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采花贼12

12.


长安城内乐姓家族本就稀少,其中的豪门贵族,大概也只有定国公一家了。瞳正是根据小郎君姓乐,及其衣着华贵的特点,猜出其真实身份,并告知了章先生。

章先生大喜,当即摩拳擦掌,表示回家后稍事准备便要到定国公府上“拜访”一番。他作案屡屡得手,还道至今仍未被发现真实身份,骄傲自大至极,莫说大理寺,便是定国公本人,如今也不屑于放在眼里,竟是丝毫没有想过若是失手又当如何。

二人从瞳家里偷偷摸出来,天色已暗。

一路上小郎君跟在谢衣身后,兀自说个不停,内容无非就是章先生既已盯上自己,不如以自身为饵,引诱这采花大盗前来,来个瓮中捉鳖。谢衣心中恼火,头一次觉得小徒儿的声音喋喋不休,如此...

[谢乐]采花贼11

11.(修改版)


瞳先生家的院子里,有三栋房舍。第一栋便是他家的药铺,正门口挂着牌匾,一进门就是抓药的地方。从房屋后门出去就是院子,种着稀奇古怪的各类草药,角落里堆着许多铁笼药罐,装着毒虫和一些具有珍稀药性的飞禽走兽。

再往里走,两栋房舍并排而立。一栋是他个人用于起居生活。另一栋一进房门,是一条小走廊,连接着两个房间。较小的一间作为瞳大夫给人看病时使用,较大的一间是仓库,用于储存各类成药和医书。

瞳大夫给章先生拔火罐做调养就是在较小的这间房里。为了获知章先生是否就是那采花大盗,谢衣、乐无异在中午时分,趁着瞳和店里的伙计十二午休的机会,凭借轻功摸进了旁边的仓库。

仓库中摆...

[谢乐]采花贼10

10. 


这之后又过去几日功夫。大理寺有捕快来寻过谢、乐二人,道是已经派人暗中监视那瞳郎中,但并未有什么发现。

好在那日二人在齐府偶遇采花贼,虽说打草惊蛇,但也导致数日来未有新的案件发生,城内暂时平静了一段时间。

只怕好景不长,要争取在采花贼再次作案之前将人捉拿归案才是。

这日又是举行醉香茶会的日子,谢衣乐无异二人再次赴会。萧公子曝出大理寺查出那采花贼乃是利用脂粉掩盖迷药气味,会上众人仿佛炸开了锅,争论不休。

谢衣并未参与他人的议论,待议论声小了些,张口朗声道:“此案有个疑点,谢某思考许久,仍不得其解,还望在座诸位指点一二——这采花贼为何会对长安城中美人如数...

[谢乐]采花贼9

9. 


乐无异躲了数日,如今被师父从酒楼中抓包回来,谢衣虽未说什么,他自己却心虚得紧。拿了桌上苹果对谢衣讨好道:“师父也来一起吃。”

谢衣微笑摇头:“无异先吃吧。”

乐无异顿了顿,又没话找话地问道:“师父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

“……甚好。”

之后便是一阵沉默。

乐无异坐在桌边,低头咬着苹果,不用看也能感受到师父炽热的目光。

也不知师父是在看他还是他手中的苹果。

谢衣双眼粘在小徒儿身上了一般,总也看不够。他心中唏嘘,只要看到徒儿人好好地在自己身边,多日来的怨气便烟消云散了,什么气都生不起来……若有朝一日要把无异交给别人,岂不如同在心上生生...

[谢乐]采花贼08

来骗个更。主打逗比,字数少了点请不要介意_(:з」∠)_

之前看到《从未》里面师父给乐乐削苹果甜得不行,就跟天接水太太要了削苹果梗,希望我这篇文也赶快齁甜地完结吧!(喂


8.


不、不会吧?

乐无异浑身僵硬,缓缓转头,只见他的师父谢衣一身白衣,面色冰冷,正立于他身后。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到,哪壶不开提哪壶……这都哪跟哪。乐公子用力晃了晃头,莫不是饮酒过量,已经产生了错觉?

只觉来人搅了两人的私密“情话”,莎罗郡主不悦道:“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进来要先敲门的吗?”

谢衣正觉得此女碍眼,不欲理她。敷衍地抱了抱拳,冷漠道:“在下是乐无异的师父。无异旷课多日,荒废了许多学业...

[谢乐]采花贼7

发现我已经让师父自行疏解半个多月了……罪过……


7.


谢衣受了伤,加上这一晚过得混乱不堪,第二日日上三竿才醒。他精神倒是不错,起身穿衣洗漱,又将房间收拾妥当,想到待会又可见到乐无异,心中有些雀跃。

然而左等右等,过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心心念念的徒儿身影。谢衣推门而出,就见万莱客栈的店小二端了个热气腾腾的砂锅走过来,鲜香四溢,似乎还有股药味。小二见人出来了,点头哈腰地热情招呼:“谢郎君起了?乐郎君今早来过,嘱咐……”

谢衣一惊,两步上前,急忙追问:“他来过了?什么时候?”

小二被他突然逼近吓了一跳,向后缩了一下,稳住手中的砂锅,才道:“乐郎君一大早就来了,...

[谢乐]采花贼6

6.


乐无异果然被谢衣吓得够呛,立刻抱着人跑到街上拦了马车直奔最近的医馆。

谢衣装昏也就骗骗自家小徒儿,在郎中面前是万万蒙混不过去的,只好在医馆门前“适时”醒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小郎君的怀抱。

然而进了门,两人发现里面人满为患,许多人抬着受伤的人进进出出,哀嚎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原来附近一处酒楼走水,不少客官烧伤,把这医馆里的床位占了个满满当当。不得已,乐无异先让郎中给谢衣重新包扎了伤口,再三确认谢衣的伤无甚大碍,又逼着郎中答应晚些时候去客栈再为谢衣诊治,这才略略放了心。

两人乘马车回了谢衣下榻的万莱客栈,乐无异不由分说,搀扶着谢衣上楼、进屋躺下,嘘寒问暖,仿佛谢衣是个无法行动的古...

[谢乐]采花贼5

采花大盗来当助攻了。


5.


乐无异傻呆呆地任谢衣舔吻唇瓣,直到师父的舌扫过他的舌尖,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何事,一颗心就要跳出胸腔。他身上一激灵,头向后一仰避开了粘连而上的唇,接着便要推开对方,被眼疾手快的谢衣紧紧搂在怀里按住了。

谢衣依旧是悄声道:“待他们走了再说。”

怀里的徒儿果然立刻老实了下来。

好在屋中那两个官差也不过是来收尾的,唠了几句闲嗑便离去了。临走前这二人将门窗都关好,在外面又贴了封条,示意此处乃是贼人作案现场,大理寺已着手看管,闲杂人等不得靠近——更别提钻进屋中的床下搂搂亲亲。

两人沉默着从床下爬出。

乐无异虽少不更事,却也知接吻应是两...

[谢乐]采花贼4

4.


谢衣牵着乐无异的手,七扭八拐进了一条小巷,却是到了一家人满为患的酒肆。

乐无异目瞪口呆。谢衣带他跟着小二到了一张桌子旁坐下,点了酒菜,动作自然,流畅无比,显然是常客了。

“师父……我们不是要查案?”

“那也要先填饱肚子。这家的招牌烧肉和酒糕相当有名,为师早就想带你来尝尝。”

“……我还道时间紧迫。”

“当然,再晚来些怕是要没了位子。”

“……”

“无异放心,便是去也要待没了他人才好。”

乐无异这才晓得了师父的用意。想必是在场还有大理寺的官家查案,他们这些民间人士,擅闯案发地可是私探刑案机密的大罪,搞不好还会被当成采花贼的同伙,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然...

[谢乐]采花贼3

3.


谢衣穿戴整齐,拉开房门,只见乐无异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手停在半空。

乐无异恍然:“谢郎君可是要出行?是在下来的不是时候,改日再来叨扰。”

谢衣知他会来,本想等今早办完事回来再恭候小郎君,却没料到人来得竟这样早。当即笑道:“无妨。并非十分紧急的事态,晚些去也一样的。小郎君请进来坐吧。”

乐无异走进房间,里面正是客栈房间常见的摆设,看不出入住之人有何特点,唯独见谢衣手中提了一把窄长的唐刀。他不禁想象了一下对方使刀时的样子,想必身手也十分潇洒。小公子将带来的精美漆盒置于桌上,微笑道:“不知谢郎君喜欢什么,好在家里刚进了上好的明前龙井,于是就带了些,还有自己做的茶点,给谢...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