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2

2

 

 

九月十四日。

就快到交易的日子,师徒二人乘小黄到了江陵。

两位客人一位衣冠华贵,发色偏浅,容貌秀气,似有胡人血统,非一般富家子弟;另一位相貌俊朗,气质沉稳,看不出岁数,外表温和内里精明。飞鸿客栈老板一看这两人就直觉不好对付,头上有些冒汗:“哎呦,二位来得不巧啊,只剩一间了。这……看二位颇为熟络,可否委屈一二,合居一室?”

乐无异默默扶了个额。如果没记错,当年他和闻人羽来江陵时也是这样,客房只剩一间,老板的说辞都是一样。好在那次后来有人退房,问题解决了。江陵也算交通要道,客流不少,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老板就从没想过多添置几间房?

老板还在努力解释:“这几日闲置房间本不少,谁知自昨天起突然客人陡然增多……如今真的只剩一间了……”

喵了个咪的,难不成人都是来赶海市的开市的?

谢衣倒是好说话,温言道:“我自是无妨。”

师父都同意了,乐无异也只好妥协,心里默念着回去一定要想着让老爹到江陵来新开一家客栈。

老板擦擦汗,陪笑道:“两位放心,剩下这间正是大床房,睡着舒坦,绝对不挤!我这就安排小二给二位准备饭菜……”

乐无异摆摆手:“不用了,我们晚上还要赶路,这就准备休息。劳烦老板让小二打些热水来给我们就是。”

“好、好!热水马上就到!”

乐无异支走了客栈老板,对谢衣正色说道:“师父,我想对方特意强调要你的作品,说不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以交易为名引出你。何况师父你名气这么大,又是去过海市的,说不定里面好多人都认得你,师父你是不是乔装打扮一下,到时不要暴露身份才好?”

以交易为名引出自己什么的,谢衣觉得自家徒弟未免想得太多有些过虑了,不禁失笑,却也点头答应道:“乔装打扮总是好的,你放心,行头为师已带在身上,待入海市之前再穿上就来得及。”

 

两人睡下的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

谢衣睡在乐无异外侧,几乎是刚闭着眼睛倒在枕头上呼吸就变得缓慢绵长了。

乐无异睡不着,看着身旁睡得很香的师父。虽说他一直将谢衣当作人来看待,但每到这时谢衣身为偃甲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随时想睡就睡,完全不会有睡不着的情况存在。

师父现在就睡在自己身旁,近在咫尺。意识到这一点,乐无异突然觉得心跳有点快。他盯着师父的脸,想起还没成功救活师父的时候,每天他都会抱着师父的头,细细端详师父的这张脸是不是做得跟以前一样;虽然已经做过很多张脸,虽然这一张脸相对来说已经是最接近谢衣原貌的,可他还是可以感觉得出有哪里不一致,于是他便一点一点地调整。后来他终于确信这张脸与谢衣的原貌完全一样,又出于对自己手艺的得意,还有其他的什么自己也说不出的原因,他每天还是会抱起师父的头,对着师父的脸仔细端详,再轻轻抚摸……这种乐无异自己都觉得变态的行为,他当然不敢告诉师父。好在师父那时一直睡着,似乎并不知情。

这么说起来,自己好久都没有碰过师父的脸了呢……回想起这些的乐无异,心里好像密密麻麻的长起了草,手也微妙的痒了起来。以前师父睡着了都没有发现,这一次应该也没问题……吧……

乐无异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手指试探性地轻轻碰了碰谢衣的眉毛。太好了,师父没有反应。他胆子大了起来,食指与中指抚过眉眼,甚至还轻轻拨了拨师父那长长的睫毛。指尖在脸颊处流连许久,终是滑到了嘴唇处。唔,许久没有碰过,师父的嘴唇好像比记忆中更软了……

猝不及防地,乐无异的食指被谢衣张口咬住了。

乐无异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然后一下子炸开了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本能的想闭紧了眼睛装睡,却在对上谢衣比平时暗沉了许多的目光后心知为时已晚。

他想抽回手指,谢衣却咬的更紧。

湿热软滑的舌头在动弹不得的修长食指上缓缓舔过,接近手指根部时,惩罚般打了个转。

乐无异急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却仍未能阻止一声惊喘从口中泄了出来。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连脚趾都没有放过。他蜷着身子,不敢再看谢衣,使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带着水光的手指从谢衣嘴里抽了出来。

师父我睡觉太不老实手都伸到你脸上了被你咬醒了呢哈哈哈……乐无异已经乱成浆糊的脑子终于想到了一个解释的借口,嘴巴张张合合到最后却也只是嗫嚅着说了一句:“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却听到师父在身旁哑着声音说:“……下回,这种事情不要等我睡着了才做。”

乐无异的身体已经拒绝思考师父的话到底是什么含义,他只是知道,这一觉注定是睡不着了。



-------------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写不出肉_(:з」∠)_

评论(11)
热度(38)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