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散青

自留地,主古剑奇谭二谢衣相关,三合一党,谢乐,只管挖不管埋。

[谢乐]昭明除魔录(之一)3

3.

 

谢衣在外间与华月喝茶的时候,乐无异其实是在问他——华月是真心地在爱护着沧溟的吧。

谢衣说,是。

乐无异说,那我们一定要撕破这层迷障,把真相血淋淋地摆在她的面前么。

谢衣沉默了一瞬,然后说,不除了她,向外面躺着的那些人该如何交代。可如果就这样让她在假象中怀着期冀死去,只要她的执念还在,返照花就还在,受害者就还会增加。昭明剑就是用来斩断人的执念的,这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谢衣和乐无异其实没有把全部的情况跟瞳说清楚。在这片土地上,除了漫山遍野的返照花,还有华月和沧溟居住的大房子。还有的,就是王家以前所在的整座小镇的遗迹。

疯狂生长的返照花覆盖住的,是破败倒塌的房屋,以及各种姿势的人与牲畜的骸骨。可以想象,他们在突然被剧毒的花朵包围后死去时的样子。而逝去的生命,成了为执念而盛开的花朵的养分,使它们盛开得更加绚烂多姿。

 

“不可饶恕……把沧溟还来!”华月双眼血红,身上逐渐有一丝丝的黑气冒出。

谢衣叹息道:“沧溟多年前已死去,夫人细看床上这具骸骨便知,不论是颜色还是纹理,分明是经多年风化方才形成,分明……”

“胡说!你们杀了沧溟,却还要推卸责任,就是一伙强盗!”血泪从华月的眼中流出。

华月身上的黑气越聚越多,逐渐形成了一股黑雾,将她团团围住。她脚尖离地,飘在半空中,原来站立的地面上有植物藤蔓破土而出,缠绕上华月的身体。

“不好,师父,她已经能够改变返照花的形态,只怕是已经和返照花合为一体,接下来很难对付!”乐无异急道。

因为执念深重,华月已经有入魔之相。

条条枝蔓进入华月的身体,又有更多的枝蔓从华月的身体中蔓延出来。只听一声细小的“嘭”声,藤蔓同时开花,华月瞬间被大大小小的返照花所包围,格外妖艳,花团簇拥下的脸却因为怨恨而扭曲。

一股浓重的花香扑面而来,谢乐二人心知不好,谢衣一手捂住口鼻,另一手持剑飞快在半空中画了个符咒出来,以沧溟的房间为界形成了一个隔离的法术屏障。外面的返照花自空中如瓢泼大雨一般打落下来,可惜一朵都没能进入结界。

华月已经展露出魔化后的模样,但现在还不是除魔的时机。乐无异暗暗啧了一声,这种的最不好对付。昭明剑必须明了魔化之人的执念所在才能除魔,但入魔本人都在自欺欺人的话,找到背后的事实真相就格外困难。

魔化后的华月凄厉而愤怒的叫声震耳欲聋。谢衣挥起昭明,屋内绿色光芒再次升起,化作荆棘,凌空缠绕在她的周围,令她动弹不得。华月拼命挣扎撞击,那漂浮着的荆棘圈却不为所动。

“夫人稍安勿躁,凭你现在的能力还无法突破这一结界,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谢衣笑得云淡风轻。

只有谢乐二人知道,那形成荆棘的法力在华月的魔气影响下正逐渐减弱,用不了多久束缚便会崩溃。乐无异暗自运用起剑灵的力量尽力支撑,由谢衣来转移华月的注意力。

华月挣扎许久却不见效,只好安静下来,瞪着谢衣,等待听他说些什么。

谢衣笑道:“如夫人所见,这缚魔索由三条荆棘圈组成。在下对返照花的功效十分感兴趣,能否向你请教关于此花的三个问题?夫人每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消去一层荆棘,待三个问题回答完,我自然将夫人放出,绝不再用其他阴险手段。到时夫人只要有这个本事,谢衣的命尽管拿去。”

华月身上的藤蔓狠狠地撞了一下结界,震得谢衣握剑的手一麻。谢衣仍旧不动声色,静静等待华月的反应。

华月只想扑上去撕碎谢衣,却又无法动弹,只好恨恨答道:“你问!”

“第一个问题,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给沧溟喂服返照花的?”

“……很多年了,我记不清了。”

“谢某不关心经历了多长时间,只关心从哪一刻开始。”

“……夫君去世后的第二天。”

……奇怪。华月的怒气稍稍平息了一点,却发现回忆过去的事情很困难,大脑似乎无法思考,就好像自己与过去的回忆之间隔了一道上了锁的门。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悄悄地对她说:不要去想!不要想起来!

“原来如此。”谢衣心中有了一个猜想,不知道对不对。

他撤去一环荆棘,继续引导华月:“第二个问题,返照花作为剧毒之物,怎么想到用它来制成药物给沧溟服食的?”

“花……我……采花给沧溟……”

不要回想!

华月扶住自己的头。头好痛!

“……采花给沧溟的时候,我发现了返照花……后来……我采了返照花给沧溟……”

“夫人说的,在下尚有不明之处,还请夫人解释清楚。采花给沧溟看,为什么又把返照花做成了药丸给沧溟吃呢?”

回忆中,一只苍白的手从床上颤颤微微地伸出来,一把抓住自己的手。

沧溟……最喜欢鲜花了。我不在了以后……你也要每天采花给她看,哄她开心……

……开什么玩笑!!

多年前的自己,正对着返照花发出阵阵冷笑。

……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眼前又现出了沧溟每天看到返照花时那美丽而快乐的脸庞。返照花……明明应该是带给她快乐与健康的希望!

返照花,只要给她闻上一闻,凭那疾病纠缠多年的身子骨,也该经受不住了吧?

不要想起来!

听说返照花能够解毒呢,不如也做成药喂她试一试!

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的!!!

头中的剧痛让华月忍受不住,瘫坐在了地上。她大声尖叫起来。

谢衣又撤掉了第二层束缚,沉声问道:“第三个问题,请问夫人,你是如何确定返照花对治疗沧溟夫人的病症有效的?”

现实与记忆、虚幻与真实在华月的脑中交错纠缠,华月气喘吁吁,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对抗最后一层荆棘了。

“那是……那是因为……”

 

TBC


评论(5)
热度(26)

© 十里散青 | Powered by LOFTER