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但请故人归(三)琉璃乐舞俑4

4.

传说中的蓓蓓姐,竟是位绝世美女。当真便如那画中的人儿一般,杨柳细腰,肤白如雪,半睁的凤眼更是添了几许风韵。

乐无异看得眼睛都直了,红着脸张大了嘴。谢衣在旁边咳了一声,某人才回过神来。

乐无异及他身旁的屏翳的这些小动作引来了金砖探究的目光。

“几位快请进。”蓓蓓摆了个请的姿势,在前引路领几人进入高大的店铺。

乐无异还没进屋,就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谢衣皱皱眉,好强的气场,有必要如此戒备森严吗。拉过乐无异,小声道:“里面有结界,好几层。”

“那怎么办?我们就在外面?”乐无异嘀咕着,睁大了眼睛。

这一睁倒好,原本琥珀色的双眼在四周灯光的作用下,闪烁出些细碎的金色光芒来。

谢衣看着这漂亮的双眸片刻,突然觉得心情很好,悄声笑道:“有为师在,怕什么。你心里有个准备就是。”

师父觉得没事,那就肯定不会有事。乐无异笑着点了点头,一扭头就看见金砖摸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他俩,似有所悟。

乐无异赶快放开了还抓着“阿鲶”的“蹼”的手。

蓓蓓姐的店,里面空间远比外面看起来还要大上许多,所谓的客厅,宽敞空旷及豪华的程度堪比皇家宫殿。四人分主客落座,已有小侍女上来奉茶。

“小女子寻觅谢衣大师的琉璃乐舞俑时日已久,可惜一直无缘得见,二位此次真是帮了我的大忙。”蓓蓓温柔一笑,“为表诚意,小女子的珍珠可先给两位过眼。”说罢手中已多了一方白绸手帕,上面托着一粒硕大的紫色珠子。

乐无异连着手帕一起接过珠子,与谢衣一起观察起来。珠子表面具有紫色的珍珠光泽,乍一看就是普通的紫色珍珠。但仔细观察会发现珍珠本身其实是透明的,在光下观察可以看到其中悬浮着呈雾状的内核,就好像把一滴血滴在水里一般。大量灵力像感应到磁力的铁一样围绕在珍珠周围。

谢衣向乐无异点了点头,是真品没错。所谓血魄紫珍珠,就是东海蚌精以自身心头血为内核,以灵力为原料,多年培育形成的结晶。他转身将琉璃乐舞俑取出,交给了蓓蓓姐。

 

如蓓蓓姐一般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人物,见了乐舞俑,竟也是有些激动了。她快步上前接过,细细抚摸着上面谢衣纹章的纹路,又借着灯光透过透镜向里面看去。

然而片刻过后,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神情转为冰冷。

“小女子甘愿用极其珍贵之血魄紫珍珠交换琉璃乐舞俑,足见一片赤诚。不料二位为达目的,居然伪造谢衣名作,当真是一点信义都无。”蓓蓓两袖一甩,手中已多了对用千年珊瑚制成的红色双剑。说话虽然还是彬彬有礼,却已抑制不住语气中的愤怒。“听说乐公子现下是人界当朝第一大偃师,这件赝品就是出自你手了?小女子非是偃术行家,若你的赝品与真品一模一样,今天只怕还真要被你骗了去。不想你与谢大师身为同行,居然做出这等与谢衣原作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作品抹黑他一名已故之人,枉你空有一身高超偃术,行事竟也令人如此不齿,今日……定饶不了你!”

蓓蓓再一甩手,屋内幻术结界解除,整栋房子的原形竟是个巨大的蚌壳,轰隆一声巨响,蚌壳闭合,封住四人去路,周围已密密麻麻站满了蓓蓓手下的喽啰。她一声令下,各类鱼虾蟹贝等等直接向还是屏翳外貌的谢衣和乐无异杀去,屋内喊声震天,金砖吓得吱吱直叫,在房间里抱头鼠窜。

乐无异法术虽差了些,身法却是极好,众妖只见到他人影晃动,连他的衣角都别想碰到。只是莫名其妙地就要被人围殴,乐无异气不打一处来,冲着远处的蓓蓓高声喊道:“看你人长得这么漂亮,怎么这么不讲道理?!这件琉璃乐舞俑外壳上有谢衣纹章,确实是谢衣百余年前所做,你有什么证据这就是假的?”乐无异一个拨云见日,把身边围着的五六条杂鱼撞开,又一招风虎云龙将面前挡路的海马击飞之半空。

下一瞬间,人已在蓓蓓面前,冷笑道:“莫不是你想黑吃黑,不交珍珠独吞乐舞俑,才反咬一口?”使出流影剑与她近身缠斗起来。

“谢衣当年一边观看月影霓裳舞,一边制作出的乐舞俑,偃甲中乃是琉璃舞姬闻乐起舞,你等伪造谢衣大作便罢了,居然连事先的准备工作也不做好,做出这等没有品位的东西,当真可笑。”蓓蓓丝毫不为乐无异的话所动,依旧是甜甜笑道,“随乐公子怎么狡辩,小女子只知道,今天定不能让乐公子离开!”她挡下了乐无异流影剑所有攻击,伺机出招,竟是下了杀手。

谢衣站在另一头,法术屏障护体,众妖近不得身。身上无恙,心中却焦急烦躁。是自己太轻敌了,没想到蓓蓓姐设下重重术法屏障竟然只是个掩饰阵仗的障眼法。早该想到这蓓蓓姐就是炼出紫珍珠的东海蚌精,如今二人被困在她的蚌壳内,要出去只怕不易。

脚下法阵出现,谢衣招出巨大的偃甲蝎与偃甲蜘蛛攻击身边的杂兵,缓慢向乐无异的方向移动。

无异这孩子剑术虽高,战术上却是不长心,蓓蓓手下喽啰并未拼力厮杀,只是分成两拨聚集在二人周围,逼着无异与自己二人分开。眼见自己被绊住脚步,无异却被众妖引致蓓蓓身边,他连连放声高喊:“无异别过去!回来!”然而声音淹没在兵器交接与厮杀的喊声之中,无异打得兴起,完全没有听见。

情急之下,谢衣长刀在手,提气一刀向前,刀气所到之处,敌兵皆被震飞,一条道路暂时出现在谢衣眼前,他迅速向乐无异与蓓蓓奔去。

 

---------------------------------

金砖:本官人身为博卖行宝官,最喜欢看亮闪闪的东西啦~(。

 

笔力不足所以作几点解释:

  1. 谢衣装屏翳纯粹是出于理性考虑觉得屏翳没人认得出,大家不要再吐槽谢伯伯的审美了233他就没考虑过美不美观的问题(狡辩,谢伯伯明明可以装美女蛇的!(。

  2. 蓓蓓姐因为是珍珠贝所以长得白呀~(¯﹃¯)

  3. 琉璃乐舞俑是真的没错,但是蓓蓓姐真的以为它是假的……原因下一更解释。不会写打架大家凑合着看,主要是为了推动剧情。

  4. 谢衣见了乐乐的美色(?)一得瑟就判断失误了……(谢伯伯我不是有意的,这不也是为了你俩的幸福着想么……跪


评论(8)
热度(32)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