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四)2

忘记羞羞的1吧,2已经是另一件事了(喂


2.


深夜。

乐无异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缓了片刻,才意识到是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位于静水湖的住所中。

这个认知并没有让他安心下来。他飞快地翻身下床,冲向了师父的房间。

几步跑到门口,乐无异顾不得礼数,径直推开谢衣的房门。借助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光可以看到,谢衣的房间一切物品摆放如旧,十分整洁。

然而,谢衣却并不在房内。

乐无异心中的不安瞬间被放大了好几十倍,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他又跑进库房和厨房,然而这些地方也没有师父的身影。

乐无异脑子乱成了一团麻,分不清梦境与现实,泪水已经打湿了眼眶。

他在心里不停的...

 仿佛能看到一只娴静美丽的屏翳,站在师父的身边,师父温柔的眼里满满都是她。乐无异走了过去,叫她“师娘”……
乐无异突然觉得想不下去了。 


----------

没事半夜抽一抽(揍死

[谢乐]但请故人归(四)1

因为有小伙伴问我师父父的关键部位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所以就有了这篇,主要内容就是师徒二人腻歪腻歪腻歪。画风可能跟以前不太一样,见谅_(:з)∠)_

写完了这段觉得好耻根本读不下去,大家慎入(笑哭 

——————————————————


1.


乐无异仰卧在床上,手里拿着前阵子从海市交换来的血魄紫珍珠。把珠子置于头顶上方,借着光线观察,心里却愁得不行。

血魄紫珍珠是极珍贵的偃甲材料,具有大幅降低灵力消耗速度、提升偃甲性能的作用。乐无异四处求购它,本是准备给师父用的。

给师父制造偃甲身体,当然要用最好的材料。但当时为了让师父尽快复活,在有些顶级材料暂时寻找...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 完结

7.


谢衣和乐无异二人回到江陵的时候,已经是九月十五的中午了。

一进飞鸿客栈,老板就殷勤地迎了上来:“二位客官,今天正有几位客人退房,您二位要不要再开一间房,省得两个人还要挤在一起,休息不好?”

“太好了老板赶快给我们再开……”

乐无异被谢衣像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吓得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谢衣扭过头,又是一副春风拂面的样子笑道:“多谢老板美意,不过我们很快就要动身返回,再开一间房已没有必要。”

老板望向二人上楼回房的背影,忍不住又擦了擦汗,这两位客人果然好可怕。


二人进了房间,谢衣把门关好,对乐无异说:“把衣服脱了。”

“啊?!”

“让...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6

有姑娘说为什么做了个赝品蓓蓓就要闹到杀人的地步,因为我写的不是很明白,在这里解释一下:如果说有没见过真品的人要做假的乐舞俑,一定会按照坊间传言的那样,做成里面是舞姬小人跳舞的样子,所以乐乐拿来的如果是赝品,里面却是背背猴和小龙人,这是很没道理的。蓓蓓是个聪明人,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可能一直都错了,真品其实根本就不是以她为原型制作的。但她同时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何况百余年来她一直相信关于乐舞俑的传闻,所以除非谢衣明说,不然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谢衣并没有被她的舞姿吸引。在有所意识但又不愿承认的情况下,她直接指摘乐乐拿来的是赝品并且要干掉乐乐,其实是一种类似于逃避现实的举动吧……但是小的笔力有...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5

5.


“你以前又没有见过琉璃乐舞俑是什么样子,怎么知道它就如传说中一般,里面是舞姬跳舞?”乐无异嘴上不饶人,身上也没闲着,一手流影剑辗转腾挪,蓓蓓姐一时伤不了他,反倒被他的剑法逼得忙于格挡自保。


蓓蓓姐心中焦躁,脸上仍是笑意盈盈:“笑话,当年谢衣在我面前制作乐舞俑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投胎着呢~”


什……!


乐无异一惊,身形瞬间一滞。


利用这个机会,蓓蓓姐快速后退几步,脱出乐无异的攻击范围。同时暗念法决,紫珍珠化作一团雾气包围乐无异双腿,瞬间凝结成冰。乐无异大骇,但无论怎样挣扎,只是动弹不得。...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4

4.

传说中的蓓蓓姐,竟是位绝世美女。当真便如那画中的人儿一般,杨柳细腰,肤白如雪,半睁的凤眼更是添了几许风韵。

乐无异看得眼睛都直了,红着脸张大了嘴。谢衣在旁边咳了一声,某人才回过神来。

乐无异及他身旁的屏翳的这些小动作引来了金砖探究的目光。

“几位快请进。”蓓蓓摆了个请的姿势,在前引路领几人进入高大的店铺。

乐无异还没进屋,就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谢衣皱皱眉,好强的气场,有必要如此戒备森严吗。拉过乐无异,小声道:“里面有结界,好几层。”

“那怎么办?我们就在外面?”乐无异嘀咕着,睁大了眼睛。

这一睁倒好,原本琥珀色的双眼在四周灯光的作用下,闪烁出些细碎的金色光芒来。...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3

看完2跟我说接下来千万不要是拉灯的姑娘你完全不!用!担!心!

因为两个人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乐乐痛苦的失!眠!了!谢伯伯痛苦的又睡!过!去!了!

我写的就是两个宁可天天摸小脸啃小手也谁都不会先去捅破窗户纸的大!闷!骚!

(你直接说你不会写肉就可以了

其实大概也许可能会有点小肉渣……不过大概要等到下次乐乐继续作死的时候了……吧。

----------


3


谢衣和乐无异动身去海市入口时,已是月上中天。

二人均不再提在客栈休息时发生的事。乐无异本来颇为尴尬,但见谢衣倒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便也放下包袱,两人像平时一样有说有笑、气氛融...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2

2


九月十四日。

就快到交易的日子,师徒二人乘小黄到了江陵。

两位客人一位衣冠华贵,发色偏浅,容貌秀气,似有胡人血统,非一般富家子弟;另一位相貌俊朗,气质沉稳,看不出岁数,外表温和内里精明。飞鸿客栈老板一看这两人就直觉不好对付,头上有些冒汗:“哎呦,二位来得不巧啊,只剩一间了。这……看二位颇为熟络,可否委屈一二,合居一室?”

乐无异默默扶了个额。如果没记错,当年他和闻人羽来江陵时也是这样,客房只剩一间,老板的说辞都是一样。好在那次后来有人退房,问题解决了。江陵也算交通要道,客流不少,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老板就从没想过多添置几间房?

老板还在努力解释:“这...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1

_(:з」∠)_只是当初只想写个小短篇,没想到脑洞越填越大……另外这篇谢乐倾向可能较明显,就不再打谢乐谢标签了……


1


偃甲鸟扑扑翅膀,金砖讨好的声音从其体内的凝音石中发出:“乐公子~您要的血魄紫珍珠小的打听到啦!”

听说这金砖身为博卖行宝官,以前被无异、夷则他们欺负得头发被扯掉一半,如今居然跟无异好得跟什么似的,该说自家徒弟魅力非凡么?在一旁默默听着的谢衣笑着摇了摇头。这样也好,有了个在海市的帮手包打听,徒儿四处收购稀有偃甲材料,可比以前轻松了不少。

“……日前有一店家回话,手中有一颗成色上好、重二两八钱三分的紫珍珠愿意出售。但对方有一个条件,称欲...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