本册子来,似乎是他自己平日研习时所作的笔记,一边逐页翻找,一边向谢衣简要介绍案情,提出自己的想法和疑问。

“……你所料不错,吴大‘李代桃僵’,确实用了欺诈手段。只是他一直本分经营多年,突然骗取他人如此大额财物,只怕有他苦衷。不妨从财物去向入手,看看背后有无其他指使之人……”谢衣正耐心分析案情,一抬眼,一把抓住乐无异还在翻册子的手臂。

乐无异躲闪不及,才想起自己因为拜师得意忘形,一直小心藏在袖下的手腕在翻阅时露了出来。

手腕上一道道红中泛紫的勒痕,触目惊心。

谢衣紧紧抓住那白皙手腕,阻止了徒儿向后躲闪的动作。他撸起对方的袖子,发现勒痕蜿蜒而上,没入衣下深处。

谢衣皱眉,凝重的神情看上去竟有些骇人:“怎么回事!?”

乐无异有些慌,连摆着另一只空闲的手道:“师父别误会,这是我自己弄的……”

“你自己?”谢衣怔住。难道……“你该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

乐无异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了一般,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羞愧地点了点头。

原来因为昨日茶会上关于捆绑的讨论,乐小公子虽然心中能够不产生芥蒂,却始终怀疑捆绑是否确实会在肌肤上留痕。回家之后,他便脱了上身衣袍,叫了小厮吉祥,取来粗麻绳将自己捆绑起来,尝试不同绑法之下受害人奋力挣扎或惧怕不动等,是否足以在身上留下明显痕迹。

谢衣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却又多了几分对徒儿的喜爱。问道:“那你试验可还顺利?”

“……正是证实了师父所言非虚。”

谢衣看着徒儿心虚得偏过头不敢看他的样子,又起了逗弄的心思,促狭道:“为了摸清真相,重现当时情状、试验作案之人的手段,当然也是好办法。只是这采花贼做了许多,除了压制受害之人的反抗外,小郎君可还尝试了其他?”言下之意,便是问对方有没有借此机会涨涨“经验”了。

但他说完便后悔了。像他那些五大三粗的同僚,脸用刀都砍不穿,有时凑一起便要讲一些荤段子。他这身份尊贵又洁身自好的小徒儿,面皮薄得很,刚刚的话只怕听完要生气了。谢衣不由得赶快转起玲珑心思,寻思该如何哄徒弟高兴。

却见乐无异听了他的话,霎时间血气上涌,从脖子根一路红到了头顶,嘴巴张张合合,半天也说不出解释的话来。

谢衣睁大了眼。看这反应,这孩子,该不会真找了什么人,把自己绑了,然后……吧?

他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屋里静默了一瞬,乐无异终于开口道:“……并未尝试其他,只是……查阅了一些书籍……”

“……书籍?”

乐无异没有继续解释究竟是些什么书籍,只是抖着嘴道:“看、看完只觉得,师父说得果然有理,书上写的与实际……那个相差甚远,查案定是要多多接触实际的人和事才对……”

吉祥昨日将那薄薄的几本册子送到乐无异手中时,小郎君又惊又怒,竟有人专门撰写出售这等描写作奸犯科的过程的书册,岂不是唆使他人犯罪么!定要联络大理寺,将这背后主使抓住治罪才是。

待他耐着性子翻起这封皮无字、内里却附精美插图的册子,却发觉描写的内容与采花贼的行径有些不同。书中之人或衣冠不整,或一丝不挂;或投怀送抱,或半推半就;与他人搂在一起,用绳子绑了也是眉目含情满面欢愉,竟没有一个是被迫的。小郎君自小读的都是圣贤书,长大后心中虽对情爱亦有向往憧憬,却也只看过些才子佳人的言情话本,哪里见过这等下流直白的册子。他自己躲在房里偷偷翻看,停都停不下来,直看得口干舌燥,心如擂鼓,身上也起了变化……

那之后的自己,乐无异不愿回想。

谢衣终于忍不住,喷笑出来。

乐无异又羞又窘,恨不能夺门而出,被谢衣拉住了动弹不得。

谢衣笑够了,又安慰了许久,才让乖徒儿接受了“这些都是人之常情无需惊慌”的看法。为了减少徒儿心中的罪恶感,他还道:“这些都是必备的常识,你若不懂,将来再遇到别的采花案该怎么办?若是不好意思,为师有空教你便是。”

乐无异被唬得一愣一愣,只会傻傻点头,看着师父和煦如春风的笑脸,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话里有哪里不对。

 

在那之后,乐无异便日日腻在谢衣处,听师父为他传授断案经验。谢衣本人就好像是个刑案书库,各类悬疑杂案信手拈来,分析起来头头是道,滔滔不绝,讲授的内容小郎君闻所未闻,不禁沉浸其中难以自拔,恨不能也跟着谢衣住在客栈里。谢衣每日定时出门一趟,回来的时间却不定。每到要出门时,他便随手写下几个案例,出题要求乐无异自行分析,权当课业。

乐无异聪敏伶俐,进步极快,更擅长举一反三。初时几乎题题均错,几日后同样的难度已能做对大半。

 

这一日,谢衣却是太阳落山了才匆匆赶回。见乐无异还在奋笔疾书,道:“先别写了。我带你去查案。”

乐无异精神一振,放了笔:“真的?”

“自然。那采花贼又行动了。”

 

 

TBC


评论(21)
热度(47)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