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采花贼11

11.(修改版)

 

瞳先生家的院子里,有三栋房舍。第一栋便是他家的药铺,正门口挂着牌匾,一进门就是抓药的地方。从房屋后门出去就是院子,种着稀奇古怪的各类草药,角落里堆着许多铁笼药罐,装着毒虫和一些具有珍稀药性的飞禽走兽。

再往里走,两栋房舍并排而立。一栋是他个人用于起居生活。另一栋一进房门,是一条小走廊,连接着两个房间。较小的一间作为瞳大夫给人看病时使用,较大的一间是仓库,用于储存各类成药和医书。

瞳大夫给章先生拔火罐做调养就是在较小的这间房里。为了获知章先生是否就是那采花大盗,谢衣、乐无异在中午时分,趁着瞳和店里的伙计十二午休的机会,凭借轻功摸进了旁边的仓库。

仓库中摆置了许多敞口的柜子,里面各类物品摆放整齐,适合用来遮掩身形,是个便于藏身的好地方。二人悄声进入后,来到靠小房间一侧的墙壁前。

不算上一次在齐府的遭遇,乐无异还是头一回做这等偷听的行当,新奇不已。就见师父背靠巨大的书柜侧面,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了片刻又移开,小郎君忍不住也学着把耳朵贴上,听了半天。

什么都没听到。

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师父,难道说是因为师父内力比自己高出许多,所以能听到自己听不到的细微声响?

他见谢衣正伸手入怀不知找些什么,并没有继续偷听,忍不住悄声问:“师父,你刚才听到什么了?”

谢衣有些奇怪地看他:“隔壁房里现在空无一人,怎么会有声音。”

乐无异:“……那师父你为何要把耳朵贴过去。”

谢衣终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漆黑的小木盒,上面的棱角被打磨得十分光滑。他小声道:“只是为了确定一下待会用怎样的姿势偷听比较舒适。”

乐无异:“……”

谢衣打开木盒,只见里面都是一些精细的小工具,乐无异扫了一眼,里面似乎有锉刀、铁钩、银针之类。谢衣从里面翻出一把有棱角的细长钻头,直直扎进墙中,正位于他方才附耳之处。

接下来的过程有些许无聊,两人不敢大张旗鼓,只好慢慢在墙上钻磨。小公子帮着师父磨了半天,后来还用上了匕首、锥子等物,二人总算在墙上打出了个孔洞。好在瞳先生的房舍也是木制,并不十分费力;在这边看来洞口有鹌鹑蛋大小,但有旁边的柜子遮挡,并不容易被发现;至于到了隔壁,这孔洞看来也不过是比针尖稍大些。如此便不必担心有人在隔壁说话会听不到了。

打洞费了许多时间,然而接下来的等待更加无聊。许是瞳先生的生意太过清淡,眼看申时将至,仓库与隔壁还是悄无声息,无人来访。谢衣索性从柜子上抽出一本医书,靠着墙壁看了起来。

乐无异也想学着师父的样子找本书来读。他为了研习刑案,自学了些医术,读这里的书籍并不如何费力。但不论抽出哪本来看,只要一想到只有他二人在这空荡荡的房中,便总是心浮气躁,完全无法深入,忍不住便要抬头看看师父。

大概是为了通风防潮,仓库里开了窗,午后阳光正穿透进来,照在谢衣身上,他面庞上便笼上了一层光晕,更衬得他面如白玉,纤长的睫毛也一根根地看得分明。

乐无异一颗心越跳越快,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一口亲上了谢衣的脸。

谢衣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何事,呆呆扭头看他。

乐无异头一次见到总是胸有成竹的师父也有这般茫然的神情,不禁觉得好笑,心中又有些小得意;再加上被师父的美色所惑,忍不住再次倾身上前。

这次直接吻上了师父的唇。

师父的唇软软滑滑,美味得紧。小公子不敢太过造次,舌头在对方唇瓣上掠过便要抽身后退,被一双有力的手臂倏地捞回,两句身躯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啪嗒一声,谢衣手中的医术已落在地上。

乐无异大惊,双手推拒,却怎么也推不开。他张口要拒绝,却正迎上了对方的唇舌,两人的齿颊相撞,磕得乐无异差点下意识咬了一口,待要再松开,反被谢衣狠狠吸住,再不松口。 

师父的舌在小郎君口中攻城略地,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缓缓流下。也不知过去多久,就在小郎君开始眼前阵阵发黑时,对方终于松了口。乐无异大口喘息,待两眼终于恢复清明,才发现光线变暗不止是因为呼吸困难视物不清——谢衣将他堵在了书柜与墙形成的夹角之间,整个人都被师父的身影笼罩住。

不待他心跳有所缓和,咔哒一声轻响,谢衣已经解开了他腰带上的扣子。乐无异腰间一松,心却骤然被吊了起来,难道……要在这里……?!

他不是没有想象过与师父肌肤相亲时的场景,但且不说现下正是白日,况且……此处虽无别人,却也是他人家中啊!

谢衣心中又气又饥渴,气的是徒儿丝毫不体谅自己隐忍到现在的辛苦,更气自己不知是不是憋得太久,身上的火一点就着,倒真是恨不能现在就要了徒儿。好在他总算尚有理智,一双手伸进小公子衣服里面,胡乱摸着光滑的身子算是解渴。

偌大的仓库中东西不多,略显空旷,衣料摩擦和喘息之声在其中格外分明。乐无异被亲得呼吸困难,腰膝酸软,只能双手攀住谢衣的身子,勉力支撑。

屋外忽然传来有些忙乱的脚步声,二人停了动作,呼吸都暂时屏住。就听药铺跑堂殷勤的声音传来:“章先生请先进屋坐一会,瞳郎中马上就到。”

两人的脚步声顺着走廊进入隔壁的小房间内。除了跑堂,另一人想必就是章先生了。

乐无异扭过头,看到自家师父眼中挣扎的神色。

若是继续下去……倒也不一定便会被发现,但是若因此错过了二人谈话的关键……谢衣叹息一声,勉力压下阵阵情潮,重重咬了咬徒儿的唇瓣算是报复,手终究从对方的里衣中抽了出来,无声地整理起二人的衣物。

这时便听着小孔中传来隔壁房间的声音。瞳道:“你来了。”

另一人道:“我来了。”……正是近日都不曾在醉香茶会露面的章先生的声音。

瓷器碰撞敲击的声音响起,想是瞳正在摆出罐子,准备给章先生调理了。就听瞳道:“最近你许久不曾到我这里来,也未听说有什么新的采花大案发生,发生什么事了?”

章先生大概也是憋得久了,开门见山道:“上次我在齐府被人发现了,最近不敢再有所动作。”

瞳道:“被人发现你的身份了?”

章先生道:“我蒙着脸,又压低了声音,不然只怕已经不能到瞳先生这里拔火罐了。只是……我在齐府遇到的两个人,有一个却是我识得的。”

瞳道:“……这么巧?”

章先生:“可不是。那孩子是我在醉香茶会上认识的……啧啧,说来也是个美人,只可惜我为撇清嫌疑,一直忍着没动手……”

乐无异只觉正扶着他腰处的手一紧,扭头就见师父脸上已是怒色,两眼望着他,眸色暗沉。他安抚地轻轻拍了拍师父。我这不是还好好的么。

“……只怪我行事不小心,去会那齐小姐的时候把瞳大夫你给的神油落在了那里,只好回头去寻,结果正撞上那小郎君和另外一个美人在那,好在他二人并未发现问题,神油还在那房间的角落里……”

“那小郎君是什么身份?”

“茶会之人之谈刑案不谈身份,我只知他自称姓乐,可在齐府时他同伴却唤他李捕头。我还道他是大理寺捕头潜入茶会收集消息,但回来后细细回想,那二人既未着大理寺官服,出现时窗外已有大理寺封条,分明是茶会中人为了探听刑案机密,冒充大理寺中人潜入现场……”

这章先生不愧是能混进茶会的,思路倒是清晰。乐无异想着,用眼神向师父示意:采花贼如今就在隔壁,我俩直接进去动手?谢衣在沉思中抬起眼来,摇了摇头,凑到乐无异耳边道:“轻功太高。”此时动手,不但容易跑了人,便是抓住了,因不是现行犯,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定罪。

谢衣沉默着将徒儿的腰带重新束好,伸手掐了掐他还红着的脸蛋。

就听隔壁静默一阵,貌似是瞳正将罐子点了火摁在章先生身上,不时可听见章先生的抽气声和小声抱怨罐子太紧疼得厉害之类。过了许久,才听瞳道:“你不必慌张。你说的这二人,我也见到了。”

章先生明显吃了一惊:“莫非你也被发现了?”

“你说的那二人已经发现了五十足虫的秘密,追查到我这里。想必是为了瞒住你争取时机,在齐府时才做出没有发现的假象。我装作不知,仅向他们描绘了错误的形貌。如今大理寺已拿着那虚假的画像在四处缉拿采花大盗了。”

“……想不到他们还真与大理寺有所关联!哈哈哈,多亏瞳先生相助!我就说怎么见街上都贴满了对采花大盗的通缉令,但画像上的人我根本不认识!先生这是救命之恩呐!”

章先生顿了顿,又笑道:“这二人能查到这般地步,着实可爱又可恨,着实应当好好惩罚一番!可惜我不知二人到底是何身份,不然也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保证让他们乐不思蜀!”

“那有何难,其中这乐公子的真实身份,我还真有些眉目。只怕你听了,便吓破了胆子,不敢出手罢了。”

“先生快请说!就是天王老子,只要我想上,他也跑不了!”

谢衣的心骤然收紧。他看向乐无异,就见他可爱的徒儿双眼晶亮,满是兴奋,心中便知不好。

小公子悄声道:“师父,我有了个主意!”

做师父的皱眉:“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不答应。”

 

 

TBC


评论(13)
热度(24)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