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乐谢乐]偃城魅影(完结)

还有人记得这篇吗(笑哭)

最后一更大放送(滚


13.


谢衣从乐无异的房间出来,不出意外地看到禺期飘在门外。

“我……是来讨说好的铸剑谱的。”禺期眼神有些游移,“谢衣小子,汝不会食言吧?”

“自然不会。”谢衣笑着从袖中摸出一个卷轴,双手奉上,“此次还要多谢前辈大力襄助。”

知道禺期一向心口不一,在他接过卷轴后,谢衣又道:“无异身体无恙,但尚未苏醒。前辈进屋探视,莫要出声就好。”言罢,笑眯眯地去了客厅的方向。

“谁……!”禺期红着脸要反驳,看着谢衣的背影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在门外呆立半晌,终是穿门而入。


夏夷则由谢衣等人带路进入“心间”时,才知...

[乐谢乐]偃城魅影12

12.


乐无异很年轻的时候,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偃术为何物。那时已经立志要做偃师的他有一个梦想,他希望世人都能认可偃术的威力,希望偃甲能够更加广泛地应用于世人的生产与生活,让大家活得更加舒适惬意。

经过乐无异与他师父谢衣不懈的努力,偃术终于得到认可与推崇,偃师成为了世间最令人尊敬的职业之一。但令乐无异没有想到的是,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改善多少,相反却给他们师徒二人带来了不少麻烦。寻常百姓只能利用水车等简单、初级的偃甲减轻劳作的负担,稍微复杂一点的偃甲就逐渐成了只有富人才能享用的奢侈品。尤其是世人皆奉“大偃师”之术为圭臬,谢乐师徒二人的作品是富豪们在黑市竞拍的对象,非天价不可得...

[乐谢乐]偃城魅影11

11.


时间仿佛停滞了。

就像是滚烫的岩浆瞬间冷却变成了岩石,偃城内的偃甲都静止不动了。只有空中那大片大片的成群黑鸟,盘旋一阵,又回到了高塔之上,变回了坚硬的砖瓦。

地面上偃甲们停住脚步,站立片刻后终于开始动了。它们向来时的方向缓慢地撤退,就像知晓节日庆典已经结束的人们,浑身充满了无精打采,刚刚的杀气冲天仿佛只是一场梦。夏夷则看到初七仍站在原地,抿紧了嘴唇,似乎是对事情的发展有所不满,但不再说话。在这退去的偃甲潮水中间,渐渐分出了一条道路,一名白袍男子沿着这条路向乐无异走来。

这条临时的小路逐渐变得宽敞,两边的偃甲努力地靠向两边、拓宽道路,似乎对这名男子充满了敬畏之情。...

[乐谢乐]偃城魅影10

依旧是更得很晚QwQ不过马上就要到揭示真相的时候了。

10.


乐无异缓缓举起手中的剑。

身后响起了低沉的笑声。

夏夷则回头,看到初七笑得开心,甚至露出了牙齿,完全没有了一开始淡漠从容的模样。初七周身刀气四散,将周围尚不敢轻举妄动的偃甲镇退数步,接着他一跃而起,落在了夏夷则与乐无异中间,笑道:“谢衣不让我对小叶子出全力,我只好想办法帮他把你钓出来。好在计划成功,乐无异,我可是太久太久没有跟你打一架了。”

乐无异无暇理会初七话中深意,皱眉道:“闪开……我没空跟你胡闹。”

小叶子不断的反抗造成持续的头痛,令乐无异难受又烦躁。最开始发现小叶子的存在时,乐无异醒来总是很容易便...

[乐谢乐]偃城魅影9

抱歉这次更得晚了。


另外谢伯伯表示要找初七算企图挖墙脚拐他爱徒的账。

-------------------

9.

“消失”?不是“死”吗……黑衣人的措辞有些微妙啊。

“接下来,你若坚持寻找你师父,就会遇到极大的危险,甚至有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你若就此放弃,你和你师父都会平安无事。即使这样,你也要继续寻找他吗?”

小叶子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困惑的神色,然后惊讶道:“你是不是知道我师父?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

“回答我的话。”黑衣人语气毫无起伏,但透露出一丝威严。

“……不,我不会放弃。”小叶子摇了摇头。“空口无凭,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就是真的?就算两人分开比较好,我也还是...

[乐谢乐]偃城魅影8

8.


夏夷则一路上连跑带打,小叶子一路上连拆带卸,偃甲蝎……已经被追来的偃甲淹没,不知道哪里去了。虽然很可惜,好在二人终于逐渐接近目标,已经隐隐可以望见前方的高大城门了。

然而,事实证明,偃城的偃甲质量上乘,就连智力都比外面的偃甲强上许多。

二人正要加速冲刺,却见前方不远处有弩兵偃甲站成一排,堵住道路,手中的强弩齐齐端起,弩箭“噗噗噗”地向二人射来。

在箭伤及二人之前,夏夷则一步跃起,踩上了中间一个偃甲兵的肩头。小叶子跳不高,干脆直接向后一仰,用力在地上一撑,躺在地上从两只偃甲兵中间的缝隙中滑过。偃甲兵忙转身继续射箭,夏夷则向身后挽了个剑花,数条水柱从地面上喷薄而出,瞬...

[乐谢乐]偃城魅影7

7.


懒人写文交代的果然太少了些,加上作者笔力不足,发现大家可能都没太看明白,特总结文中人物思路如下(唔,反正出场人物基本都露过脸了):

小叶子:最后一次见到师父父,他说他住在高塔最上面——后来再没有看见过师父父——有个人潜伏在自己身边——师父父一定是被这个人关在了高塔最上面——我要去救师父父——我要进塔——被人从塔里送了出来——我要去救师父父——我要进塔——被人从塔里送了出来——我要去救师父父——……(无限循环)

乐无异:身体里有另一个人叫小叶子——我精分了!——小叶子的记忆停留在十六岁——肯定是我十六岁时受了什么刺激才产生了小叶子——十六岁时我的人生中发生了两件大事:...

[乐谢乐]偃城魅影6

6.


OOC again.(。

----------------


小叶子的地图画在一张皱皱巴巴的羊皮上,细节倒是描绘得很清楚。方形的城堡中心有一个圆形代表高塔,这一部分是空白,表示小叶子还没有实质进入过塔的内部,不清楚里面的构造;塔的外围绘制得十分详细,就连每个角落里通常有几个偃甲、是什么类型都用各种符号和小字标注了出来,因为内容太多,夏夷则乍一看,羊皮上就是一个黑色的空心方框。方框四周旁注了不少关于偃城构造的猜想之类。

这张图就如小叶子本人的思路,清晰严密至极,可谁又能想到他在提到时间问题的时候就混乱不清。

不过定睛一看,就能发现这地...

[乐谢乐]偃城魅影5

谢谢大家的关心!>3<我好多啦~

因为谢伯伯再不出现这文就要变成夏乐了所以上回更新提前把谢伯伯召唤出来了(。

于是然后这一回初七出没注意。(逻辑呢。


----------

5.


在对待小叶子的问题上,谢衣与乐无异的意见始终有分歧,这一回也不例外。天还没亮,二人不欢而散,乐无异以小叶子快醒了为理由匆匆离去。

谢衣看着乐无异远去的背影,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无异平时温顺得很,但一旦认准的事就难以改变,纵是嘴上不说,行动上也不会改变。

“那么想见那个什么小叶子,亲自去见不就好了。”角落里响起一个声音。

谢衣依旧扶着栏杆眺望被灯光照亮的偃城,丝毫没有惊...

[乐谢乐]偃城魅影4

4.

夏夷则微微睁大了眼睛:“在下夏夷则。乐……阁下可是大偃师?”

面具下方的脸上,嘴角微微扬起。

“这该怎么说……我听说大偃师是世人对当世偃术成就最高者的敬称,我师父偃术造诣远在我之上,这个称呼显然不该用在我身上。”

师父……?

世人传言,大偃师住在偃城之中,可能姓谢、乐,或沈。小叶子的师父姓谢,眼前之人姓乐,难不成他口中的师父是姓沈的第三名偃师?

“贵客远道而来,招待不周,夷则你多担待。”

“……请称在下夏公子。”

蒙面人乐无异妥协地改口道:“夏公子。”

随后偏过头小声地嘟囔了起来,“有什么关系嘛,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

“……您刚才说什么?”

“呃不,没什么。”乐...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