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1

_(:з」∠)_只是当初只想写个小短篇,没想到脑洞越填越大……另外这篇谢乐倾向可能较明显,就不再打谢乐谢标签了……


1

 

 

偃甲鸟扑扑翅膀,金砖讨好的声音从其体内的凝音石中发出:“乐公子~您要的血魄紫珍珠小的打听到啦!”

听说这金砖身为博卖行宝官,以前被无异、夷则他们欺负得头发被扯掉一半,如今居然跟无异好得跟什么似的,该说自家徒弟魅力非凡么?在一旁默默听着的谢衣笑着摇了摇头。这样也好,有了个在海市的帮手包打听,徒儿四处收购稀有偃甲材料,可比以前轻松了不少。

“……日前有一店家回话,手中有一颗成色上好、重二两八钱三分的紫珍珠愿意出售。但对方有一个条件,称欲得此珠者,须得用偃师谢衣的作品琉璃乐舞俑作为对价,九月十五海市开市时现场交易。”

琉璃乐舞俑?乐无异回头看向谢衣,后者一脸茫然。

琉璃乐舞俑……这名字怎么听都不像是偃甲,倒像是个装饰用的摆设。看师父这一脸毫无印象的表情,这乐舞俑真是师父做的?该不会是初七做的吧……

罢了,直接去海市问个明白便是。乐无异刚想叫上小黄,就见馋鸡以惊人气势啄向一大条火腿,奋力撕扯下一大条肉吞咽了下去。

“不要啊馋鸡!!那是……”那是师父做的火腿啊。可惜话没说完,为时已晚。

小黄身体一阵抽搐,“唧——”地僵硬着倒了下去。

“馋鸡!”谢衣赶快将馋鸡捧在手里,向其体内灌输灵力抢救,一边还不忘严肃质问乐无异:“无异,你可是对馋鸡做了什么?”

“不是我干的,”乐无异赶紧澄清,“它只是昏过去了……”大概。

 

主要的交通工具倒下了,乐无异亲自去一趟海市的打算只得作罢,依旧是使了偃甲鸟传话给金砖,让它查查有关这乐舞俑的情况。

金砖动作倒也快,第三天偃甲鸟就飞了回来,带了他的口信:“琉璃乐舞俑是百余年前谢衣初成名时的作品,据传当年谢衣在海市,酩酊大醉之时忽闻一曲月影霓裳,见舞姬舞姿曼妙,一时兴起,当夜即制出了琉璃乐舞俑。据见过的人说,该偃甲外观看来为球形,内有琉璃舞姬翩翩起舞,故后人将其命名为琉璃乐舞俑……”

谢衣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这样说来我倒是有点印象了。若是在海市期间的作品,只怕都在第九百六十七号箱中了。”说罢起身去了库房。

乐无异望着师父的背影。原来真的是师父的作品。原来这名字是别人起的,难怪师父记不得。原来这乐舞俑也是偃甲,好想看一看……事情基本搞清了,可乐无异的心情却有点微妙的复杂。

舞姬!?谁啊?还让师父惊为天人?还为她专门做了偃甲!?

乐无异丝毫没有注意到“惊为天人”什么的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金砖才没有说过,以致于谢衣拿着传说中的乐舞俑从库房中出来时几乎是被乐无异抢去看的。

所谓的乐舞俑确实是个球形偃甲,上面有一小孔,镶嵌着镜片,乐无异透过镜片看进去,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是!?”

谢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既然已经找到,那我们就快点准备下月月初去海市赴约吧?”

“师父,这……合适么?”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明明是我要买偃甲材料,却要你出价钱,要不……还是算了?再要不,我照你这个球的样子再做一个拿去交换就好了吧?”

“这如何使得。”谢衣摇了摇头,“血魄紫珍珠可是最珍贵的偃甲材料之一,东海蚌精功力深厚者,百余年方能生成一粒,更何况听金砖的说明,对方手中这枚大小、品相均是上佳,只怕是数百年方得修成。血魄紫珍珠我这一百余年来也只见过五粒,其中三粒被我争取到手,均已用到了偃甲中。若是当年知晓将来会有你这么个好徒儿,定然留下来给你用了,也省得你如今到处求购。故此次交易,纵使你有心放弃,我却是势在必得,此其一。非是为师不信任你的偃术技艺,这所谓的乐舞俑不过是我一时兴起做的玩具,平日里随时可做。用它交换紫珍珠,我们已是占了极大的便宜,对方既点名要谢某的作品,再用仿制品便有失诚信,此其二。故让为师陪你走一趟海市,将这血魄紫珍珠换来便是。”

“师父说的是,是我欠考虑了……诶?……诶诶诶!?”乐无异半天才反应过来,“师父你说你……要跟我一起去?!”

“不错,有何不妥么?”谢衣有些奇怪,“珍稀的偃甲材料你终究是见得少,你孤身一人去了被人诳了怎么办?虽说这乐舞俑不值钱,被骗了也没什么损失,但以防万一,对方若另有所图,两人一起去总是有个照应。何况借此机会让你学学如何鉴别总是好的。还是说……”

谢衣慢慢眯起了眼睛:“无异你不喜欢跟师父一起出行?”

“喜欢喜欢!无异当然喜欢跟师父一起!”仿佛发现了危险信号,乐无异忙不迭地说。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谢衣满意的笑弯了眼睛。

当然,喜欢是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出行还是头一次,明明刚过了中秋,乐无异倒开始希望明天就是一个月后了。


评论(4)
热度(30)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